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个受诅咒的男人?NO!他是一个帅得连漫画书里的男主角都会自叹不如的男人,可惜的是……

    以二十八岁的低龄来说,有过四任的情妇,他的风流历史是稍嫌辉煌,不过,这也没办法,谁教他拥有——男人看了会退避三舍,女人看了会趋之若鹜的俊美和潇洒,所以难怪他年纪轻轻就恶名昭彰……不,应该是花名在外,因为他不是坏,他只是多情而已。

    然而,所有男人的嫉妒、女人的宠爱,全在那天——他夏尹淮第四任情妇被杀之后——风云变色!

    唉!这该怪谁呢?他的第四任情妇?不、不对!这样地推托有欠公道,其实严格说来,“她”——只是他由灿烂归于平淡的转折点,而那个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舆论”,是它把他从最英俊的男人变成了受诅咒的男人。

    这事该从何说起呢?也许该从他的第一任情妇说起吧!

    雀屏中选,能成为他夏尹淮的第一任情妇,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惋惜的是——乐极生悲,一场意外的车祸让她仅仅当了他夏尹淮三天的情妇!同情归同情,日子还是得过下去,所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第二任情妇跟着又诞生了。

    温柔可人、体贴专情,这么好的情妇,本来他还看好他们能维持个一年半载,可惜天不从人愿,半个月不到,她一时喘不过气来,就这样翘了辫子!天妒红颜,老天还真的是半点不由人。

    日子当然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啊!自然,在一次宴会里,夏尹淮又结识到第三任情妇,太过美丽的女人,通常容易惹来许许多多的是是非非,所以才刚过了半个月,夏尹谁的情妇就死在她前任情夫的手上,因为那个男人无法接受她离开他的事实。

    如果那个笨男人可以找他商量,他一定二话不说地物归原主,毕竟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悲剧都造成了,任谁也改变不了,他还是得过日子嘛!当然,没过多久,他又因为生意上的关系,认识了他的第四任情妇。可是,才一个月的工夫,他的情妇就被吊死在浴室里,而杀人凶手竟是他同父异母的大哥的亲阿姨,为的是让她当不上夏家的女主人。凶手是自己的人,心里难免有所愧疚,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他终究无法避免已经造成的惨剧,所以日子当然是继续过下去,只是,流言就此四处流窜,而他这个曾经得意多财的花花公子,一下子乏人间津,成了受诅咒的男人。他不宿命,可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想去扭转什么,夏尹淮终究是夏尹淮,潇洒不羁,自由逍遥,他乐得没有女人来骚扰他,问题是,一旦碰到了眼前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他就恨不得宰了那些到处嚼舌根的三姑六婆。天哪!这个女人刚刚竟然告诉他,她真的很想当他的情妇,只是他是个受诅咒的男人,所以……

    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虽然他夏尹淮现在没什么行情可言,可也不表示他会饥不择食啊!唉!他也不过是在人家的引见之下,绅土地跟她小姐微微一笑,礼貌地问候了几句,夸了一下她是如何的美丽、如何的吸引人,她就自作聪明地当他夏尹淮看上了她。而想把她纳为情妇,这实在是太冤枉了!

    “尹淮,你别生气嘛!其实……我也不相信那些谣言啊!可是……一连死了四个,人家心里难免觉得不安啊!”在尹淮足足沉默了十分钟之后,徐莉安不放心地跟着又撒娇地补充道。

    “当然!你的心情我很能了解。”虽然他最想做的是叫她滚蛋,不过,他可不希望在女人眼中一直是最体贴、最多情的夏尹淮,为了一个不知道自己有几两重的女人,变得惨不忍睹。

    投怀送抱地揽住了尹淮,对着那张她觊觎多时的俊脸,徐莉安又亲又摸地说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技巧地将热情如火的徐莉安从身上移了开去,尹淮像是善体人意地说道:“这是应该的,要不然害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命呜呼,我可是对不起那些爱慕你的男人。”既是贪生怕死,却又拼命地往他身上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教他一头雾水。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人家就爱你一个啊!”死缠不放地又攀上尹淮的颈子,徐莉安极尽挑逗地将自己丰腴、柔软的身体贴紧尹淮,“尹淮,为了你,其实我可以不去计较那些流言,只是……如果真的成了你的情妇,我又舍不得你为我的安危提心吊胆,所以我想,还是等风声稍微缓和了以后再说。”

    “是啊!不急嘛!”天啊!这个女人实在有够恶心的!她以为她是谁啊?他妈?还是他妹妹?笑话!别说他死去的母亲,他从没操过半点心,就是他那个唯一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没让他长过一根白发,他会为了她的安危提心吊胆?哈!天方夜谭!

