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着吧!再过不了多久,我就是夏尹淮的第五任情妇!”一派优雅地闻着手中的花茶香气,徐莉安带着炫耀的口吻,得意洋洋地对着同为模特儿的工作伙伴刘婉玲说道。

    其实她一点也不相信那些漫天飞舞的流言,什么尹淮受了诅咒,当了他的情妇下场必死无疑,这些根本是那些嫉妒夏尹淮的臭男人故意放出来的闲言闲语,吓的是胆小的弱女子,而她徐莉安是什么样的角色,岂会那么没大脑地听信谣言。

    不过,她的野心可不仅仅是当他夏尹淮的情妇,她要的是夏尹淮明媒正娶的妻子,夏家的三少奶奶。只要能当上夏家的媳妇,她有的不只是社会地位,伴随而来的还有夏氏集团所有的服装展和珠宝展的专属模特儿,名声、财富、地位,这一切她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她如果不费点心机又怎能坐享其成。

    一瞧见徐莉安那宛若孔雀般的骄傲,刘婉玲心里就厌恶。在模特儿界,谁不知道她刘婉玲的名字,而她徐莉安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小骚货,既没本事又没条件,她凭什么三两下就吊到一只大肥羊?

    如果夏尹淮不是受了诅咒,凭她刘婉玲的魅力,徐莉安岂是她的对手,问题是……她才不像徐莉安那么笨,为了捞一笔,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去当赌注,可是,她实在恨透徐莉安那副耀武扬威的嘴脸!

    “莉安,不是我爱扯你后腿,实在是我真的很为你担心,万一要是应了那句话,当了夏尹淮的情妇下场必……我真替你感到不值。”

    哼!假好心!刘婉玲在把什么算盘她会不知道吗?蠢蛋!要不是看在刘婉玲在模特儿界还小有成就,像刘婉玲这么傲慢、小气的女人,她会委屈自己去亲近刘婉玲、奉承刘婉玲吗?等到她攀上了尹淮,刘婉玲在她的眼中,就连一文都不值。

    “玲玲,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对尹淮的感情,就是要我牺牲生命也是值得的。”

    “既然你已经想得那么清楚,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你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得好,要不然,你在模特儿界才刚刚千辛万苦挣来的一点小成绩,可都要付之流水。”徐莉安最好是遇到个什么三长两短,免得自己以后还要忍受她的糟蹋。

    徐莉安讨厌她那张尖酸刻薄的嘴巴,讨厌她老把别人踩在脚底下的高姿态,不过,总有一天,她们的角色一定会互换,到时候,自己倒要看看她的嘴巴还敢不敢这么坏?

    忍着心里极度的厌恶感,徐莉安笑盈盈地说:“会的!我会非常小心的。”她还等着享受所有的荣华富贵,她才不会让自己这么短命。

    “联合国飨宴?”这是什么玩意儿?

    瞪着杨雯翊兴高采烈地塞进她手里的名片,子晴—脸狐疑地问道:“你拿这个给我干么?”

    清了清喉咙,杨雯翊有些腼腆地说道:“事情是这样子的。这几天,我想了很久,我在想,既然你现在没办法拿你哥哥他们赚钱,你的生活费一定少了许多,所以我觉得……也许你需要一份工作……”

    “工作?”听起来就是一副很没趣的样子。

    “对!工作。”看到子晴似乎没什么意见的表情,杨雯翊紧跟着又说道:“只要你肯做的话,一个月下来,少说也多个一万块的收入,当然,如果你想再多赚点也是可以的,勤劳一点的话,工资加小费,一个月也可以嫌个两万……”

    “两万?”不错,这个数字她喜欢!

