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她桑子晴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用那三个字为所欲为,这家伙竟然私自篡改她的名字——“老婆”?这么通俗又难听的名字,适合她桑子晴吗?

    眯着双眼,子晴漠然地瞧着挡在她正前方的尹淮,不怀好意地说道:“先生,长得像你‘老婆”绝不是我的错,不过,半路错认‘老婆’,那就是你的可悲。”眼睛肆无忌惮地在尹淮全身上下,来来回回穿梭了好几圈,子晴忽而问道:“你几岁?”

    明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不安好心,但是看着那张徘徊在脑海里的容颜,尹淮却只能傻呼呼地回道:“我二十八岁。”他怎么会以为她长得平凡无奇?锐不可挡的眼,桀骜不驯的眉,小巧玲珑的鼻,宽厚性感的唇,她的神韵有一种耐人寻味的美丽。

    “二十八岁?”摇着头,子晴像是替他感到惋惜地说道:“啧!二十八岁就记不得老婆的长相,那三十岁呢?不就忘了你有个老婆?先生,我看你还是早早把老婆给离掉算了,免得日后犯下了重婚罪,那可是一点也不好玩。”

    不发一语,尹淮径自盯着子晴,满足地沉溺在她的盛气凌人之中。

    嘴巴不想吭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当一双会勾人魂魄的大眼柔情似水地睇视着人不放,那可就教人浑身不对劲。

    “喂!你这个人……干么一直盯着我看?”原本还胆大妄为的眼睛,在尹淮爱抚的眼神下,顿时急于逃命般地四处闪躲。要命啊!她该不会思春期到了吧?怎么最近老是被帅哥电到?

    一点也不肯松懈地用着那双温柔的眼睛攫住子晴,尹淮带着哀怨的口吻,轻声地抗议着:“老婆,还不到一个月,你就把我给忘了?”过去的女人,即使没有用到他一点点的大脑,他也可以手到擒来,可是,她却教他伤起了脑筋,苦思着如何诱妻,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什么鬼迷了心窍,竟然那么毫无道理地执着于她。

    她承认,除了学校那些女同学的名字令她招架不住之外,就数男人的Face最教她感到无力,不过,这一点点的小残缺是应该的,否则,像她这个完美的女人,是会让所有的女人感到自卑。可是,除此之外,她桑子晴的记忆力是该死得好,她不可能连结婚这种大事都不记得啊!

    “先生,你想老婆想疯了我没意见,不过,麻烦你别坏了我的名声,我还想嫁人呢!”瞧他长得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俊俏,没想到竟然是个神经病!唉!真是可惜。

    委屈地瞅着子晴,尹淮伤心欲绝地控诉道:“小晴,我同意我是想你想疯了,可是,你怎么可以把我忘记,我是你丈夫耶!”虽然表面上的难过是做出来的,但是纠在心里的失落感却是真实的,这段日子,他哪天不是惦记着她,而她竟然把他忘得一干二净?!想不到,一向教女人连作梦都会想到的夏尹淮,今天却教一个女娃儿连睁大眼睛都看不出他是谁!

    小晴?这家伙……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锐利的眼神狐疑地绕着尹淮打转,子晴试着想从他的脸上窥出一点蛛丝马迹。

    没有解开子晴的疑问,尹淮只是说道:“你是我老婆,我当然会知道你的名字。”她有一种不属于她这种年纪会有的气质——敏锐与精明,而她,却是愈来愈令他着迷。

    这是什么回答?有说还不是等于没说。挑衅的眼光直勾勾地瞅住尹淮,子晴咄咄逼人地追问着:“那我为什么不知道你的名字?”

    “老婆,你没问我,你怎么会知道?”一副理所当然,尹淮不以为意地说道。

    扬起了嘴角,子晴坏坏地讽刺道:“这可就奇怪了!我连你的名字都不想知道,竟然还可以当你‘老婆’?”

