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子晴毕竟是桑子晴,才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就让所有的人对她赞不绝口,夸她聪明、伶俐。不过,也才一个礼拜的时间,就让她开始学会偷懒,没办法,大才小用怪无聊的;而且为了尹淮的要求——没课就得窝在这里,蜡烛两头烧的情况下,她自然累得像条狗。无聊生瞌睡,瞌睡生哈欠,趁着老板今天到各分店去巡视,这会儿正可以来个午后小憩,问题是,到哪儿睡最不会让人家发现?

    由于她工作时间不定,来来去去,她的失踪根本不会有人特别去注意,只不过,如果她挑个大伙儿都会看到的地方,那可就怨不得人家怎么会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

    看这情形……也只有尹淮的办公室可以睡觉。也好,反正依他到分店巡视的状况,不到晚上他是不会进来的。

    神不知鬼不觉地往三楼摸去,子晴快活地倒进那张舒适的皮制沙发椅。还好她个子不高,睡在这条长沙发上,可以说是绰绰有余。望着天花板,子晴不自觉地就想到了尹淮。

    本来她还以为他会骚扰她,结果一个礼拜来,他根本忙得没有时间理她,害得她反而开始想念他老婆、老婆叫个不停的黏人相。唉!她这到底什么心态嘛!人家缠着她的时候,她恨不得把人家踢到太平洋去喂鱼,可是人家一没空管她,她又恨不得他窝在她身旁毛手毛脚。天啊!她真的是有毛病耶!想着想着,她眼皮渐渐沉重地阖了起来……

    一走进办公室,尹淮直直地就往吧台走去,倒了一点葡萄酒,他扯开那条绑了足足有六个小时的领带,转身便往沙发椅走去。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特别累,在“美西风情店”才待了四个小时,他就坐不住了,匆匆忙忙地把事情处理完毕,他就折回办公室。

    他做事向来随意,既然办不下公,那就好好坐下来喘一口气。伸手抓了抓脖子,尹淮试着想松弛紧绷的肌肤,踩着沉重的步伐,他慢慢地移向沙发,紧跟着,就瞥见像只猫咪地缩在沙发的子晴。

    笑意爬上了疲惫的面孔,尹淮轻声地来到子晴的身边,悄悄然地在沙发旁的地板上坐了下来。

    满足地趴在沙发旁,指尖温柔地画过子晴沉睡中的脸蛋,尹淮轻触着那头及肩的发丝,嗅着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跟着眼睛也累得闭上养神……

    终于睡饱了,然而眼睛一睁开,子晴却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柔情刹那间涌现,注视着那张绝美的俊逸脸孔,子晴不由得也学着那只搁在她发上的大手,轻轻拨动着尹淮垂在额上的头发。

    抓住那只玩得正不亦乐乎的柔荑,尹淮迅然地睁开双眸笑道:“睡饱了?”

    僵硬地对着尹淮笑了笑,子晴急促的想摆脱尹淮的手,好坐起身来,然而一不小心,反被尹淮给拉下了沙发椅,倒在他的怀里。

    “你就不能一刻不动吗?”紧紧地搂着子晴,尹淮抱怨似地撒娇道。

    “我又不是木乃伊。”虽然两只手拼命地想扯开尹淮缠绕着她身子的手,心里头却又像是吃了糖般甜甜蜜蜜的。

    “是啊!像你这么好动,当然不是木乃伊,不过,你要是再这么动来动去,我可要非礼你喽!”温热的身子抱在怀里是一种煎熬,可是,尹淮又舍不得放开这种教人爱恋的挑逗。

    “你敢?”嘴上说得是凶悍得很,身体却故意扭动着。他愈是这么说,她就愈爱逗他,她要看看他夏尹淮的定力有多好。

    他真不知道她是无知还是故意的,不过,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这对他都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诱惑。

    忽然将子晴的头往沙发上一压,尹淮双眼闪着一股强烈的欲火,带着惩罚的意味,说道:“你这个不听话的女人。”狠狠地吻上她那张正准备大放厥词的嘴巴,他燃着无法平息的激情,像是要将她吞灭似地吸吮着她的热情。

    她应该讨厌他才对,可是,当她毫无理智地回应着他的时候,她不得不跟自己坦承,那根本是她骗自己的藉口,她就是怕自己会喜欢上他,所以才不停地要自己讨厌他。

    像一世纪的热吻,在快演变成不可收拾的情况下,他将子晴用力地锁在怀里,尹淮爱怜地轻斥道:“你这个小坏蛋!”