    一看到子晴的眼睛开始闪闪发亮,杨雯翊的心情不觉轻松了起来,顺口便接着道:“是呀!我叔叔是这样子告诉我的。”

    每个月多两万块的零用钱,对她这种嗜钱如命的人来说,绝对是个诱惑,只是像她这么聪明的人,如果让她去做一个全然没有乐趣的工作,那可是百分之百的精神虐待。君子爱财固然是取之有道,而她这个小人爱财,却也有她的原则。不过,这也是没办法,谁教她桑子晴这么有个性,除了懂得善待自己之外,就是不贪心,钱当然要爱,只不过,多贪一分就不知道珍惜,少赚一分又嫌不足,所以,套她桑子晴的一句至理名言——不多不少,它才教人爱不释手。

    刚刚看她,还觉得她好像心动了,可是,没半晌的工夫,她又是努嘴、又是皱眉;一会儿眉开眼笑,一会儿咳声叹气,看得杨雯翊心里七上八下,竟然是猜不出她心里的决定。

    “子晴,工作的事你怎么说?”再也等不及子晴的默不作声、杨雯翊开口追问道。

    若有所思地看了扬雯翊一眼,子晴幽幽然地说道:“我没兴趣。”雯翊会替她找工作,说穿了还不是为了她小哥。

    为了帮子晴找工作,杨雯翊几乎是动员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只是,对他们这种在学的学生而言,他们可以挑选的工作实在有限,所以,找了好些天就是没适合的。本来,她已经打定主意要放弃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叔叔告诉她,他朋友工作的那家餐厅可以安插子晴,这才让她的希望死灰复燃。让子晴去当Watiter,实在有些大才小用,可是跟前就只有这么一个机会,所以无论如何,她还是得说动子晴接下这份工作。

    “子晴,这份工作可是很有弹性,像是学校课业忙的时候,你可以少做一点,一旦放假,你就可以多做一点,这样的工作对你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没良心的家伙,为了她小哥,整个餐厅就被她搞得所有的客人都不敢上门了。一股恶作剧的念头顿时在脑海里成形,子晴心里窃窃一笑,然后垂下眉来,沮丧地说道:“我知道我平凡得让人家不会多看一眼,可是,我从来没想到我竟然还长得一副服务生的脸。”

    看到子晴突然黯淡下来的神情,杨雯翊马上慌了起来。“子晴,我没那个意思……”

    “你不用解释。”断然地截去杨雯翊还来不及说完的话,子晴哀怨地说道:“我也希望自己能长得跟哥哥他们一样,让人看了还想再多看几眼,可是谁知道,我会基因突变,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就像我桑子晴!唉!人家丑小鸭长大了还是变成天鹅,可是,我都二十一岁了,却是一点进步的迹象也没有。”

    “子晴,依真的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楚楚可伶地瞅着杨雯翊,子晴委屈地问道。

    “我只是希望你能接下这份工作而已。”

    “可是我又不缺钱用,我干么要接下这份工作?”

    “我是不希望你再拿你小哥他……”心急地捂住了嘴巴,杨雯翊不知所措地瞪着子晴那张贼兮兮的笑脸,笨啊!她被耍了!她真是糊涂,子晴是何许人物,身为子晴的好朋友,她会不知道吗?她竟然还被子晴耍得团团转?虽然没有美丽的容颜,子晴却有绝伦的聪明、气势凌人的魄力,外加目中无人的自信,子晴会觉得自己平凡那才怪呢!

    她就说嘛!总有一天,她会让雯翊老老实实地招了!“喜欢就喜欢,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暧昧地瞥了杨雯翊一眼,子晴笑呵呵地逗着说:“怎么样?要不要我这个未来的小姑帮你牵个红线啊?”

    “我……你别闹了啦!”羞赧的红晕,顿时占满了杨雯翊白皙的脸庞。

    “天地良心!我这哪是在胡闹?”眨了眨眼睛,子晴不罢休地继续调侃着:“要不是看在你相思病入膏肓,我才懒得管你呢!”

    “你……圆眼一瞪,杨雯翊娇憨地嗔道:“就爱欺负我。

    “我爱欺负你,这才好啊!这表示我把你当成自己人看,也就是把你当成我未来的小嫂子看,否则,我连跟你说句话都没力气呢!”

    得了便宜还卖乖!摇摇头,杨雯翊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不跟你扯了啦!”话题一转,又回到了老问题,“工作的事你去不去?”

    皱了皱眉头,子晴不高兴地说道:“我不是说过我没兴趣。”

    “可是……”

    根本没耐性听杨雯翊把话说完,子晴自顾自地又将话头转了回来,“雯翊,你想不想跟我小哥约会?”