    一点也看不出尹淮的虚与委蛇,徐莉安赶紧又表明道:“尹淮,可以的话我真的恨不得马上陪在你的左右,直到天长地久。”

    唉哟!鸡皮疙瘩掉了满地!天长地久?省省吧!就是一分钟,他都嫌太长。

    “我知道,不过,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慌不忙地将徐莉安圈在颈项上的“爪子”给拉了下来,尹淮笑容可掬地跟着又道:“最近餐厅接了一个大Case,这会儿我得跟厨师讨论菜单,所以没法子请你吃顿晚餐,当然,相信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晚上的时间一定也早被人家定走了。你赶着赴约,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如果再不送客的话,他准会冲动地拿扫帚赶人。

    “尹淮,你真是世界上最体贴、细心的男人,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开口,你倒是先帮我想到了,那我就先走了。”即使没约,但是被尹淮这么先下手为强地一说,徐莉安也只能死守着面子走人。

    “拜拜!”所有的笑容在办公室的门被掩上的那一刻,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眉头一皱,尹淮终于忍不住地低吼道:“可恶!”

    “桑子晴、桑子晴!”

    从教室到校门口这二路上,能够不断地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热情地呼唤着,那绝对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不过,如果叫住她的原因,可以换点新鲜的玩意儿,别老是冲着她家那三个老男人而来,也许她会更得意一点,可惜的是,这种机率往往是微乎其微。

    对着迎面急奔而来的可人儿,子晴笑嘻嘻地询问道:“请问你是……”

    “她是土木系的何婷芳。”对方都还来不及自我介绍,跟在于晴一旁的杨雯翊,却气定神闲地代她说了出来。

    偷瞪了一眼她们企管系最顶尖的高材生,也是她最要好的同学杨雯翊,子晴赶忙着又对着何婷芳笑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讨厌的雯翊,明知道聪明盖世的她就是记不住这些女同学的名字,偏爱当着她的面提醒她也有笨的时候。

    “是这样子,我想跟你预约你三哥的时间。”

    就说嘛!只要是女性同胞,找自己绝对是为了这档事情,“不好意思,这可能有点困难。”

    “为什么?”经子晴这么一说,何婷芳开始紧张了起来。

    “因为所有的时间都有人了,所以……”于晴抱歉似地对着何婷芳耸耸肩。

    “桑子晴,你再帮我仔细看看,我什么时间都可以的。”仰着一张满是期待的小脸,何停芳一点也不肯死心。

    “何婷芳,不瞒你说,在你之前我已经替别人看了好几遍,可是从现在到我们期末考结束,我小哥的时间全排满了,所以,不是我不愿意找个空档替你安插进去,实在是无能为力。”

    子晴是多么渴望一口承诺了下来,然后高高兴兴地赚进她小姐皮夹里的一千两百块钱,可是……唉!说起来还不是怪她自己!当初,她一心以为那三个老男人最多也不过红一年而已,所以在他们的要求下,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他们签下一年的同意书,哪里知道一年之后,想跟他们三个约会的女同学竟然依旧络绎不绝,而她就只能任着赚钱的机会,一次又一次地从手中溜去。

    “拜托嘛!我等着跟他约会已经等了半年多了,你就再试试看嘛!”双手合十,何婷芳苦苦地哀求着。

    “这……”虽然她这个人不太有爱心,不过,人家这么痴情都等了半年多了,她如果不帮何婷芳想个法子,让何婷芳如愿跟小哥约个会,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而且,做一次好人,还可以为自己赚点零用钱花花,她何乐而为不为?眼珠子贼溜溜地一转,子晴转而说道:“好吧!我就帮你想想办法好了。”

