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明亮的灯泡将“西尔饭店”的中庭点缀得犹如白昼,精心打扮的宾客穿梭在晚宴会场,大批的记者在招待处换取入场券参加“齐亚科技”所举办的派对。

    在派对开始前,每位记者都收到一份新闻稿——“齐亚科技”将要正式脱离“齐飞电通”集团,成为一间独立的公司,而董事长一职则是由齐定浚担任。

    表面上是科技品牌与代工事业分家,但台面下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齐亚科技”这几年在液晶面板的市场大放异彩,又与美国的“亚瑟科技”合作,成功进入欧洲、美国和亚洲各国,成为科技界的笼头老大,身份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反观“齐飞集团”则是持平状态,但是少了“齐亚科技”这只会下金鸡蛋的母鸡,气势与股价定会不同以往风光。

    镁光灯此起彼落,大批记者将齐定浚团团围住,各家记者都抢着发问,数支麦克风抵在他的面前。

    “齐先生,可以请你谈谈让‘齐亚科技’由黑翻红的过程吗?我们都知道三年前‘齐亚’的股价跌到让许多投资人不安,甚至怀疑可能会泡沫化……”一名男记者抢先提问。

    “我在下星期将参加科技资讯人的研讨会,相关问题我会在演讲中作出说明。”齐定浚简单回答,锐利的目光越过重重记者,在众多宾客里寻找蓝绮幽的身影。

    他嘱咐她务必要参加这场宴会,怎么还不见人影?

    “那请问你出任‘齐亚科技’的董事长,是由齐元博授意,还是另有原因?”一名略知他与齐元博内斗的记者试探性地问道。

    “我们是依照持股比例去遴选出董事长。”齐定浚简洁有力地回答。

    “听说你与‘亚瑟科技’亚洲区的执行长瞿牧怀是旧识?”女记者好奇地追问八卦。

    “他是我研究所的同学,因为彼此对市场经营的理念相同,所以才能促成这次的合作计划。”齐定浚温尔地浅笑道。

    “齐先生,有消息指出你要与‘联达金控’的千金魏伊娜结婚,这传闻属实吗?”专跑娱乐版面的记者也赶来凑热闹。

    “那是不实传闻,我和魏伊娜小姐没有结婚的计划。”齐定浚在宴会的一隅瞥见齐定杰,明白又是他放出的不实消息。

    “那你不是单身吗?难道现在没有想结婚的对象吗?”娱乐版的记者打铁趁热,伺机追问。

    “过了今晚我就不是单身了,等会儿你们就可以见到我未来的妻子。”齐定浚耐着性子一一回应记者的问题。

    话刚出口,全场一片哗然,每个人都想知道那位神秘且幸运的女子是谁。

    几名眼尖的记者发现‘亚瑟科技’亚洲区的执行长也来到会场,热络地邀请他一起接受访谈,气氛好不热闹。

    宴会的一隅,齐元博和齐定杰阴郁地观看着这一幕。

    齐元博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会反将他一军,布了三年的棋局,只为了证明自己的能耐与实力。

    在前几日的会议中,齐定浚依持股比例当上董事长,并且宣布‘齐亚科技’将成为独立的事业体系,齐元博这才明白他是有预谋地与‘亚瑟科技’合作,故意引进资金,再一点一点地蚕食他的股份,让他变成一个完全没有实质运作权力的股东。

    “爸,我们也在外面搜购‘齐亚科技’的股票,把一切都抢回来。”齐定杰忿忿不平地说道。

    “太难了,现在‘齐亚科技’的股份飙得太高了,再说他和瞿牧怀手中的股权加起来有百分之五十五,就算把散股都买回来,也无济于事。”齐元博纵横商场近三十年,没想到最后会败在儿子的手里。

    齐定浚就像一头蛰伏的猎豹,伺机而动,等待最完美的时段,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我真不懂为什么要来出席这场宴会?”齐定杰愠怒地猛喝红酒。

    “我会出席这场宴会,是不想让外人知道我们父子恶斗的事,那一切就会像新闻稿所说,‘齐亚科技’从‘齐飞电通’集团体系独立出来,只是品牌与代工事业分家,对‘齐飞集团’的影响才不会那么大。”齐元博尽管骨子里输得难看,但还是要顾及台面上的尊颜。