    “一点也不奇怪。”笑容可掬地看着子晴,尹淮轻松自然地说道:“是你亲口逼我答应娶你,否则你会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脱了我的裤子。”

    可恶!她想起来了。

    注视着子晴那千变万化的表情,尹淮满意地微微一笑,扬眉吐气地说道:“老婆,你想起来了吧?”

    “不对。”摇摇头,子晴像是又想到什么似的。

    “哪里不对?”

    挑了挑眉,子晴得意地指道:“我是问你愿不愿娶我,可是我又没有说要嫁给你。”脱他裤子又怎样?想占桑子晴的便宜,还早呢!

    无所谓地耸耸肩,尹淮深情地凝视着子晴,静静地宣称道:“你是没说,不过,我已经打定主意非娶到你不可了。”

    再度接上那对令人浑然忘我的黑眸子,子晴的心,不自觉地窜起了一股无法言喻的骚动。该死!她怎么老是被这个男人的眼睛给电到?

    强行压下紊乱不安的思绪,子晴逃避地将眼光转移而去,故作镇静地回道:“你少臭美了!谁要嫁给你?”

    轻轻地摇摇头,尹淮以一种纵容又坚决的口气说道:“你会的,因为你是我夏尹淮的老婆。”

    他的话,刹那之间像是一双缠绵缱绻的大手抚过她的身体,烧起了所有悸动的涟漪,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子晴努力地想甩掉他的誓言。天啊!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一个眼神、一句话,就可以教她打乱所有的方寸?

    用力地做了一个深呼吸,撇下那烦人的慌乱,子晴粗声粗气地说道:“拜托!‘老婆’不要随便乱叫好不好?你这样子,人家会以为我真的结了婚了,那会害我没人追耶!”

    听而不闻,尹淮径自赖皮地说道:“老婆,我不管,是你自己要我娶你的,你得为我负责到底。”

    “什么?我要为你负责?”不会吧!她连他的裤子都还没脱下来,就得为他负责?

    “是你逼我娶你的,你当然要为我负责到底。”仿佛无法理解子晴为何如此大惊小怪,尹淮理直气壮地说道。

    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子晴目瞪口呆地张着那双已是一片茫然的眼睛,全然不知所措地看着尹淮。

    视若无睹地拉起子晴的手,尹淮轻快地说道:“老婆,该吃午餐了。”

    毫无反抗地任着尹淮牵着她的小手,子晴完全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天啊!刚刚她为什么不听雯翊的劝,乖乖地把最后一堂课给上完?

    他已经多久没有这种轻松、快乐的感觉?八个月、九个月,还是更久?尹淮不记得了。

    在别人的眼里,即使身旁少了女人,他夏尹淮看起来依旧是一副潇洒多情的公子哥儿。没错!他虽然喜欢女人,但是他也热爱逍遥快活的个人享受。只不过,原是惬意的个人生活,因为流言的甚嚣尘上,变得有些寂寞,而他更为了营造表面上的处之泰然,却教心里更显无奈。

    子晴的出现,让他忘了搁在心底深处的无奈,让他再一次对生活燃起了活力。他喜欢她言谈之间的自以为是,他爱透她不可一世的霸气,想着她,不自觉地就会笑颜逐开,拥抱着千千万万的柔情。

    “我知道你不喜欢死窝在办公室里工作,可是,你最近喝咖啡的频率也太高了吧!”坐进尹淮对面的座位,李伯晏帮自己倒了杯刚煮好的咖啡,向后缩进沙发里,慵懒地啜着咖啡。‘联合国飨宴’的每个人都知道,就在这二楼靠着窗边,最角落的座位,是老板的私人小天地,隔着半个人高的弧型木箱,上头植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盆栽,坐在里头,仿佛与世隔绝,静谧、舒适。心情不好就躲进这儿喝咖啡,心花怒放也是躲进这儿喝咖啡,如果办公室不见他的人影,各分店也没有他巡视的踪迹,那就表示,他人正在这里头自在。然而,不管他心情好或不好,原则上,他一天只会花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待在这里,其余的时间,他还是会乖乖地坐在办公室里工作,可是最近,这家伙待在这里的时间已经成倍数增加,搞得员丁一天到晚担心老板会不会想不开,频频跟李伯晏这个股东打探消息。