    吸了一口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子晴忽然使出全身力量把尹淮给推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离他的身边,说道:“老板,我要上班了,恕不奉陪!”送上一个热劲十足的飞吻,子晴得意地冲了出去。他既然敢骂她小坏蛋,那就让他见识、见识她桑子晴多没有同情心。

    瞪着那飞奔而去的人儿,尹淮不由得痛苦地呻吟道:“这个可恶的小女人!”明知道他的欲望是被她挑起的,在还没完全平息之下,又火上加油地送个飞吻给他。天啊!这个女人根本是个磨人精!

    日子还是老样子,工作、课业两头一样忙,可是经过了那个吻,她每天的生活似乎变得有趣多了,无聊的时候把它拿来想一想,打哈欠的时候也拿来想一想,当然,日子就显得好过点。

    可惜的是,时间再怎么好过,一碰到即将来临的期末考,她就忍不住把眉头皱得高高的。

    “雯翊,以后可不可以麻烦你,不要把重点整理得那么多?”看着手上杨雯翊Copy给她的资料,子晴不由得一个头两个大。

    两眼茫茫地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杨雯翊整个心思都放在那天和桑昱翔的晚餐里,根本听不见子晴说的话。

    等不到杨雯翊平常该有的回应,子晴好奇地从资料堆里钻了出来。

    “雯翊!”小小声地叫,没有反应。“杨雯翊!”再加高音量叫一遍,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奇怪!她什么时候也开始跟着反常?偏着头,子晴动着脑筋,开始研究了起来。

    明知道自己不该存有一点点的幻想,可是不由自主地脑海里就会浮现他温柔、耐心地聆听她说话的神情。每个认识她的人都会说她太安静也太冷静,但是,看着他,她是那么自然而然地就打开话匣子,没有遥不可及的距离,没有令人烦躁的不安,回荡在他们之间的感觉是那么难以理解的亲密;喜欢他、想念他,是那么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可以!杨雯翊,你不可以再愈陷愈深,桑昱翔跟你是不可能在一起的!闭上眼睛,她努力地想挣脱那纠葛在心里的情感。

    “看来,我小哥的魅力还挺大的嘛!”笑眯眯的眼睛,调侃地瞅着杨雯翊,。子晴终于找到了结论。

    心一怦!杨雯翊慌忙地想遮掩心里的迷乱。“你……在说什么?”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看向桌上那一大堆的笔记,杨雯翊试着想转移话题,“你重点看得怎么样了?有没有问题?”

    “有啊!当然有问题,不过嘛……本小姐更有兴趣知道你的问题。”事情没弄到她满意,就想教她罢手,那怎么可能?亏雯翊还是她桑子晴的好朋友,连这一点基本常识也没有!

    “都要考试了,我怎么可能还有问题。”故意曲解子晴的意思,杨雯翊毫无意识地翻开笔记本,企图逃开子晴不死心的焦点。

    “这可难说哦!我小哥一出现,高材生也会变成小白痴,唉!这就叫作——爱情真伟大!”子晴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

    看着子晴那戏剧化的演出,杨雯翊也只能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说道:“你啊!小皮蛋!”

    无所谓地耸耸肩,子晴转而认真地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叹了口气,杨雯翊沉重地说道:“姻缘天注定,感情是勉强不得的。”不是她豁达,她是无奈,单相思总比梦碎得好,她也只好安于这种还可以作点遐想的空间里。

    “感情是勉强不得的,不过,你如果连争取都不去争取,你又怎么知道他对你的心意如何?老天是否注定了你们之间的姻缘?”如果是她,爱就是爱,管他老天怎么排,不到黄河是心不死,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嘛!