    “谢谢你,那一切就麻烦你了。”

    看着何婷芳脸上满足的笑容,子晴不觉皱了皱眉,真搞不懂这些女人在想什么?说起她家那三个老男人,长得确实帅得有些离谱,不过,除了相貌让人看了忍不住会流口水之外,他们全身上下实在没什么优点可言。大哥桑昱明,一板一眼,说有多像古董就有多像古董;二哥桑昱伟,锱铢必较,说有多小气就有多小气;三哥桑昱翔,虽然比起前两个更像个正常人,只可惜书呆子一个,一点情趣也没有。如果是她,别说是要花钱跟他们约会,就是拿钱请她跟他们约会她都没兴趣,当然,若是钱多多的话,她还是会勉强自己看在钱的份上将就将就。然而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会感谢她有这么帅的三位哥哥,而且又是那么疼妹妹的哥哥,要不然,她哪有机会拿他们嫌钱。

    从皮包里抽出了一千两百块,何婷芳开心地将它递给了子晴,“桑子晴,钱先给你,改天你再跟我确定时间。

    毫不客气地收下何婷芳手中的钱,子晴笑道:“后天来找我,到时候我就可以跟你确定时间了。”

    “那我先走了。”

    漫不经心地朝着何婷芳挥了挥手,子晴赶紧把钱放回皮包。

    “子晴,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一确定何婷芳走远,始终沉默地站在于晴身旁的杨雯翊,再也忍不住地急吼道:“你不是说你再也不拿你哥哥他们赚钱了吗?”

    “我是不想啊!可是,你也看到了,盛情难却嘛!”

    什么盛情难却?她小姐根本是想钱想疯了!“子晴,你利用你哥哥他们帮你嫌零用钱都嫌了一年多了,你也该够了,你已经大三了,你不应该再像大一的时候,一样的胡闹!”

    大一那年,为了炫耀自己有三个可以媲美阿波罗的哥哥们,子晴把家里的照片全带到学校展示,却也使得所有的女同学为照片里的三位俊男疯狂迷恋,挤命地缠着子晴帮她们介绍,喜欢帅哥这是无可厚非,哪里知道,这却让鬼灵精的子晴起了赚钱的念头。当子晴告诉杨雯翊她那得意的赚钱计划,杨雯翊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实在太荒谬了,杨雯翊当然不相信有人会蠢得花一千两百块,就为了跟一个从没见面,而且也不是什么偶像巨星的人约会,怎知,子晴的计划一推出,竟然引来热烈的响应,且还欲罢不能。

    “雯翊,你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什么利用?我这是在让我哥他们有物色对象的机会耶!否则凭他们那副死板板的德行,一点也不懂得主动出击,他们哪找得到老婆?”很难相信她们两个同是二十一岁,而且还这么要好,瞧她小姐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简直像个妈妈级的。即使是歪理也可以说得冠冕堂皇,这就是桑子晴,一个永远找得到藉口的鬼灵精。

    叹了口气,杨雯翊只好说道:“我说不过你,不过,我希望你把钱退给何婷芳。”进了口袋的钱让她退回去,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贼兮兮地瞅着杨雯转过来又转过去,子晴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雯翊,你是不是喜欢我小哥啊?”

    心一怦,杨雯翊慌忙地回道:“你……别乱猜,我又没看过你小哥,我哪可能喜欢他?”

    子晴该不会已经猜到她蔬在心底的秘密吧!得意地笑了笑,子晴故作无知地说道:“可是你看过我小哥的照片啊!”向来最为镇定的才女竟也有手足无措的时候,看来她还真的是一语道破人家的心事!好耶!雯翊配她小哥就等于才女配才子,一个成熟体贴,一个温文儒雅,百分之百的绝配!

