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晴,怎么突然跑来学校找我?”跟着子晴来到操场边的树荫下,桑昱翔好奇地问道。

    “刚考完试,所以来找你聊聊。”聊聊?少来了!谁不知道她桑子晴一向谢绝出现在三位哥哥的工作地点,为的是防止那些对她老哥们图谋不轨的女孩子缠着她逢迎、巴结。

    唉!若非她自己跟雯翊打包票,不能就此放手不管,要不然,她才不会自讨苦吃地送上门。

    糊涂地微微一笑,桑昱翔不解地问道:“聊什么?”这小妮子一有事情,不是用命令的就是用威胁的,她会想到聊天?不过,趁着今天这个难得的机会,也许可以问出“她”的名字。

    “聊……”当然是聊雯翊啊!可是……怎么个聊法比较好呢?既不能引起小哥的排斥,又要教小哥为她的痴情感到心折,这该怎么说才恰当呢?看了一眼正耐心地等自己开口的桑昱翔,子晴干脆什么也不想,直接反应地说道:“小哥,如果有一个女孩子喜欢你,喜欢了两年,你会不会很感动?”

    这个问题是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小晴的脑袋瓜里装什么东西,通常是不能用常理去论断的。

    “能让一个女孩子喜欢两年,我当然会很感动。”

    才听到“感动”两个字,子晴马上迫不及待地接着问道:“那如果她向你表示爱意,你会接受吗?”

    “小晴,感情的事情不是说感动就可以接受。你要知道,如果我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就算我再感动,那也只是感动而已,我不可能去接受她的感情。”

    “可是……你又没有给她机会,你怎么知道你对她有没有感觉?”如果给雯翊机会,她相信,她小哥一定会喜欢雯翊。

    “也许吧!不过,当我心里有意中人的时候,我是绝不会给其他的女孩子机会。”桑昱翔天生不是个喜欢脚踏多条船的男孩子,能跟自己心仪的女孩子从相知进而相守,那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这怎么行呢?这不等于宣判雯翊死刑了吗?不行,这对雯翊一点也不公平!“小哥,人家从看到你照片的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你,喜欢到现在,你连个机会也不给她,你这样太不公平了吧!”她要的又不多,也不过是一个机会而已,他干么那么小气?

    不说照片还没事,一提到照片,桑昱翔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冷漠。

    “就因为照片面喜欢一个男孩子,她的感情也太过肤浅了吧!”对感情的栓释每个人都不一样,照理他不该如此恶劣地批评人家,可是,只要想到她们是因为他这张脸、几张照片,他就无法心平气和。小晴学校里的那些女同学,不就是因为他这张脸而一窝蜂地想跟他约会,对感情那么不慎重、那么浮面,他实在很怀疑,那样的感情有任何价值可言。

    一听到桑昱翔严厉的评论,子晴也不高兴冲口嚷了起来,“小哥,你怎么可以说雯翊肤浅呢?你又不了解她,你凭什么指责她?雯翊乖巧、端庄、含蓄、有内涵,我问你她哪一点让你觉得肤浅?”

    轻轻地摇着头,桑昱翔感到可笑地说道:“小晴,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问我这个问题不是很好笑吗?”

    瞪着桑昱翔,子晴反讥道:“笑话!你没看过她?三个礼拜前你才跟她见过面,你还说没看过她?”

    三个礼拜前……是“她”?!天啊!真是个讽刺!他以为她是特别的,他相信她跟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想不到他的以为、他的相信,全是一场可笑的虚构,其实,她跟其他的女孩子都一样,全是因为他这张脸!

    他早该知道的,她能跟他约会,不就是因为她付了小晴一千两百块钱吗?既然如此,她跟其他的女孩子有什么不一样?她的羞涩、她的温柔、她的恬静、她带给他所有一切的感觉,根本都是她的手段而已,而他,却为她深深地心动。

    “小哥,你怎么啦?”看着桑昱翔那突然充满着绝望的表情,子晴有些迟疑地问道。

    “你说她叫什么名字?”面无表情,桑昱翔平静地问道。

    “你不是知道吗?她叫杨雯翊啊!”该死!好像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杨雯翊……我发誓,我的心再也不会为你起任何的涟漪。桑昱翔在心中发誓着。

    “学生要下课了,我得走了。”头也不回,桑昱翔直直地朝着教室走去。

    奇怪!到底哪里不对?看着桑昱翔的背影,子晴烦恼地思忖着。

    心爱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振奋的事情,然而人是乖乖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可是却是一个气也不吭,安静得教他都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子晴,这让他怎么得意得起来、笑得出口。