    “也许吧!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你不好意思,还是你怕一切落空?”

    默默无言地看着子晴,杨雯翊一点也不敢承认自己的脆弱。

    “你啊!就是那么含蓄,真是麻烦!”一阵唏吁,子晴跟着义薄云天地说道:“既然都帮了,我干脆好人做到底。”

    “子晴,这……”

    “你别想那么多好不好?你只要管喜不喜欢、爱不爱,其他事情都包在我身上,可不可以?”

    “子晴,我……”她不是也存着一丝的盼望,那她为什么不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雯翊,你放心,我不会莽撞,我会先探探我小哥的口风,然后再随机应变,顺水推舟,这总可以吧!”

    是啊!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机会。“嗯!一切都听你的。”

    “小晴,工作还好吗?”看着多日不曾见到的女儿,桑启盛关心地问道。其实。他根本不赞成小晴这么辛苦,但是,他一向给孩子自主权,她既然想学习独立自主,他也实在没道理劝阻。

    一面擦着地板,子晴一面回道:“爸,你的女儿是人中之凰,你想她会有什么不好?”

    是啊!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女儿有多好,问题是他舍不得她那么累。除了学校、工作,中午还得跑回来先把晚餐弄好,然后放在冰箱里,让他们回来热着吃,她又不是铁打的,这样子怎么吃得消。

    “小晴,如果太累了就别做了,爸爸又不是养不活你。”

    坐在一旁改作业的桑昱翔也开口附和道:“是啊!小晴,家里现在过得挺富裕的,你其实不用那么辛苦。”

    “哎呀!不会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工作,她哪会累?不过,还好她没跟他们提是什么工作,要不然他们一定会疯掉。

    “不会就好,反正你也长大了,你想怎么做,老爸是管不了你。”叹了口气,桑启盛说得有些感伤。

    一听到父亲话里的无奈,子晴马上丢下手边的工作,撒娇地钻到桑启盛的身旁,围住了他的脖子,别有用心地说道:“爸,我不是三岁小孩,我懂得照顾我自己的。倒是哥哥他们,年纪都一大把了,还不知道帮你讨房媳妇来孝顺你,你是该为他们操点心。”

    蹙着眉,桑昱翔心里的警铃忽然大响。什么时候不说,偏在老大、老二都不在的时间挑起这个话,这小妮子该不会是冲着他来吧?

    “就是啊!最大的三十三岁,最小的也有三十岁,结果,到现在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没有,实在是说不过去。”

    心里窃笑,于晴状似一脸无辜地又说道:“爸,像哥他们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当然相不中老婆。如果他们一辈子打光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怎么行呢?不结婚那怎么传宗接代?”

    “爸,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在传宗接代?其实,没结婚也有没结婚的好处啊!想想看,单身贵族的日子多逍遥啊!”瞄向桑昱翔,子晴刻意问道:“小哥,你说我的话对不对啊?”

    “我……”这会儿矛头怎么转向他呢?

    “不像话!要是你妈在世,哪容得你们搞这种飞机?”桑启盛不高兴地说。

    “爸,哥他们也不是故意的,没对象好选,他们去哪里找女朋友?”

    “这……小晴,改明儿打个电话给你伯母,请她帮你哥他们留意对象,好给他们安排个相亲。”

    “喔!”

    相亲?不行!桑昱翔脱口说道:“爸,我不要相亲……”

    “相亲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不相亲?”虽然桑启盛从不勉强孩子,可是,相亲有什么不好的,他就是不懂他们这些年轻人心里在想什么?

    “爸,相亲是没什么不好的,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桑昱翔只要想到她,心里就—片暖洋洋的,只是……

    “哥,你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是谁啊?我认识吗?”桑启盛都还来不及反应,子晴已经心急地追问道。如果是雯翊,这一切不就皆大欢喜。

    “她……”那天只顾着听她说话,却忘了问她的名字,而好几次,他想问子晴,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我才刚认识她,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不知道名字?完了!那一定不是雯翊。子晴失望地想。

    “阿翔,你也真是糊涂,喜欢人家还不知道人家是谁,那你怎么追呢?”