    “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我……像是这么疯狂的人吗?”一脸心虚地别过头去,杨雯翊一点也不敢正视子晴那双聪明过人的大眼睛。

    杨雯翊愈是紧张,子晴就愈想逗她,刻意钻到了杨雯翊的跟前,子晴不肯松口地说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知道人前、人后端庄含蓄的杨雯翊小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更何况,每次一有人想预约我小哥,你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你要不是对他有意思,你干么那么紧张?”一见钟情是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

    “我哪有紧张?我……只是看不过去而已。”子晴可以笑着说谎,而杨雯翊却是一说谎就结结巴巴,如果再让子晴追问下去,她一定会投降的。

    “是吗?”太过聪明的人就是有这样的缺点——一眼就看穿别人的谎言,而雯翊竟然还想骗她?

    “信不信由你,我不跟你扯了。”迈开步伐,杨雯翊先行走去。

    “信不信由你,我不跟你扯了!”装模作样地学着杨雯翊重述一遍,子晴幸灾乐祸地笑了笑。不承认没关系,反正总有一天她会坦承的,要不然,她怎么当她桑子晴的小嫂子。拉好背包,子晴潇洒地迈开脚步追了上去。

    瞪着眼前笑得已经抱着肚子弯腰驼背的李伯晏,尹淮终于忍不住地紧缩眉头抗议道:“我没说你不可以笑,不过,可不可以请你笑得节制点?”也不想想看,徐莉安是他老兄充当中间人介绍他们认识的,他竟然还有脸笑得这么大声?亏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却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勉为其难地将笑声稍加收敛,李伯晏掩住嘴,有些抽搐地闷声道:“不好意思,一时控制不住,所以——”

    “算了!如果事情不是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恐怕会笑得比你还夸张。”扬起嘴角,尹淮不觉自我嘲笑道。

    摇摇头,李伯晏还是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天啊!我只要想到你那时候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想笑。”

    白了李伯晏一眼,尹淮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又知道我那时候是什么表情?”说真的,他看过的女人可以说是千奇百怪,不过,像徐莉安那种超级不要脸的女人,还真的是第一次碰到。

    “我可以想象啊!”

    “不必了!想太多只会笑破你的肚子,你啊!最好是别再介绍那种女人给我认识,免得我气得心脏负荷不了而英年早逝!”可恶!曾几何时,他夏尹淮竟然变得如此落魄。

    “我又不是故意的。”说起这事,李伯晏就觉得委屈,“还不是她一天到晚烦着我为她穿针引线,否则我哪会想到帮你介绍?”徐莉安和他同属一个模特儿经纪公司,基于同事和工作上的关系,他没道理拒绝这种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的差事,更何况,她一见到他就不断地在他的耳边涝叨,教他不帮都不行!他可不像尹淮,天生的大情圣,女人再惹人嫌都可以笑得春风满面、悠游自在,所以,为了让耳根子清静,他也只能牺牲好朋友了。

    这就奇怪了!诚如徐莉安所说的,她担心跟着他会出了什么意外,又为什么她要伯宴帮她引见?管她的!他才懒得为那女人伤脑筋。

    “好啦!这次我不跟你计较,不过,麻烦你以后别再那么多事。”这次,他还可以维持住他夏尹淮的绅士风度,下一次可就难说了。

    “怎么啦?打算从此不碰女人了啊?”

    “不对!”沮丧地抓了抓头发,尹淮突然有点意气用事地说道:“这会儿只要有女人要我娶她,我马上二话不说地跟她走上礼堂。”

    一听到尹淮冲动的宣告,李伯晏立刻紧张地对着PUB的四周观望了一圈。“喂!气归气,你可别乱说话,这万一被听到了,你可惨了!”虽然流言四处飘扬,但是成为他夏尹淮的妻子,夏氏集团董事长夏政源的三媳妇,可是绝大多数女人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

    瞧伯晏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好像有人真的会为了他夏尹淮的一句话,冲过来叫他娶她似的!无奈地叹了口气,尹淮摇着放在吧台上的那杯“AroundTheWord”,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放心!这年头的女人聪明得很,知道命要是没了就算是当上了我夏尹淮的老婆,也没什么好处可得。”轻轻碰了一下李伯晏的酒杯,尹淮一面将酒往肚子里送,一面潇洒地说道:“安啦!果真的有女人跑过来要我娶她,我就娶她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尹淮……”

