乾跃的一声“换心大会正是开始”,高台之下的众弟子顿时寂静一片,敞开心扉,竖起了耳朵。乾跃一说完,看了看台下弟子都寂静了下来,闭上双目,缓缓端坐,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神游太虚去了。而身旁的乾渊也同样是闭着双眼,或许是在参玄悟道吧?只见身旁的周大天坐立两者中间,把手里的拂尘摇晃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天地朦朦胧胧,混沌不辩清浊,不辨四方,不分上下,乃是混沌世界。混沌世界运行亿万万年之久,在气运感召之下,孕育鸿钧道人。鸿钧将天道传授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通天教主)三清,破除混沌世界,分天地,定地水火风,开道场,大讲演义之精妙。三清收徒立教,点破愚昧,造福万方,致使天地间众教皆以三清为尊。有道是:一个混沌就是一个纪元,一个纪元运行六十四亿年,才可行驶至下一个纪元。纪元周而复始,运转不息。”说毕,停顿一会儿,眯着眼睛看着台下的众弟子:一个个摇头晃脑,如醉如痴的样子,心满意足。

    “在每个纪元诞生之时,除了诞生一个个圣人能者之外,其间也诞生诸类的妖魔鬼怪,从而也想从天地之间分一杯羹,挣得一些气运,才不至于在天地之间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故而,天地形成之初,诸圣诸怪各个大打出手,致使天地四分五裂,从而形成了现今这般五湖四海的局面。圣人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定毁天灭地,再塑乾坤。为了避免脆弱的天地重蹈混沌之状,再加上妖魔也尽数死伤殆尽,故而圣人们才韬光养晦,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尽量减少跟妖魔种种的冲突。而诸类妖魔在巫妖大战、封神大战等等大大小小的战役之后,也元气大伤,导致后继无人,落得个无法与天地圣人们抗衡的穷境;不得不忍辱偷生,在夹缝之中苟且偷生,再寻机会,方不至于在这个纪元之中落得画饼儿。”周大天说完,看着身边的两位长老没有动静,心里犯着嘀咕。

    “人之初性本善,但是有些人生来却是性本恶,只是这个恶念被埋藏在心灵深处,处于被动。在某个状况之下,这个恶念或许会想导火索一般战胜善念,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占据着主导地位。儒门释户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本来是一家。自从当年我们的祖师‘玉清真人’创建了我们玉清观,时至今日已有近三千九百年的历史。虽门下弟子稀少,但人人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人才。我玉清观在当今诸门诸派也是威名显赫,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名门大派。大家要铭记祖训,把我们玉清观的威名传播开来,威慑各门各派。我们这些长老已是垂暮之年,将来这个天下,就靠你们年青人来闯荡了。我今日是要向大家传授的是求神问卜,趋吉避凶的妙术。”周大天说完,顿了顿。

    台下的众弟子,包括李北辰和陆清远也是抬头看着周大天开讲大道。只见其真个是说的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滔滔不绝的大吹法螺起来。周大天慢摇拂尘,声音响彻雷霆动九天:“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绝,空言口闲舌头干。”周大天妙演三乘教,精通万法全。说一会儿道,讲一会儿禅,三家配合本如然。

    上面的长老说的绘声绘色,下面的弟子听的如痴如醉,沉溺在周大天讲演大道之中。李北辰心灵识海犹如醍醐灌顶,心灵深处顿时豁然开朗起来,一扫种种阴影。以前自己所看到的晦涩难懂之处,由于对方抽丝剥茧,一扫万里乌云,雨过天晴之后,重现艳阳高照。使得诸门别类的法门,贯穿始终,水到渠成。

    只见台上的周大天把手里的拂尘慢摇了一下,说道:“世间万物多灾多难,只有躲过三劫,方可与天同寿,水火不济,百病不生。三劫乃天地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道果修成之日,鬼神难容。。。。。。”

    李北辰在“藏慧殿”里的书籍也看到专门介绍什么是“三劫”。所为的三劫就是修炼有成,不应高傲自满,而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可原地踏步。修道就是逆天而行,违背天道因果,脱离天地的约束。种种逆天之事,自然不受天地容忍,会接连受到天道的惩罚了。因为到了百年后,天就会降下来雷电来剿灭你,这个时候就需要见性明心,预先躲避。躲避的方法有利用手里的法宝,或者是借助肉身的强横来抵挡。侥幸躲过,就会寿与仙齐,多活五百年。如不幸被雷击中,没有躲过,就此落得画饼儿。侥幸躲过,再五百年天降阴火来烧你,这不是什么天火,也不是什么凡火,而是一种从自身的脚心涌泉穴下开始烧起,一直烧到泥宫穴,到时候身体五张六腑、四肢百骸俱都灰飞烟灭。侥幸躲过之后,再过五百年天又降神风,从人脑门骨缝之中吹入五脏六腑之内,经过丹田,穿过九窍,骨肉自解。这三劫都被躲过那才是真正获得的大自在,大逍遥。