    尹淮可以忍着软玉在抱的折磨,就这样陪她一夜到天明,可是,她的沉默实在教他心疼,他舍不得她垂头丧气的可怜兮兮样。轻柔地抚着她的秀发,尹淮出声道:“如果你让我知道你在烦什么,我帮你加薪。”

    心情再不好,听他这么一说,也忍不住想将懊恼的情绪暂丢一旁。跟他在一起,她总有一种被宠爱的感动,一个亲昵的动作、一句用心良苦的话语,他小心冀冀地呵护着她,仿佛她是禁不起轻轻一碰的宝贝。眉一扬,子晴煞有其事地说道:“你难道不怕会计小姐看到我的薪水,气得跟你贴白布条吗?”

    “她不会。”尹淮一声令下,禁止餐厅所有的男士打她的主意,他们大伙儿早猜到他们两人关系匪浅,不过,最重要的是,餐厅的会计不管薪水,而财务部门的主管却是个尽职的好主管。

    “为什么不会?”

    “因为你是我老婆啊!你说,她敢为了老板娘的薪水跟我贴白布条吗?”

    “老婆可是你一个人在乱叫的,他们谁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啊!”其实,他的老婆听起来也是挺甜蜜的。

    一说到这事,尹淮又开始死缠烂打地问道:“老婆,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在过去,撒娇是女人对他做的事情、是女人乞求他怜爱的手段,然而如今,偶尔赖皮一下、撒撒娇,却成了他对她的亲密爱语。曾经多情不羁的花花公子,现在也不过是个深情执着的夏尹淮。

    “这个嘛……”认真地想了想,子晴看了一眼尹淮那张百看不厌的面孔,然后笑道:“下辈子我一定嫁给你。”

    “下辈子?”太残忍了吧!他努力了这么久,她怎么还停留在下辈子?好吧!也许是有那么一点点小进步,至少她愿意嫁给他了,不是吗?可是,他等不及啊!“老婆,打个商量好不好?”

    “不好。”

    “老婆,别这样子嘛!我要的又不多,我只不过要你把‘下辈子’改成‘这辈子’而已。”

    “好啊!这哪有问题!”眯起了眼睛,子晴坏坏地瞅着尹淮刹那间写满希望的笑容,清清楚楚地说道:“等我高兴的时候,我保证把‘下辈子’改成‘这辈子’。”

    天啊!是谁说女人脆弱的时候,你最好攻破她的心房?唉!他到底还要奋斗到何年何月何日?

    算了!结婚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有进步总比原地踏步得好,相信下次绝对比这次更好。

    忽然将环在子晴腰上的手用力一缩,尹淮有感而发地说道:“老婆,不管再怎么聪明,你也只是一个人,也有解不开的难题。有心事不要放在心里,说出来体会舒坦一点,也许,我还可以帮你拿个主意也说不定啊!”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寂,安静了十分钟之后,子晴才缓缓地说出了杨雯翊和桑昱翔的事情。

    “我实在搞不懂,小哥的反应干么那么激烈?”说她聪明,这件事她偏偏想破头也想不到问题出在哪里。小哥干么又问了一遍雯翊的名字,他不是应该知道吗?一放暑假,雯翊就跑去打工,而她更是整天耗在餐厅里,两个人没时间碰面,她根本没办法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了想,尹淮猜测道:“也许,你小哥本来对杨雯翊也有好感的,可是经你这么一说,他对杨雯翊的印象反而打了折扣。”

    嘲起了嘴巴,子晴不高兴地说道:“照你的意思,不就我自己弄巧成拙喽?”

    “小晴,你想想看,如果你小哥对杨雯翊一点感觉也没有,他既然觉得她肤浅,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还特别问明她的名字。”

    “是吗?可是小哥明明对爸说他有喜欢的人。”哎呀!小哥不是说过,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吗?难道……双眉下垂,子晴沮丧地说道:“完了,都是我害的。”

    温柔地执起子晴的下颔,尹淮体贴地安慰道:“小晴,别把事情想得那么糟,有情总比无情好,既然有情,缘分的事情只要肯用点心、用点技巧,千里也能再相逢。”

    伸手轻触着尹淮那俊挺的五官,子晴柔情似水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

    用唇爱抚着子晴那只柔软的小手,尹淮深情地看着她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你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