    “我可不可以拜托你,放轻松点,然后陪我喝杯酒,聊一聊你最近在忙什么?”将空酒杯递给了酒保,尹淮慢条斯理地打断李伯晏要说的话。

    “尹淮……”唉!算了!不过是句玩笑话他何必当真?何况尹淮就是这个样子,漫不经心的,说了也是白说。拿起自己的酒杯,李伯晏用力地撞了下尹淮的杯子,豪爽地说道:“干杯!”接着两人便东家长、西家短地谈天说地聊了起来。

    世界上有一种人千万不能得罪,就是小人,而她桑子晴基本上……就是个小人!

    “你真的不肯去?”瞅着眼睛,子晴冷冷地瞅着坐在对面的桑昱翔。既然好言相求说不动,那只好来点阴的。

    “小晴,当初说好一年,你也没反对,现在你没有理由再要求我去赴约啊!”一点也没有察觉到隐藏在子晴眼里的危险信号,桑昱翔依旧像个极有耐性的哥哥,继续重述之前说过的话。

    双手在胸前交叉,子晴开始如数家珍地疲劳轰炸了起来,“老妈四十三岁就抛下我们到天堂去享乐,我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从此女儿兼母职,帮爸和你们煮饭、洗衣、整理房子、清理厕所,而我一句怨言也没有,任劳任怨地为你们做这个、弄那个,今天我也不过要你去赴个约会,你就那么小气,还跟我要理由,你这样说得过去吗?我为你们做牛做马做了十一年,我哪次跟你们要过理由,而现在也只不过要你帮个小忙,你就推三阻四,你这还算是个人吗?我告诉你……”

    “好了、好了,你别再说了。”伸手示意子晴可以停下她的长篇大论,桑昱翔一脸无奈地急着喊停。

    满意地点了点头,子晴挑着柳眉,一脸小人得志地问道:“那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她早知道他不是她的对手,因为老天是公平的,虽然老天给了他桑昱翔一流的头脑,不过,却送给了她桑子晴一等一的聪明。

    “这……”只要一想到那一对对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的眼神,桑昱翔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天啊!那真的是一段恶梦!当初他们三兄弟为了小晴一篇“女儿兼母职”,所以乖乖地被她当成货物似地拿去赚钱,心想藉此弥补她为家里所做的一切牺牲,可是,从一开始三兄弟一个月换一个,到后来每个人一个月得赴一次约,这小妮子钱一赚就忘了什么叫“适可而止”,逼得他们三兄弟也只能跟她讨价还价,最后签下了一年的同意书。父亲老来得女,自然把所有的宠爱和纵容全加诸在小晴的身上,可是过分的疼爱,却也让这个桑家的小宝贝变得无法天天。不过,小晴虽然调皮得有些教人招架不住,母亲去世之后,她却又成熟的肩负起所有的家务事。原有的宠溺,加上后来对她的心疼,他们对她的要求,自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可是如今,一年的同意书早就如约完成了,她却还不肯罢手,这教他怎能无动于衷地任她自作主张?

    “怎么样?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紧紧盯着伤透脑筋的桑昱翔,子晴有些不耐烦地追问着。

    不答应她,他心里觉得愧疚,顺了她的意,这小妮子又不懂得感激,万一得寸进尺,“偶尔为之”变成了另一个为期一年的合约,那该如何是好?说真的,他怕死了那种感觉。

    “喂!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啦?”子晴最受不了人家别别扭扭的,一点也不干脆。

    脑筋细细地转动着,眼睛绕着PUB的四周慢慢地浏览着,最后,在触及到吧台前那位PUB里最耀眼的男人,桑昱翔终于信心十足地下了决定。“小晴,要我帮忙可以,不过为了公平起见,你必须跟我玩一个游戏。”跟这个鬼灵精生活二十一年,他也许学不来她各式各样的花招,不过,有些小把戏在耳濡目染之下,他倒是懂那么一点。

    “玩游戏?”哇塞!不简单哦!这书呆子也懂得玩游戏耶!