    “刚从高雄回来?”看着一脸筋疲力尽的李伯晏,尹淮关心地问道。

    “嗯!累死我了。”伸手抓了抓背部的颈项,李伯晏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大哈欠。

    “既然这么累,你不回家睡觉跑来这里干么?”

    无辜地看了尹淮一眼,李伯晏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担心我不在的这几天,有人跑来跟你逼婚,所以就先过来一趟。”表面上,尹淮是一个既多情又体贴的男孩子,他对别人,尤其是女孩子,总是那么细腻、温柔,然而,也就是因为他太努力地在扮演这样的角色,反而忘了自己的感情,忽略自己真正的感觉。

    当然,也正因为这样子,对任何事情他都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看得身为他的好朋友的李伯晏,忍不住就想为他操心这个、烦恼那个。

    翻了翻白眼,尹淮不禁呻吟道:“老兄,你怎么愈来愈像女人?”伯晏的个性是钻牛角尖了点,不过,霸着一个话题不放,这倒是头一回。

    “没办法!谁教我一天到晚跟女人工作。”李伯晏说得好无奈,可是它偏偏又是个事实!

    最讨厌女人啰唆,结果伯晏自己比女人还麻烦!“你啊!多关心一下你自己比较重要,至于我,我会自己照顾我自己。”

    从小到大,李伯晏就是一个由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姊姊细心呵护成长的小么弟。而他们夏家四个同父异母的兄妹——奕淮、靖淮、尹淮、俐妍,有父亲,却像没父亲似的,至于母亲只是个名词。除了自己,没有人会在意你今天数学考了几分,你有没交到坏朋友,明天学校有个家长会。

    学会照顾自己,是生为夏家人早该明白的道理。

    “哎呀!我有那么多人在注意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好!明天你如果被你老妈抓去相亲,你可不要跟我求救哦!”似笑非笑地瞅着李伯晏,尹淮一脸认真地说道。

    一说到相亲,这会儿发出痛苦呻吟的,马上变成了李伯晏,“糟糕!我都忘了这件事。”

    看着李伯晏开始扭曲的表情,尹淮忍不住又逗道:“现在不是记起来了吗?”

    摇摇头,李伯晏突然严肃地自言自语:“不行!我还是赶快去逃难。”说着,便急急忙忙地放下杯,

    “你要去哪里?”

    “去公司,看看明天有没有什么事情。”挥了挥手,李伯晏便往外走去,忽然,又折了回来,“尹淮,他们有没有来逼婚?”

    天啊!这家伙真的是不死心!“你放心,我现在还没有跟任何人步上结婚礼堂。”现在是没有,不过,再过几个月可就不一定喽!

    终于松了一口气,李伯晏安心地说道:“我回公司了!”

    尹淮知道子晴每天的课程,也知道她哪一门课在哪一栋大楼上课,他更清楚她哪一堂课特别喜欢跷课。他淮确无误地在每一个出口等,顺顺利利地拦截她,他简直就像无孔不入的细菌,神通广大得教她连躲都没得躲。

    有问题,这一定有问题!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子晴心想着。

    “子晴,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不去上课,又不在家里,社团没你的人影,下了课也看不到你的人。你知不知道、所有的人都在通缉你?”看着默默地啃着汉堡的子晴,杨雯翊好奇地追问道。

    “就让他们通缉啊!”谁说她没去上课?她乖得很,每一堂课都去上,只不过晚一点到,早一点退而已。可恶!这还不是为了躲开那个臭男人。

    无奈地摇摇头,杨雯翊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再这样子下去,你的‘货币政策’就等着被当。”真搞不懂她,头脑那么好,为什么老是不用在学业上面。