    “爸,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我知道哪里可以找得到她。”其实桑昱翔现在真的是一筹莫展,他不想放弃她,也不想错失她,可是,他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在感情上,他一直是交白卷,也许是因为被太多热情如火的女孩子给吓到了,他对女孩子总是小心冀翼地保持距离。第一次碰到一个能让他撤掉藩篱的女孩子,他最大的希望莫过于好好地保护这份感情,然而,他愈是在意就愈不知所措。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找个机会先从子晴的口中探出她的名字。

    “阿翔,男孩子胆子要大一点,不要畏畏缩缩的,否则是追不到女朋友的,知不知道?”阿翔什么都好,人品好、性情好、气度好,可惜,就是个性温吞了点;慢条斯理也许没什么不好,只是往往会错失良机。

    “爸,我知道啦!”

    垂头丧气地转回头去,子晴漫无目的地又擦起了地板。要是让雯翊知道小哥有心上人,她不痛哭流涕才怪!不行!不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怎么知道没成功?自己得帮雯翊想个法子……

    本来是计划藉着工作上的关系,每天可以顺理成章地骚乱她的心,结果,子晴来了之后,尹淮却因为李伯晏发现的一个好地点,而忙得焦头烂额。若非子晴还是个学生,还没有足够的历练,他早把她安置在自己的身边,教她拟订餐厅所有的企划案。

    小晴是个人才,而基于惜才的道理,他不该让她留在现在的位置,他应该拓展她的工作领域,只是,这小妮子太好强了,一做起事来,她投入的程度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即使偶尔会偷个懒那也是因为没得忙,他担心加重她的工作会让她身体吃不消,所以,也只能暂时先让她维持原状。

    想到她就想到她的唇热情、甜美,让他恨不得纠缠个生生世世。天啊!不能再想下去了,这会儿她学校有课,不在餐厅,他如果再想下去,没她来解除相思之苦,他不被欲念烧死才怪!

    叩!叩!叩!

    “进来。”

    门慢慢被推了开来,有一颗头从门外探了进来。

    “俐妍,怎么是你?!”看到将近四个月没见面的小妹,尹淮惊讶地叫道。

    径自看着办公室的四周,俐妍松了口气说道:“还好没人。”跟着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

    “小鬼,你做了什么坏事,怎么那么怕被人家撞见?”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俐妍不高兴地嚷道:“拜托,我才差你两岁而已,你不要叫我小鬼好不好?”

    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尹淮倒了杯柳橙汁给俐妍,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说吧!什么事?”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四兄妹平时各据一方,所以没事的话,俐妍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喝了下口果汁,俐妍咬着唇,不知该如何说起才好。

    “你可别告诉我,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哦!”看着俐研那副别别扭扭的模样,尹淮不禁调侃道。

    心一横,俐妍开口说道:“三哥,你可不可以顶下我的泡沫红茶店?”

    “什么?你的泡沫红茶店还在啊?”不会吧!那家店不是早该结束了吗?

    “干么?不相信是不是?”俐妍知道她这个人没什么商业头脑,可是,他也不用那么瞧不起人啊!

    摇着头,尹淮笑而不语。确实很难相信,因为那家店早就亏损累累,该退休了,它不可能还撑到现在。

    算了!谁教这是她的弱点;就算抗议也不能改变她屡战屡败的事实。嘟着嘴,俐妍还是直接切入主题问道:“你到底要不要顶下来?”

    “我又不卖泡沫红茶,你叫我顶下来做什么用?”在商言商,那个地点对他来说根本是个废物,他即使从她手上顶了下来,也很难好好地应用。

    “你不卖泡沫红茶,可是你卖吃的啊!只要你肯的话,你当然可以顶下来。”要不是舍不得随随便便让给别人,俐妍才不需要找他帮忙。

    “俐妍,你那家店只适合开泡沫红茶。”唉!是该有人告诉她,不要老是那么任性,“俐妍,店经营得不好,你应该要找出问题的症结点,而不是已经弄到面目全非再丢给别人,然后要别人想办法把它救起来。”

    她也知道啊!可是,说得比唱得容易,其实她也很努力地想挽救她的店,可是找了那么久,她就是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她有什么办法?