    齐定杰黑着一张脸,沉默不语。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齐元博说道。

    反正他们来就是为了让记者拍些照片,说些言不由衷的场面话,目的达到就没有必要久留,于是父子俩一前一后匆匆地离开会场。

    宴会上,瞿牧怀手中拿着一只酒杯,穿梭在众多的宾客中,而齐定浚则在旁为他引见台湾科技产业和商界的名人。

    “这位是‘亚瑟科技’亚洲区的执行长瞿牧怀,也是我的合作伙伴。而这位是工研院的副院长廖振锋先生。”齐定浚为两人互相介绍。

    “廖副院长,您好。”瞿牧怀礼貌地伸出手与他交握。

    “瞿先生,你这么年轻就当上执行长,真是英雄出少年。”廖振锋的眼中流露出激赏的光芒。

    “不敢当。”瞿牧怀浅笑回应。

    “瞿先生,你成家了吗?”廖振锋热络地问道。

    瞿牧怀犀利的眼眸掠过一丝痛楚,笑容冻结在唇边。

    突然一道软软的声音插入他们之间,一位高挑的女子挽住廖振锋的臂膀。

    “爸,你怎么老是这样,遇到人就问人家结婚了没,很不礼貌。”廖凯葳甜甜地数落。

    “不是啊,就大家闲聊一下……”廖振锋一脸尴尬,过去几年,他也很努力要撮合女儿与齐定浚,无奈齐定浚表态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他只好放弃,另觅女婿人选。

    “爸,你这样子人家会以为你女儿嫁不出去,才要你逢人就推销。”廖凯葳娇嗔道。

    “就大家互相交个朋友,联络一下……”廖振锋尴尬地嗫嚅。

    “对不起,我爸喝太多了,有点失态,请你们不要把刚才的话放在心上。”廖凯葳柔声致歉,目光忍不住锁在瞿牧怀的脸上。

    瞿牧怀则仰头啜饮红酒,炯亮的目光环视周遭一眼,等待机会从这尴尬的话题脱身。倏地,在饭店中庭外的电梯口,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他转头将酒杯交给齐定浚。“我有点私事要处理,这里就交给你了。”

    瞿牧怀大步走出饭店的中庭,目标是一名穿着迷你裙的女子,女子脸上化着一层又一层浓艳的彩妆,正与一名打扮时髦的男子亲昵地谈话。

    “达熙,你真的好可爱……要不是你已经有喜欢的对象,我真想跟你谈姊弟恋。”江映雨捏捏年轻男子的脸。

    这亲密的举动惹恼了站在一旁的瞿牧怀,他顾不得这里是公开场合,绷着脸走过去,箝住她的手腕。

    “江映雨,你在这里做什么?”他压低音量,厉声质问。

    “牧大哥,这么巧,你也在这里?”江映雨佯装没看见他愠怒的目光,语气轻松地说道:“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住院时认识的实习医生卫达熙。”

    “我是问你在这里做什么?”瞿牧怀犀利的眼眸直直地盯住她。

    “你可以来这里参加宴会,我当然也能找朋友来开派对。”江映雨的神情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跟我回去。”瞿牧怀冷冷地命令。

    “不要,我要和达熙他们一起去开派对,我们已经订好房间了。”江映雨甩开他的手,故意勾住卫达熙的手臂。

    “映雨……”看着眼前男子愤怒到仿佛要杀人的目光,卫达熙努力想抽回手臂,不想惹上麻烦。

    “我再说一次,跟我回去。”瞿牧怀一脸阴惊。

    “你凭什么命令我?你又不是我的谁,有什么资格限制我的行动?”江映雨像是在挑战他脾气的极限,抬起脸瞪着他。“就凭我叫你‘牧大哥’,你就能这样管我吗?”