    “安啦!有你罩,我怕什么?”反正她这个人又不喜欢拿第一名,分数嘛……六十分就好了。

    唉!这小妮子真的被她给宠坏了!如果自己不是什么都帮子晴整理得好好的,也许今天子晴会多用点心去上课。”

    “从下学期开始,我再也不愿你选同一门课。”

    这句话,子晴已经听N遍了,可是,雯翊没有一次做得到!不过,这就是雯翊,心地善良得要命,跟她简直是个两极化的人。

    带着一抹恶作剧的笑容,子晴认真地盯着杨雯翊说道:“小嫂子,如果你不跟我选同一门课,你小心以后嫁到我家,我会欺负你哦!”

    红着脸,杨雯翊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谁要嫁到你家?”

    “当然是你啊!”贴近杨雯翊那红润的脸庞,子晴巧笑倩兮地说道:“小——嫂子——!”

    “你……不理你了。”羞赧地轻轻一瞪,杨雯翊不好意思地将脸转向一旁。

    “不行!你要是敢不理我的话,我就把我小哥送给别人。”脑海一闪,子晴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雯翊,你不是说过,只要我肯去工作,你就答应跟我小哥约会。”夏尹淮,一旦我有了工作,我看你还有什么本领缠着我?哈!想要我为你负责,你慢慢等吧!子晴在心里暗想着。

    “你决定去工作?”小心翼翼地看着子晴,杨雯翊的心跳不由得跟着加速跳动。她心里真的很矛盾,害怕跟桑昱翔见面,却又想一圆心底深处的渴望,即使只是短短的一眼,她也很满足。

    第一次看到照片里柔似春风的笑靥,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地任它牵绊,接着,当她断断续续由子晴的话里听到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她更是无法自拔地将它们紧挂在心上。他的一切一切,早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忘也忘不掉,丢也丢不去,只能仔仔细细地收在心底想着、念着。

    一脸暧昧地看着杨雯翊,子晴使坏地道:“这不是正合你意吗?既可以让你看到你的白马王子,又可以让你藉此除掉所有的情敌,那多完美啊!”

    这小妮子没乘机欺负她,就是不甘心!默不作声,杨雯翊干脆来个相应不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么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杨雯翊愈是不吭声,子晴就愈想逗她。

    莫可奈何地摇着头,杨雯翊只好说道:“是啊!是啊!你桑子晴小姐爱怎么说,就怎么对。”

    非常满意地点着头,子晴一副“孺子可教也”地说道:“这就对了嘛!”小人就是这个样子,什么都要占点小便宜才会甘心。

    拿出子晴后来退还给她的名片,杨雯翊递给子晴,说道:‘联合国飨宴’有好几家分店,我叔叔他朋友在‘法国风情店’,也就是总店当大厨,你直接去找他,他会帮你安排。”

    看着那张精致典雅的名片,子晴还是忍不住地皱了皱眉头。天啊!想不到她桑子晴也有那么凄惨的一天,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跑去当Waiter?

    “好啦!过几天我会去找他。”

    “桑小姐,你在这里坐一下,我们老板等一下就会进来。”伸手接过子晴刚刚写好的履历表,餐厅的领班小姐转身退出了会议室。

    左顾右盼,左摸摸、右拉拉,眼睛溜了一圈简单却气派的会议室,子晴不觉自言自语:“想不到西餐厅竟然会有这么大型的会议室。”

    “我计划建立一个餐饮王国,这里是我整个公司的策划中心,你想没有一个像样的会议室行吗?”悠悠哉哉地将背部往门板上一靠,尹淮一脸笑意地瞅着子晴说道。

    前几天同意大厨让他的朋友来餐厅工作,自己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然而,刚刚看到了履历表,整个心不觉沸腾了起来,又一次的巧合!自己不得不相信,她桑子晴注定跟自己纠缠一世。

    不会吧!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她视如瘟疫,躲得来不及躲的男人,竟然又让她好死不死给碰上了?