    静静地点点头,桑昱翔指着坐在吧台前,一身休闲服打扮的男子,然后从容地说道:“你走到那个男人面前,问他愿不愿意娶你,如果他说愿意,我的答案就是愿意,如果他说不愿意,那你就自动打退堂鼓。”

    好家伙满有头脑的嘛!竟然跟她来这套!

    “怎么样?敢还是不敢?”对着子睛微微一笑,桑昱翔有些挑衅地问道。

    扬起眉,子睛摊开手,轻快地说道“当然敢!”想整倒她,门儿都没有!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你可不能作弊,告诉对方我们在玩游戏,否则不算数。”

    “那是当然!”笑话!凭她的聪明,她会用得到作弊吗?

    “那好,一旦他当着我的面亲中承诺,我就依你。”礼貌地站起身子,桑昱翔欠身说道“请!”

    兰姆酒、伏特加、琴酒再加苏格兰威士忌,“AroundTheWord”的后劲确实强劲,不过对他夏尹淮来说,这只是个小Case,可是,在听了眼前这位女子两遍的“你愿不愿意娶我”之后,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醉了?

    面对她自认为已经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的大男人,子晴决定既然有求于人,她应该给他一点调适的时间,于是不疾不徐地对尹淮说了第三次:“先生,你愿不愿意娶我?”

    眨了眨眼睛,尹淮渐渐地回过神来。“我……”

    虽然之前他曾夸下海口,但是那毕竟是一句气话,他当然没道理谨遵奉行,可是,看着眼前这位平凡无奇的女孩子,他竟然说不出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愿意”!天啊!他到底是怎么啦?难不成……他被她出其不意给吓到了?

    该不会又是另一个别别扭扭的桑昱翔吧?不行!她小哥还等着她的后头准备看好戏,她如果不速战速决,让他目瞪口呆,那岂不就太对不起她的聪明才智?眼珠子鬼灵精的溜了一圈,子晴忽而绽放一朵得意的笑容。

    突然伸手拉住了尹淮的裤管,子晴脸上笑得是无比的灿烂,眼睛闪烁的是极其的锐利。盯着尹淮那显得有些茫然的眼神,子晴压着嗓门一字一句地威胁:“你现在就给我说‘愿意’,要不然,我这就把你的裤子给脱下来。”

    从发现她有一对活泼生动的眼睛到惊奇她那丰沛的脸上神采,再到不解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又到了最后听见她的惊人之语,他的心,从跟着她的眼睛跳动开始,一直有着无法理解的兴奋,以及对她的好奇;天啊!这个面貌平庸的女子,竟然挑起了他想一探究竟的欲望!

    不见尹淮有任何的回应,子晴动手扯了一下他的裤管,眯着眼睛笑道:“先生,我还在等你说‘愿意’。”

    认真地看进子晴的眼波里,尹淮笑颜逐开地说道:“小姐,我非常愿意娶你!”她不只是大胆,她还非常的霸道,不过他很喜欢。

    迎上那对温柔爱笑的眼睛,看着那张由俊挺、典雅的五官刻画而成的面孔,子晴心跳不觉乱了一下。该死她对帅哥一向是免疫的,怎么这会儿像是被电到似的?身体不由得轻轻地抖了一下,子晴摇着头,试图要甩去那一瞬间的迷惑。

    “我真的愿意娶你。”误解子晴摇头的用意,尹淮再度强调道。

    此时坐在尹淮身旁的李伯晏,在一阵惊吓、怀疑的沉静之后,终于把神智找了回来,出声阻止道:“尹淮,玩笑开过了就别放在心上,千万不能当真啊!”

    “你别管!”

    什么?叫他别管?这怎么行?“尹淮,你不可是真的要娶她吧?她可是个陌生人耶!”她何止是陌生而已,她还平凡得教人不会多看她一眼。

    尹淮才要开口叫李伯晏别插手,子晴已经迫不及待地抢在他之前,毫不客气地嚷道:“喂!是他要娶我,又不是你要娶我,你紧张个什么劲啊?鸡婆!”