    唉!标准的桑子晴,永远不知道适可而止!轻轻地叹了口气,扬雯翊无奈地顺着道:“我不会跟你小哥约会。”常常,她也会作着美丽的白日梦,梦里有她,还有她心仪的白马王子桑昱翔,可是情感终究不敌理智,她很清楚现实毕竟不能如梦境一样,任她为所欲为。想要拥有怎样的蓝图,就用怎样的色彩去挥洒,那只是存在幻想的国度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会就是不会。”杨雯翊只能斩钉截铁地断了自己的妄想,否则她最终要面对的绝对是自己的心碎。

    人家既然没意思,她当然也没必要一头热,可是她这个人就是有那么点小别扭,事情没弄到她满意,她说什么也不会善罢甘休,没办法,这会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变笨了,所以为了维护她的名誉,说什么她都要插手管到底。

    脑筋一阵翻转,子晴终于得意地微微一笑。拿起桌上那杯早就不冰的冰红茶,子晴浅浅地小酌了一口,然后有意无意地说着:“本来我还在想,如果你能够顺我的意,跟我小哥约会,也许我该考虑接下那份工作,可是,既然你连想都不想就说你不会,那当然,我连考虑都不必了。”

    双眸一睁,杨雯翊心里禁不住咒道:“这个小贼鬼!”这真是伤脑筋!子晴的饵一诱,她如果不收回刚刚的决定,工作的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可是,就算照着子晴的意思,也不表示子晴真的会接下工作。这……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扬雯翊终于说道:“如果我跟你小哥约会,你就接下这份工作,如何?”

    偷鸡不着蚀把米,这会儿,她是栽了一个大跟头!

    “这……我考虑看看。”一边事关她的名誉,一边是呆板得教人无法忍受的工作,这该如何取舍才好?

    子晴在考虑,杨雯翊则开始烦恼,不知道……她的条件交换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轻轻地把裤子往下一扯,再稍微用力地把裤子往下一扯,跟着又力道十足地把裤子往下一扯,尹淮不自觉地笑了开来。如果当时他的答案是“不愿意”,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会把他的裤子给脱了下来?.他是不是太寂寞了?说好不去想起的人事物,却动不动就在脑海里翻来覆去,舍不得褪去……

    都过去了,何必想它,可是,穿透明净的窗扉,望向庭前那片由假山、奇石、流水造就的林园景观,尹淮还是不能自我地钻回到那令他惊奇的大胆与霸道,细回味着她脸上的每一道神采。

    “好小子,你倒挺悠哉,不在办公室里工作,一个人躲在这里喝咖啡。”重重地拍了一下尹淮的肩膀,李伯晏大摇大摆地在尹淮的对面坐了下来。

    懒洋洋地收回不能自持的思绪,看着李伯晏,尹淮散漫地说道:“你今天不是下南部出外景吗?”他跟李伯晏的认识纯然是一种缘份和巧合。当初,他们两个同时看上这家正要转让的餐厅,可是行动派的他,才第一眼就买下了它,而伯晏却在他全新规划的餐厅都快完工的时候,才下了决定。眼见自己的梦想就此幻灭,所以在百般不舍之下,伯晏透过餐厅原来的卖主找上他。建立一个触及各国风情的连锁餐饮事业是他们两个共同的梦想,也因为相同理想的牵引,伯晏从原来的想法——由他手里以高价买下餐厅,最后变了餐饮事业的股东之一,他最好的朋友。

    “本来是,不过,我担心有人真的跑来逼婚,所以想了想还是不去得好,免得我出完外景回来,你旁边多了一个老婆。”只要想到尹淮竟然把名片当证物押给人家,李伯宴就忍不住为他提心吊胆。

    “少来了。”不用问也知道外景的时间改期,要不然依伯晏做事认真而严谨的态度,伯晏可不会像他一样,老放着工作不管,随心所欲地跷班。

    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李伯晏跟着又说道:“尹淮,你别以为人家真的只是赌着玩,这万一要是跌破眼镜找上门来,你就是想哭也不知道从何哭起。”也许是他多心,可是碰到这么巧合的事情,谁能不钻牛角尖呢?

    淡然一笑,尹淮不以为然地说道:“事情都过半个月了,要找上门早就来过了,还等到现在。”若说真有人对这件事认真了起来,他相信那个人也绝对是他自己,毕竟,有谁会像他这么勤劳而努力地想着人家?说起来真是可笑,人家没当它是那么一回事,他却为了她一个小小的动作相思成灾。

    “这可难说!也许,她发现你来头不小,所以这才追上门来。”

    白了李伯晏一眼,尹淮有些好笑地说道:“拜托!你别那么有幻想力好不好?”