    周大天滔滔不绝的讲着大道,在最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说道:“要想知道三劫是何时何日来临,我现在就传授给大家‘神算指’妙术。你等需要好生领悟,不可携带呀!”又开始滔滔不绝的大讲起来,只说的舌涌金莲,天花乱坠。其中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人的手指分三节,每一节都有每一节的用意,掐指算运,单靠左手。左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每根手指分三节,分别是:食指的上节叫做留连,运气平平,凡事拖延;下节叫大安,是最大吉利。中指上节叫速喜,喜事就在眼前,各种事情都是上吉;下节叫做空亡,是最凶的卦,所占的事情均很不利。无名指上节叫做赤口,多争执有官讼,事态不和;下节叫做小吉,将来有好的结果,事情值得等待和坚持。

    周大天继续说道:“众位弟子需好生修行,将来方能永存天地之间。切不可为了一时私欲,一时莽撞,而遭受杀身之祸。岁月茫茫,日月无期,愿众弟子长生久世,死而不亡。我今天讲演大道就在此告一段落。”说完,站立起来,向在座的众弟子打稽首。众弟子听到对方听到对方讲完了,又看到对方打稽首,才如梦初醒,也连忙站立起来还礼。

    乾跃俩人听到周大天终于把大道讲解完,就好像是刚睡了个美觉一般,双双都睁开了眼睛,朝着周大天打稽首,微笑不语。三人长老看到众弟子一一坐在那儿翘首期盼,听得不过瘾,微微一笑。乾跃站立起来,大吹法螺道:“非常感谢周长老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我们讲解别开盛面的大道。”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可能有些弟子还是不知道我们的周大天长老的背景,其实我们的周长老就是当年擒获十恶不赦的魔头帝江一员之一。遥想当年蚩尤被轩辕皇帝所斩杀,他的结拜兄弟帝江又侥幸脱逃,隐藏踪迹。但此妖非但没有收敛本性,反倒变本加厉,还一直在人间为非作歹,做出许许多多丧尽天良的恶事出来。多亏我们的玉清观联合当今的昆仑、崆峒和泰山等门派才把此妖魔捉拿归案,不然就不知道又有多少生灵会被此獠所残害。但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才没有把此妖魔打的神行居灭。”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雪白的胡须,好像是在回味当年激烈的壮举。

    李北辰从乾跃的口中得知,原来帝江是被这些门派长老联合起来才制伏的。由此可知,帝江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不然也不会要多个门派的长老联手才将其制伏了。不过李北辰也要感谢帝江,若不是对方传授自己一些修行法门,估计现在李北辰还在学校当教书匠吧?李北辰听着乾跃大吹法螺,心里想道:“若是帝江知道自己并没按着他的要求去办事,自己不仅没有去拯救对方,反而还加入了要拯救他的门派当中,会是一番什么心情?会不会有一天,对方逃脱升天,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先不去管它,自己目前还是一个小角色,需要赶快把自己的实力给提升上去才行。唯有防患于未然,才不至于落得手忙脚乱的下场。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这个时候只见天空中的太阳光芒万丈,火烧连云,照耀的玉清观一片祥云艳艳,瑞气腾腾。乾跃将周大天的种种事迹说完,扫视众多弟子一眼,说道:“周长老已经把自己百年修行的经验传授给众弟子们了,不知道众位弟子在修行中还有什么疑惑不解,焦头烂额的问题,都可以提问出来。大家可要珍惜现在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啊!如果错失掉这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又要再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了!”说毕,坐下身。

    台下在座的弟子又一阵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李北辰本来也有很多的纠结之处,本想站起提问,但是想了想,还是不当这个出头鸟,毕竟现在最主要的是自保,而不是出风头的时候。李北辰只听见一个英姿飒爽弟子站立了起来,然后向台上的三位长老行了一礼,说道:“弟子在修炼飞剑的时候一直不可以跟兵器人剑合一,找寻了很多方法都百思不得其解,万望长老赐教!”