    “老婆,高不高兴看到我啊?”只要看到她那张像是受到极大刺激的苦瓜脸,谁都知道她一点也不高兴,而且还悔不当初,可是,只要想到她每天跟他玩躲猫猫,害得他老是逮不到她的人,他就是忍不住想逗她。

    僵着脸,子晴硬是挤出一丝丝的笑容,“你又不是我的偶像,我有什么好高兴的?”

    仿佛没听见她说的话,尹淮继续说道:“老婆,你什么时候嫁给我?”优闲地走到子晴身旁,尹淮若有意似无心地揉着她的耳垂。

    一面试着扯掉那只不安分的手,子晴一面努力地冷静自己,毫不客气地回道:“就是下辈子我也不会嫁给你:“讨厌的家伙,一看到她就动手动脚,搅得她一颗心乱成一团。

    用另一只手把子晴的手给打掉,尹淮继续爱抚似地摸着她的耳垂,然后抗议道:“老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斜睨了尹淮一眼,子晴气不过地叫道:“我就是不负责任,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我一定要你为我负责到底。”坚定的眼神,痴痴地缠着子晴,尹淮捺着性子说道。

    慌乱地闪开他那双像是要把她吞噬的眼神,子晴急急忙忙地站起身来,“我……我要回去了。”为什么一碰到他的眼睛,她就变得手足无措?哼!他一定有学过什么勾魂大术,要不然,她怎么可能觉得自己整个魂都被他给吸走了。

    “老婆,明天开始上班。”慢条斯理地看着子晴匆匆忙忙地往门边走,尹淮得意洋洋地说道。

    倏然地停下脚步,该死!她差一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心不甘情不愿地回过身去,迎向那张笑得有些可恶的俊脸,子晴冷漠地对着尹淮轻轻一笑,傲慢地说道:“本小姐不想做了。”知道他是老板,她还有可能委屈自己窝在这里受他骚扰吗?

    微微一笑,尹淮一句话也不反驳,只是说道:“一个月五万。”如果他未来大舅子给他的情报正确无误,他就不相信,这么高的薪水还诱惑不动她。

    五……两万变五万!我的妈呀!单听这个数字,就教人忍不住心跳加速。可是……

    “怎么啦?怕自己没这个身价,不敢要是不是?”带着那么一点挑衅,尹淮火上加油地继续刺激道。

    她一下子笑得好像中了两百万,一下子又噘起嘴来,再一下子又皱起眉头,天啊!她脸上的变化还真的教他应接不暇!不过,他真的很喜欢她那多彩多姿的神采。

    “笑话!我桑子晴没这个身价。谁会有这个身价?”双手叉腰,子晴一脸不屑地嚷道。

    “是吗?那你敢试试看,证明你真的值这个身价吗?”

    瞪他一眼,子晴狂妄地说道:“试就试,有什么大不了的?”

    竖起了大拇指,尹淮赞赏道:“好!有魄力,那我就等着看你的表现。”

    “可以,不过……”脑子一动,子晴说道:“我要你给我三天的时间,让我漫无目的地在餐厅四处观摩。”她就不相信一个Waiter的工作可以难得倒她。

    “没问题!我甚至可以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让你慢慢熟悉这个环境。”

    “不必了!三天就够了。”三天的时间,就足以让她熟记这间餐厅的每一道料理,知道什么好不好吃,口感如何,更是清楚每一道菜的制作过程,她会让他好好地见识她桑子晴到底有多聪明。

    三天也好,一个礼拜也罢,其实不管她要多久,尹淮都无所谓,他只要——她一辈子都是他的!