    “不是幻想力;是防患末然。”

    摇摇头,尹淮不甚在意地说道:“如果她真的想嫁给我,我娶她又何妨?”话说一次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心烦气躁难免冲动了点,不过,再来一遍,那可就不能等闲视之。

    “尹淮,要是有人真的为了几句闲言闲语,就躲你躲得远远的,那些女人,说难听点也不过是一些墙头草,你何必为了她们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气话只能说一遍,别老是把它挂在嘴上,万一说得太溜,—时糊涂当真了起来,那可真的是后悔莫及。”不是李伯晏喜欢大惊小怪,实在是真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时候,那可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尹淮是漫不经心了点,可他并不糊涂。他老爸风流成性,婚姻可以当游戏,他虽然多情,却当婚姻是承诺。老妈去世的时候,他才一岁大,而她留给他的遗产是她的日记,对感情的爱与恨,是她到死都抛不去的包袱,她抑郁而终,老爸却用不到一年时间为她哭泣,接着又开始另一段灿烂的婚姻故事。爱与恨,他早学会一笑置之,爱情之于他,只能当成挥洒青春的彩笔,一段又一段的追逐,没有束缚,不曾付出。他只想当个潇洒的爱情高手,却一点也不想当个无情的婚姻杀手。

    “伯曼,如果不是我自愿的,没有任何的女人可以逼我为她套上结婚戒指,你不必为我操心。”

    “好啦!你自己知道就好。”

    像是要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光似的,桑昱翔一冲进门便使出所有的力道将钥匙往桌面砸去,破口大吼:“该死!”

    他不敢期望那些曾经像恶梦般的约会能够变得像样一点,但是,她们总会长大,情况也不该一成不变,不是吗?然而,才坐下来而已,所有的一切宛若重播的电影,再度上演一遍,不是像个花痴似地笑个不停,就是色迷迷地盯着他猛看,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孩子呢?不知道矜持,也该懂得含蓄吧!很早以前,桑昱翔就知道他这张脸是个麻烦,所以研究所一毕业,他没选择留在大学里任教,继续攻读博士班,也没接受聘请到高中教书。他选择当个小学老师,原以为可以就此远离是是非非,平平凡凡地过日子,当然,有一天,他会遇到自己心仪的女孩子,一个懂他性喜平淡的女孩子。但是,尽管他已经能避则避,在子晴这号头痛人物的胡闹下,他还是无法幸免于难。这个看过来,那个看过去,桑昱明、桑昱伟互看一眼,然后默契十足地问道:“你该不会又去赴约了吧?”桑家最温文的人竟会这么粗言粗行,想必是受了什么严重的刺激,当然,惟一可以教他们抓狂地忘了自己是谁,也只有一个人,就是桑子晴,自然事情一扯上她,就绝对跟那件事脱不了关系。

    缓和了一下失控的情绪,桑昱翔萧瑟地向沙发椅一瘫,求救似地说道:“大哥,再这样下去,我就算没疯掉,也会得了女人恐惧症。”也许他根本已经罹患了女人恐惧症,要不然,为什么他一看到那女的就全身开始起鸡皮疙瘩?

    眉头一皱,桑昱明不解地说道:“阿翔,我们跟小晴签的同意书,不是早就过了期限吗?”

    是啊!可是小晴……”一脸的无奈,桑昱翔干脆把所有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上一遍。

    “阿翔,这要怪你自己,谁要你这么好说话?”就事论事,桑昱伟精明干练地指控道:“明知道自己没本事跟那小妮子玩手段,你还跟她斗?鸡蛋碰石头注定死的,你想怨谁?”不是他没同情心,是阿翔自个儿不自量力,如果是他,他根本连谈都不跟她谈,哪里还会让她白白占他便宜?