    “我不管啦!你就算不愿意顶下来,你也要想办法帮我解决。”

    虽然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不甚热络,但她毕竟是他唯一的妹妹,他不帮她行吗?

    带着纵容的口气,尹淮终于说道:“好啦!我再帮你想想看,看要怎么解决。”

    看着一声不响,翩然而至的子晴,尹淮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会主动找他。

    两个人在同一间餐厅进出,她对他是能避则避,他想她,却是忙得没时间好好地亲近她,现在,她却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再不请我坐下来,我可要下班走人喽!”瞥了一眼尹淮那动也不动地盯着她不放的姿态,子晴半开玩笑地威胁道。

    飞也似地冲到门边,尹淮急急忙忙把子晴身后的门给推上,像是要防止她跑掉似的,然后用力将她往怀里一抱。

    闻着她身上那股清淡的幽香,尹淮心满意足地呢喃道:“天啊!你好香哦!”

    一看到她就动手动脚,真是个好色之徒,可是,她却一点也没有推开他的念头,她喜欢他的怀抱,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沾了一个晚上的油烟味,我有什么好香的?”顽皮地玩着尹淮衬衫上的纽扣,子晴懒洋洋地念道。

    “油烟味?”将鼻子移向她的衣领,尹淮不正经地在她的肌肤上摩擦着,像是要嗅出那股她所谓的油烟味,“没有啊!我没闻到油烟味啊!我只有闻到我老婆身上的……”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子晴使劲地往地上一推。

    “让你抱你还得寸进尺,想吃我豆腐。”瞪了尹淮一眼,子晴大步地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其实,如果不是她烦得要命,她就陪他玩,吓死他好了。

    这小妮子真懂得在适当的时间泼他冷水,摇头叹了口气,尹淮认命地站起身来,看来,想把他老婆弄上地毯的另一端,恐怕还有得拚呢!

    拍拍屁股,尹淮跟着在子晴的身旁坐了下来。

    轻轻捏了一下子晴的鼻子,尹淮温柔地问道:“怎么啦?谁欺负我老婆,惹得她不开心啊?”瞧她一脸的愁云惨雾,想必是心情不好。

    “没有啊!谁敢欺负我?”说也奇怪,心情一烦,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尹淮,而且什么也没想,就往他办公室走来。只是……把雯翊的事情跟他说,他又不懂,说了也是白说。

    用手细腻地画过子晴那皱着的眉,尹淮幽默地道:“还说没有?眉头皱得那么高,说话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你要是真的没事,我免费送你一个热吻,外加客房服务,你说好不好?”

    虽然子晴不愿意承认,可是,她真的好喜欢这种被疼爱的感觉。突然不安分地又玩起尹淮衬衫上的扣子——解开、扣上、解开、扣上,子晴似有若无地挑拨着他的抑制力,然后故作正经地说道:“淮,我是真的没事,只不过……你真的敢给我一个热吻,外加客房服务吗?”也不晓得为什么,她特别喜欢挑逗他。

    天啊!他是要逼她一吐为快,她却跟他玩起挑情游戏!

    “你说呢?我敢,还是不敢?”眼里开始闪动着异样的光彩,尹淮声音沙哑地反问道。

    缓缓地将手收了回来,子晴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见风转舵——这是小人的座右铭,她不玩了。

    自己点燃的火,当然要自己扑灭,他该教教她,不要随便玩火,否则是会引火自焚的。

    仿佛感到那股不对的气息,子晴反应神速地从沙发上溜了下来,正好躲过尹淮扑过来的身子。

    没一秒钟的时间,子晴已经冲到了门边,抱歉地说道:“老板,不好意思,我下班时间到了,我们改天再玩。”

    唉!磨人精就是磨人精,他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虽然没有满足自己的欲望,可是她能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想到他,这对他来说,已经足以弥补他心里的不满。也许,再过不了多久,她会愿意把她的喜怒哀乐跟他一起分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