    瞿牧怀抿住冷肃的嘴角,脱下外套环住她的腰际,遮住那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裙,拦腰将她扛往肩上,大步跨出饭店。

    “瞿牧怀,你放开我……”她在他肩上挣扎着,抡拳拍打他的背。

    “如果你不想摔断脖子,最好不要乱动。”瞿牧怀厉声警告道。

    无视于大家投以好奇的目光,他就这样扛着江映雨离开饭店,终止她这场孩子气的抗议行为。

    蓝绮幽穿上齐定浚事先为她准备的雪白色晚礼服,忐忑不安地徘徊在派对会场的入口处,不晓得该不该进去。

    他说有一份惊喜要送给她,但她好害怕再遇到齐家的人。

    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成功的事业,不必再受制于齐元博,但一想到过去苦痛的记忆,还是忍不住担忧了起来。

    “小姐,请问你要参加宴会吗?”招待人员凑向前问道。

    “嗯。”她轻轻地点头。

    “请问有邀请卡吗?”

    绮幽从小巧的晚宴包里拿出一张特制的邀请函,递给服务人员。

    一见到是张特别的邀请函,服务人员的态度又更为亲切。“原来是蓝小姐,我们董事长等你很久了,这边请。”

    服务人员露出一抹亲切的笑容,热络地将她带往会场。

    绮幽紧张地在人群里搜寻着齐定浚的身影,倏地,她发现饭店中庭四周的灯光全都暗了下来,只有一束灿亮的光映在她的身上。

    她还来不及回神,只见齐定浚笔直地朝她走来,两侧的宾客纷纷让出一条路。

    “定浚……”她在莹亮的光束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齐定浚走到她的面前,单膝跪地,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只灿烂耀眼的戒指,递往她的面前。

    “蓝绮幽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他深邃的眼眸盈满柔情。

    她怯怯地扯着他的手臂,羞窘地轻声说道:“你先起来啦……”

    “过去是我不够好,才让你受尽委屈与寂寞,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弥补这个过错吗?让我用生命的每一天去珍爱你……”齐定浚深情地承诺着。

    过去,他欠她一场甜蜜的求婚,现在他要把亏欠她的——还给她,包括一场浪漫隆重的婚礼,在公开的场合接受众人的祝福,让所有人知道,她是他今生最爱的女人。

    他还要给她一个温暖美满的家,用宽阔的臂膀为她挡风遮雨,不再让她避走他乡。如果可以,还想给她一个小孩,实现她想当妈妈的渴望,延续他们的爱情。

    绮幽从他深邃的眼眸里读出他的情感,目光胶着在他神情认真的脸上,眼眶渐渐泛出湿意。

    “你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齐定浚紧张地再问一次。

    “我愿意、我愿意……”泪水终于溢出她的眼眶,这次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太过感动。

    齐定浚缓缓地将戒指套入绮幽的无名指,在她的手背印上一个细柔的吻。

    只有他们彼此才明白,两人历经了多少挫折、阻碍、纷扰、捱过种种考验,才能淬链出如此坚贞不移的感情。

    齐定浚起身将她搂进怀里,俯下脸,吻上她芳馥透人的红唇。绮幽沉醉地闭上眼睛,深情地回应他的吻。

    围观的记者纷纷按下快门,捕捉这浪漫的一刻。

    过去众人的反对声浪没有分化他们的感情,时间没有冲淡他们对彼此的爱,反而让他们更加确定对方就是自己所等待的人。

    良久,他依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牵着手,在音乐的伴奏下,一同步入舞池,绮幽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跟着他的步伐,轻轻地摆动身体。

    “你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向我求婚,害我好紧张……”她脸红地娇嗔道。

    他低头附在她的耳畔,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低语。“我才紧张好不好,真怕你不会答应我的求婚,不想嫁给我。”

    “谁说的,我这辈子嫁给你、下辈子要嫁给你、下下辈子也要嫁给你……”她轻声说道。

    “好,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他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啄吻她的红唇。

    “我好爱你……”真好,历尽千辛万苦,终能成眷属。

    “我也是……”他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一个甜蜜的吻覆上她的唇,代替千言万语。

    爱有多深,痛就有多久,而痛过之后,还是只有爱能治愈这道伤痕。

    数年后

    初春,阳光带着暖意映照在布满绿色盆栽的窗台上,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香气,两个小娃儿打开画室的门,拿了蜡笔和图画纸放在桌上,各自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上课喽!”绮幽走进画室里,清丽的脸上漾着微笑。