    “我以为……”懊恼地叹了一口气,约都赴过了,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阿伟,这也不能怪阿翔,小晴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你一句话都不吭,任她吵、任她闹,她还不是有办法逼你开口。”小晴是他们桑家的异类,却也是他们每个人的心肝宝贝,她会为所欲为,还不是他们一手促成的。

    从小,他们就一直担心外表不起眼的小晴,会为这点遗憾而感到自卑,所以他们努力地灌输她,她是如何的优秀、如何的聪明。是的,她是优秀、她是聪明,她是运动场上的风云人物,辩论会上的最大劲敌,她的的确确不知道什么叫“自卑”,不过,她却也只懂得什么叫“骄傲”。人家说她丑,她骂人家猪,在她的眼中,别人的美丽,敌不过她一点点的聪明才智,过度的保护,造就一身傲骨的她,这能怪谁?精明、冷静如他桑昱伟,都不见得可以从她的魔掌下全身而退,更何况是最好说话的桑昱翔。

    还是大哥说话中肯!带着感激的眼神看了桑昱明一眼,桑昱翔提出自己最大的困扰,“大哥,我担心小晴这次事成了,还会再来一次,所以我在想,也许该有个法子来阻止她,否则愈玩愈大,再来个一年同意书,别说我吃不消,你们恐怕也受不了。”

    “不会吧!当初都说定了,一年而已,她不会这么不讲理的。”

    一点也不同意桑昱明的说法,桑昱伟反驳道:“大哥,你老实,你小妹可一点也不老实,有一就有二、三、四、五、六,这才是标准的桑子晴作风。”

    虽然很想为子晴说几句话,可是,桑昱伟句句属实,桑昱明根本不能否认。

    看着桑昱明沉默不语,桑昱翔只好又说道:“大哥,我知道你最护小晴,可是,你可以再忍受一年那样的日子吗?”

    “当然不能!”毫不迟疑地说出桑昱明的心声,桑昱伟灵机一动,精打细算地建议道:“我看,干脆把她嫁掉算了。”

    斜睨了桑昱伟一眼,桑昱明不悦地说道:“你别胡闹!”

    “大哥,我是说真的。”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只要能解决问题,管他合不合理,“也唯有小晴嫁人,事情才可以一了百了,我们所有的问题才可以迎刃而解。”

    小晴才几岁,你就要她嫁人,这怎么行?”不赞成地摇摇头,桑昱明一点也不喜欢这个馊主意。

    “大哥,小晴不是末满十八岁,她成年了,只要她想嫁人,你管得了那么多吗?”

    “好,就算你说得没错,那我问你,她想嫁人了吗?”桑昱明问。

    “这……”结了婚,就不能像现在一样作威作作福,那小妮子当然不想嫁人。

    正当桑昱伟伤着脑筋,不知该如何是好,桑昱翔开口说道:“大哥,听二哥这么一说,我倒有一个主意,拿起皮夹,桑昱翔抽出他一直放在里头的名片,递给了桑昱明,“就是他,他说他愿意娶小晴。”

    看也不看一眼,桑昱明皱着眉,不高兴地嚷道:“那又怎样?就算他愿意娶小晴,小晴也不见得想嫁他啊!奇怪!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他们非要小晴嫁人不可?难道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吗?

    “大哥,我不是要小晴嫁给他。我只是在想,如果他愿意履行承诺,在小晴同意嫁他之前,他当然得先追求小晴,自然小晴一谈恋爱,也就没时间注意我们。”桑昱翔说道。

    “对啊!对啊!女孩子一谈恋爱,眼睛除了对方,什么也看不到。”深表同意,桑昱伟拼命地点着头。其实,他很怀疑那小贼鬼有任何的浪漫细胞可言,不过,既然想不到更好的法子,那也只好将就着用。

    “这样好吗?”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桑昱明不放心地说道:“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吗?小晴问他愿不愿意娶她,他就说愿意,而且还留下名片,这……好像不太合理……”

    明白桑昱明的不安,桑昱翔紧跟着又强调说:“大哥,我们只是藉着他帮我们转移小晴的注意力而已,并不是真的要让小晴嫁给他,你别担心。”

    “就是啊!大哥,小晴这么鬼灵精,她没把人家整得哇哇叫就该偷笑了,你还担心她被吃掉?”桑昱伟也跟着说。

    “这……”该不会是他这个做大哥的太习惯保护妹妹,所以心里老觉得不妥。

    “这、这什么?大不了,先把对方的祖宗八代查个一清二楚,这样你总可以放心了吧?”受不了桑昱明的太过多虑,桑昱伟不耐烦地说道。

    “好吧!就依你们两个的意思”。

    前几天还在说笑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变成真的?是很难相信,可是,人都来到眼前了,不相信也要相信。