    他不该答应小晴这个约会,可是……他还是来了。唉!他这个人就是做不来一点点的坏事,偏偏他自己又忍无可忍地提出个馊主意,现在心里开始感到不安,当然也只能顺着小晴的意思,好平息心里的愧疚感。

    捺着性子,桑昱翔举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奇怪!七点了,怎么还见不到小晴跟她同学?心里正想着,此时忽然听到耳边传来轻柔的呼唤声。

    “桑大哥!”紧张又兴奋的声音,杨雯翊飘逸的身影静悄悄地来到了桌边。

    抬头望向杨雯翊,桑昱翔迟疑地问道:“请问你是……”

    终于看到心里那张既是熟悉却又模糊的脸庞,杨雯翊顿时慌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又来了!一看到他的脸,就像个哑巴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是小晴的同学吗?”即使心里非常不耐烦,基于礼貌,桑昱翔还是得忍着。

    冷静!冷静!轻轻吞了一下口水,杨雯翊渐渐将自己的慌乱平息下来。

    绅士地站起身来,桑昱翔拉开对座的椅子,客气地说道:“请坐。”

    “谢谢。”看着桑昱翔那张温和,却一点感觉也没有的表情,杨雯翊心里忍不住伤感了起来。他一定觉得她跟学校那些女同学一个样子,看到他就像个花痴似的。唉!算了!反正她本来就不抱任何的奢望,能看到他她就觉得很满足了,她怎么能期望他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以前的每一次约会,子晴都会跟她同学一起出现,然后帮他们介绍,才放他们自个儿聊天,这会儿子晴一没有现身,桑昱翔根本不知道从何开口才好。

    不过,桑昱翔还没想到如何开口,杨雯翊已经出声说:“桑大哥,对不起,明明知道你不想来,却还逼你出来,真的很抱歉,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你只要再忍一下下,就可以马上离开。”若不是子晴严重警告她会躲在一旁监督,她说什么也不会勉强他强忍着继续坐在这里。

    听到杨雯翊的主动开口,桑昱翔已经感到意外,再听见她温柔而诚挚的歉意,他更是有说不出的惊讶。仔细看着她,他这才发现,她根本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披着长而温驯的秀发,她垂着脸,像是个羞涩的小新娘。

    “该说对不起的不是你,你不用道歉。”没有让他窒息的压迫感,也没有让他无奈的厌恶感,她完完全全不同于以前小晴的那些女同学,让他不由自主地松下紧绷的心情。

    “不,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关系,你也不用坐在这个地方,‘我是应该跟你说声对不起。”

    “你不必觉得抱歉,要不是小晴,你跟我都不会坐在这里。”说到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桑昱翔话里不免有着忿忿不平的意味。

    虽然子晴的行为杨雯翊不赞同,但是她的事,子晴纯然是一片好意,所以身为好朋友的她,当然不能不为子晴说几句话。

    自然而然地抬起头来,杨雯翊看着桑昱翔,热切地说道:“桑大哥,我知道子晴强迫你来赴约是很不对的,可是,她其实没有恶意,她只是想帮……”心里默默地补上“我”,她继续说着:“子晴比较贪玩,做事难免不懂得适可而止,你就别放在心上,请你相信我,以后她不会再逼你出来约会。”

    一种说不出的好感顿时填满了他的心房,望着那张柔和、细腻的天使面孔,桑昱翔忽然轻声问道:“你很了解小晴?”。

    沉静地微微一笑,杨雯翊说道:“子晴是我最要好的同学,如果连我都不了解她,还有谁会了解她?”

    “小晴在学校很皮,对不对?”自己的妹妹,他不用问也知道子晴在学校会是什么德行,可是,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想多听听她说话的声音,恬静、祥和,她让他很自然地就想去亲近她。

    “嗯!不过,她就是这一点惹得人家气痒痒的,却又忍不住地喜欢她。”说着说着,杨雯翊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她跟子晴在学校发生的每一件事。

    一边听,一边欣赏着她那轻柔如风的飘然,桑昱翔的心,不禁开始起了阵阵的涟漪。不管它发生得有多不可思议,但是他知道,他心动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