    “要上课了……”绑着两根小辫子的女孩甜软地附和。

    “今天要上的是陶土课,小朋友可以把陶土捏成喜欢的图案。”绮幽将手中彩色的黏土分给两个小朋友。

    “老师,我可以再多拿一块蓝色的黏土吗?”小男孩举手发问。

    “当然可以。”绮幽又将一块黏土递给他。

    “妈妈,我捏完了可以吃布丁吗?”小女生问道。

    小男孩偏过脸,像个小大人似地纠正。“笨蛋,在上课的时候,不能叫‘妈妈’,要叫‘老师’才对。”

    “老师,他又叫我笨蛋了啦!”小女生细声抗议。

    “哥哥,不能这样欺负妹妹哦。”绮幽无奈地看了小男生一眼。

    “我才没有欺负她,是纠正她。”小男生不服输地反驳。

    小女生轻哼一声,也不服输。“我要跟爸爸说,你欺负我,要叫他惩罚你不许坐马马……”

    “那是小孩子才喜欢坐马,我现在是大孩子,根本不稀罕。”小男生骄傲地抬起下巴。

    “你也没有很大啊……”小女生还是很不甘心。

    “妈妈说要上小学就是大孩子,所以我是大孩子。”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斗嘴了,快点上课,作品没交出来的,等会儿不准吃布丁。”绮幽柔柔训斥。

    两个小娃儿安分地闭上嘴巴,开始揉捏手中的黏土。

    半晌,玄关外传来一阵声响,小女生首先由椅子上弹跳起来。

    “是爸爸回来了——”小女生高兴地叫嚷着。

    “要先洗过手才能出去。”绮幽一手牵着一个小孩,带他们到洗手台前,抱起小女生娇小的身体,替她洗手。

    “妹妹是小矮人,连水龙头都碰不到。”小男生一脸得意地洗完手,赶紧冲进客厅里。

    绮幽牵着小女孩来到客厅,小女孩挣脱她的手,跑向前抱住齐定浚的腿。

    “爸爸,抱抱……”小女孩软软地央求。

    齐定浚放下公事包,蹲下身,将小女孩抱在身上,宠溺地亲着她软嫩的脸颊。“我的小宝贝,今天有没有乖乖的?”

    “有啊……”小女娃认真地点点头。“可是哥哥今天有欺负我……”

    小男孩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又要告状了。”

    “好了,不要再吵了,你们再吵下去,妈妈就不当你们的老师,送你们去上幼稚园哦。”绮幽只能假装严肃,拿他们没办法。

    “爸爸,你当马给我骑啦……”小女孩撒娇道。

    “妹妹,不行哦……”绮幽赶忙阻止。“爸爸刚下班很累,不可以烦爸爸……”

    “妈妈说不行哦。”齐定浚将小女娃放下来,一脸无奈又好笑的表情。

    “上班累吗?”绮幽走到他的身边,替他脱下西装外套。

    “还好,这两个小家伙有没有调皮捣蛋?”齐定浚体贴地问道。

    她摇摇头。“今天早上妈打电话来,问我们这个星期日可以带小孩回去吃饭吗?”

    “那你呢?想回去吗?”

    “我已经跟爸妈说好,我们会回去吃饭。”绮幽轻声说道。

    这几年,随着两个小娃儿的相继诞生,齐元博夫妇也渐渐不再刁难她,反而因为孙子活泼可爱惹人疼,两人还主动放软姿态,释出善意。

    绮幽不想让齐定浚为难,所以尽其可能地修补他们父子俩的嫌隙。

    “你都已经答应,还问我的意见。”他爱怜地捏捏她的鼻尖。

    “人家是尊重你的意见。”绮幽温柔地说道。

    齐定浚抬起她的下颚,亲昵地吻上她殷红的唇。

    “又来了……”小男孩忍不住投给两个肉麻的大人一记白眼,伸手捣住妹妹的眼睛。

    “哥哥,你干么又捣住我的眼睛……我也要看啦……”小女生嘟起嘴抗议。

    “不可以,等你变成大孩子才能看。”

    两个肉麻大人无视于小娃儿的斗嘴声,亲密地缠吻着,夕阳穿过玻璃窗流泄一室,映出一个幸福的画面……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