    “夏先生,你该不会忘了那天在PUB里说过的话吧?”看着一脸茫然的尹淮,桑昱翔忧心忡忡地问道。

    “我,我当然没忘,我只是……有一点意外而已。”是意外,不过,却是更大的惊喜!也许,老天终于看不惯他饱受相思折腾。所以擅自替他作主,好教他没有藉口再跟自己挣扎。是的!他渴望见她一面,想再一睹她那双灵活灵现的眸子、想再一窥她趾高气扬的跋扈。

    桑昱翔紧绷的心情,在确定尹淮没有否认的意思之后,立即松懈下来。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是有些突然,可是,小晴真的很可怜!长相平凡并不是她的错,然而,男孩子追她却是事实。表面上小晴很坚强,一点也不在乎没人要她,可是暗地里,她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大三拉警报,大四没人要,而小晴再过几个月就大四了,别说她心里紧张,就是连我们这些做哥哥的,也忍不住为她着急。”

    说了那么多的谎话,心里还真不舒坦,可是,他总不能告诉尹淮小晴那些震惊校园的纪录吧!其实,小晴的恋爱史也不是真的那么辉煌,非得弄得鸡飞狗跳不可,问题是,谈了三次恋爱,对象都是风靡校园的一流才子,而她小姐却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人家给三振出局,理由是,他们全是一堆书呆子、没有生活情趣的老头子。

    不解地看着桑昱翔,尹淮一点也不懂他说这些话的目的。如果他只是希望自己遵守承诺的话,他可以直截了当地要求自己娶她,何必扯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似乎明白尹淮的疑惑,桑昱翔跟着又说道:“本来,你都已经愿意娶小晴了,有没有人追,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可是,小晴她很好强,如果她知道你是为了遵守承诺才娶她,她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而且小晴毕竟是个女孩子,她也渴望在婚前谈场恋爱。所以,既要她相信你是真心诚意想娶她,又要满足她小小的虚荣心,我们希望你先对她展开追求攻势。”

    说也奇怪,尹淮竟然一点也不相信桑昱翔刚刚说的那番话。没错,第一眼,小晴绝对抓不住他的眼光,然而,那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却教人无法理解地跟着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言词跳跃舞动。美丽的女人,教男人想一亲芳泽,有魅力的女人,却勾动男人的迷恋;而她,虽不美丽,却充满着魅力。然而不管桑昱翔怎么说,他已经确信,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他会追求小晴,不过,这绝对不是为了桑昱翔所说的话,是为了他自己。

    望着桑昱翔,尹淮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放心把她交给我吗?”对他们来说,他毕竟是个陌生人,如果他们真的关心小晴,他们难道不知道,随随便便将她的终身托付给他,是很危险的事情吗?

    也许是因为尹淮认真的眼神,桑昱翔毫不隐瞒地回道:“不好意思,我们调查过你。”

    挑了挑眉,尹淮像是开玩笑似地说道:“既然调查过我,那你更应该知道我所有的故事。”虽然过去八个多月来,他的身旁少了各式各样的蝴蝶作陪,不过,更早的历史,再加上那些如烈火般肆虐的流言,任谁听了都不会放心。他们会想到调查他,就表示他们真的在意小晴的幸福,而既然在意,又为什么不受谣言困扰?

    温和地微微一笑,桑昱翔诚挚地说道:“关于那些风言风语,我只有一句话:“谣言止于智者!’至于你的风花雪月,我相信一旦你发现小晴的美,你再也看不到其他女人的美。”

    回以一笑,尹淮也诚心地说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小晴。”

    “那就麻烦你了。”尽管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桑昱翔还是不明白,夏尹淮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答应了?其实他可以不理自己,毕竟,当时他们又没有签下书面承诺,可是……桑昱翔糊涂了,真的不懂!

    尹淮满心期待另一次的重逢,只是,这会儿教他头痛的是,他该用什么理由、什么姿态追求她?虽然仅有一面之缘,但是,他敢肯定包裹着平凡和奇特的她,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打发得掉,看来,他得好好地拟一下他的“诱妻对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