    “我……”天啊!她岂止是长相需要改造而已,就是脾气也该彻底换掉。

    白了李伯晏一眼,子晴根本懒得跟他废话。拉起尹淮的手,子晴又把原来的笑容给搬回了脸上。“既然你愿意娶我,那麻烦你帮我亲口告诉那个老男人。”比了一下坐在角落的桑昱翔,子晴拖着尹淮朝着她小哥走去。

    尹淮,你不可以……”看着尹淮不发一言地乖乖跟着子晴走,李伯晏的劝阻也只能消失在嘴边。我的妈呀!最好不要玩真的,否则,尹淮这辈子的幸福就白白葬送掉了!

    “你没话说了吧?”得意地瞅着已经傻眼的桑昱翔,子晴幸灾乐祸地说道。

    桑昱翔不相信!桑昱翔估算过,这么突出的男人身边一定围绕着很多的女孩子,而小晴在乍看之下,又是个非常不起眼的小花朵,因此他连看都不该看小晴一眼,又怎么可能会答应?而且,一个陌生人突然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没当她是个神经病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还有可能说好吗?

    小睛虽然贼头贼脑的,让人信不过她,可是她既然答应他不会作弊,她就绝对不会作弊,不过,她会不会耍点小手段来达成她的目的那可就难说了。

    “先生,你确定你真的愿意娶她?”不信邪地对着静站一旁的尹淮问道,桑昱翔坚持相信子晴绝对动过手脚。

    不让尹淮有说话的机会,子晴劈头就质问道:“小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人家刚刚才说过,你干么又要问—次?”

    “为了确保我的权利,我再求证一次,并不为过吧?”

    抿着嘴,于晴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说道:“随你!”他在想什么她会不知道吗?要问就让他问个够,反正,就算让他知道她玩了点小把戏,他也不能怎么样,谁教他没事先明文规定连这种手段都不行。

    再度看向尹谁,桑昱翔接着问道:“是不是她强迫你,所以你才同意娶她?”虽然摸不清楚他们两人话里的意思,不过尹淮至少确定了一件事,他们两个不是情侣。

    “不!她没有强迫我。”坦然地面对桑昱翔的目光,尹淮毫不迟疑地回道。只要想到她竟然以脱裤子要挟他;而且还真的扯动他的裤管,他就忍不住想大笑一场,大胆加霸道,她是一个平凡却又奇特的组合体。

    听到尹淮没泄了她的底,子晴着实吃了一惊!她以为他会说出来,可是……他让她觉得意外。

    尹淮的话,让原本信心十足的桑昱翔顿时成了泄气的皮球,看来,这个约他是去定了。

    “怎么样?还有没有问题啊?”一吃下尹淮的定心丸,子晴马上慷慨地说道:“不用客气,想问的话就继续问。”

    其实没什么好问的,可是在于晴这么刻意的刺激下,桑昱翔干脆对着尹淮说道:“为了确定不是她逼你的,我希望你能提出证据,证明你真的是自愿的。”

    “当然”,拿出口袋里的名片,尹淮将它递给了桑昱翔,“以我的名片,我跟你保证我愿意为说过的话负责。”

    桑昱翔当然不会真的把妹妹嫁给尹淮,不过,他还是把名片收了下来,没办法,这是他自己要求的,他总不能自打嘴巴吧!

    “小晴;走了。”拿起桌上的帐单,桑昱翔无奈地先行付帐去。

    朝着桑昱翔的背后作了个鬼脸,子晴心里不满地乱骂了一通。如果不是她说了大话在前,对他那种没事找事的问题,她早就翻脸了,亏她还一直认为他是他们桑家最有风度的人,结果,一输不起就跟她二哥一个德行——小气得教人跺脚。拿起自己的袋子,子晴这才转头对着尹淮说道:“谢啦!你帮我赚了一千两百块钱。”跟着大摇大摆地跟了上去。

    即使有一股想伸手叫住她的冲动,但是看着那毫不留恋的背影,尹淮也只能作罢!这真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成了人家的赌注,他竟然还认真了起来!唉!他该不会是被那些流言给刺激得精神错乱了吧?算了!过往云烟,还想它于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