    周大天摸了摸自己雪白的胡须,把手里的拂尘摇了摇,说道:“人的身体是活的,有三魂七魄的存在;而法器、兵器却是死物,并没有灵智可言。除了用天材地宝炼制兵器之外,还需在修炼过程中加入人的本命精血就可行了。只是这个精血需要在中午时分,借助太阳的阳刚之气融入器具之中。虽然这个方法耗损本命精血,修炼之中应量力而行,切不可操之过急。。。。。。”周大天仔仔细细的给那名弟子讲解着,并一一指出其中的利害关系。

    那名提问题的弟子听到自己提出的问题,被对方游刃有余,抽丝剥茧的解答出来,满心欢喜,眉开眼笑的向着周大天深深的行了一礼,然后喜滋滋的坐了下来。其实这个问题,李北辰也感觉自己跟易阳剑配合不默契,现在终于有了答案,也是欢天喜地,恨不得现在就回去一试结果。

    李北辰正要跃跃一试的时候,紧跟着,前方一名魁梧雄壮弟子站立了起来,正是洪清宝。只见此人先向台上的三位长老行礼到,然后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周长老,弟子在藏慧楼六楼修炼门派当中一套《火龙拳》,练习的过程中筋肉经常被拉伤,而其中的一些精髓要领,弟子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往周长老指点一二。”说完,朝着李北辰的方向恶毒的看了一眼,好似也让对方听听自己的实力一般。

    众多的弟子一听说对方已经走到藏慧楼六楼去观看书籍了,一片哗然,无一不流露出向往和羡慕的神色。而李北辰却感觉到对方提出这个问题好像是冲着自己而来,更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对方居然已经走到藏慧殿的第六楼去观看书籍了,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在玉清观已经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重要弟子了。反观李北辰却只是停留在第三层,其中的差别之大,更让对方不敢掉以轻心了。

    台上的三位长老听到对方已经走到藏慧殿的第六层,一个个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周大天向对方赞许的看了一眼,朝众人道:“大家都听见了没有。洪清宝已经走到藏慧殿的第六层观摩了,大家一定要以洪清宝为楷模,修行勤为径!虽然有些弟子先天资质平庸,修行缓慢,但是却更加不要自暴自弃,因为还可以通过后天一系列勤奋得到补偿。众弟子切记!”

    “谨遵长老教诲!”台下的众弟子大声说道。

    周大天然后又说道:“在修炼‘火龙拳’的时候,确实会造成自身的经脉和肌肉拉伤。但是你可有看到六层里面有一本《九龙神火罩》的功法?如果单纯的修炼火龙拳时间久了,自身经脉就会层层瓦解,肉身就会破裂身亡。还好你修炼时日不久,尚有可救之机,不然就算有神丹妙药也救你不得。”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道:“现在你需要把火龙拳停下修炼,一心一意的把九龙神火罩修炼有成,然后再来修炼火龙拳,这样就可以事半功倍,就不会出现差错了。切记!”

    台下的洪清宝欣喜若狂,深深的行了一礼,说道:“弟子定当谨记教诲!”然后笑逐颜开的坐了下来。

    接下来,很多的弟子都一一的提出了自己在修炼过程之中所遇到的一系列的问题,有得提出炼制丹药上面的问题,有的还提出法宝的问题,更有一个弟子还提出了男女双修上面的一些问题出来。虽然修道一味秉着清静无为的态度,但是也不反对男女双修,采阴补阳,采阳补阴。李北辰在藏慧殿之中也有看到过类似的书籍,也有看到过玉清观之中有男女双修的弟子。就连李北辰身旁的陆清远也站起,提出了自己一个修炼过程的问题出来。众弟子就这样络绎不绝的站起提问,又满带欢喜的坐下。而李北辰则是细心的听着众人所提出的问题,反倒没有站起提问。众人就这样持续不断的提问,直至夜幕降临。其中有一个年龄八九岁的弟子站起,还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出来,大概意思是说:如何把动物的魂魄抽离出来,并且还不伤害对方?并且还可以让自己来控制对方的方法?

    结果三位长老怒目而叱,斥责了那位弟子一番,然后说道:“这是邪门歪道之法,怎么可以在玉清观里讨论?”那位提出问题的弟子被三人长老喝叱一番,缩头缩脑,满脸赤红,不好意思低下了小脑袋,悠悠的坐了下来。其实这个问题大家都想知道,只是不便在这个公共场合问罢了。众人看到三位长老动怒了,都在埋怨那个小弟子不识趣。那小弟子被众人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才好。

    三位长老看大家的问题都提出的差不多了,乾跃说道:“今日的唤心大会就此结束。各位弟子应好生修行,不可玩世不恭,浪费岁月呀!”说完,三位长老一一站立了起来,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大家看到三位长老转身走了,一一从座位站立起来,行礼完,才三五成群的离开。陆清远也随着李北辰转身离开,就在走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俩位是要往哪儿走啊?”李北辰俩人转身一看,原来是洪清宝一伙人正朝自己走了过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