    “我知道,不过,我只要你看到我的魅力。”双手攀上了尹淮的颈项,探进了他的发丝,用嘴代替了手,带着灼热、大胆的诱惑,子晴激情地献上她的吻,呢喃着妩媚的春风。

    早知道温柔也可以有这样的奖赏,他一定天天努力地在她的面前展现自己。嘴里的舌,唇下的吻,臂弯里的火热,是他朝思暮想的美丽与记忆。将子晴热情的身子紧紧地蜷在自己的怀里,双手爱恋的感觉着她的每一寸肌肤,炽热的印记像野火般,烧起两人的呻吟低语……

    交缠的身躯,在欲罢不能的缠绵里渐渐地分了开来。在于晴的额上留下了吻,尹淮牵起子晴的手。

    “走吧!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温驯地点点头,子晴心满意足地任着尹淮牵着手,走出了餐厅,踏进了黑夜。关于雯翊的事情,她得找机会让他们两个见个面,至于能不能就此化解他们之间的问题,那也只能看着办了。

    七月的骄阳实在烈得伤人,隔着玻璃窗,透着冰凉的冷风,所有的燠热仿佛远去,然而,即使他现在全身舒畅,解不开的情丝却纠着他喘不过气。桑昱翔,你不可以再想、你不可以再想……

    一走进斗室大的咖啡屋,杨雯翊一眼就看见坐在角落边的桑昱翔,来到他的面前,她欣喜若狂地问道:“桑大哥,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喝咖啡。”子晴约她的时候,她还为了调班的问题差一点就来不成了,还好临时有个晚班的女孩子来到店里请今晚的假,这才让她顺利找到人换班,否则她就错失掉了这场意外。

    惊喜一时攫住了他整个思绪,望着足足一个月末见着的娇颜,桑昱翔难以抑制地贪婪着她脸上柔美的神采,然而才一瞬间,他马上记起了刚刚的告诫,脸色一黯,他掩住了心里的激动,淡漠地说道:“真巧。”

    似乎不懂桑昱翔突然的冷淡,杨雯翊敏感地收起笑容,谨慎、礼貌地问道:“桑大哥跟朋友有约?”努力地克制心里挣扎不已的情感,桑昱翔武装起自己,不爱搭理地说道:“我跟谁有约,跟你没关系吧!”

    喜悦的心情,霎时化成灰烬,期待的心,瞬间碎成片片断断,看着始终温柔地刻在心里的桑昱翔,此时竟是柔情不再,杨雯翊心痛地说不出话来。

    望着她脸上的痛楚,桑昱翔整颗心都碎了,他恨不得能伸手化掉他自己一手导演的杰作,可是,他不行,他不能将自己的爱恋建在一场虚伪的梦幻里,那只会让他受更多的伤害。

    带着强装的冷然,桑昱翔用着毫无起伏的声调说道:“如果没事的话,我不希望你站在这里。”

    勉为其难地回以一笑,杨雯翊忍不住心里的伤痛,冷静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就走人。”脚步沉重地在另一边的角落坐了下来,她终于忍不住地流下泪来。

    杨雯翊,你这个大笨蛋,你哭什么哭,你不是早知道不该存着奢望吗?尽早做个了断,切掉你所有的希望,这样不是很好吗?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安安心心地准备出国留学,再也不用犹豫不决……绝望的眼泪,就像不肯止息的雨珠,细细地飘下了她的脸庞。

    “小姐,你还好吗?”一直站在旁边等着点餐的Waitress,在久候不到杨雯翊哭泣停歇之余,担心地开口问道。

    慌张地擦去眼泪,杨雯翊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哽咽的声音,再也说不出话来,她可怜兮兮地看着眼前的女服务生。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面纸,咖啡店的Waitress和蔼可亲地将面纸递给杨雯翊,关心地说道:“别难过,这个给你。”

    “谢谢!不用了。”面有难色,杨雯翊踟蹰地说道:“对不起!如果我不喝了,可以吗?”明知道他就坐在这里,而她又要假装没发生过任何事她是做不到的。反正等的是子晴,子晴会了解她的难处,不会怪她临阵脱逃。

    “没关系!”

    “那……我方便留张纸条给你,请你帮我转给我的朋友吗?她是个女孩子。”

    “没问题,你写,如果你朋友问道,我会帮你把纸条拿给她。”

    仓皇地拿出纸、笔,杨雯翊快速地写下有事先走的交代,然后将它拿给了咖啡店的waitress,“谢谢你,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

    看也不敢看桑昱翔一眼,杨雯翊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咖啡店,快步地消失在午后的艳阳里。

    从杨雯翊离开他的桌旁,到她连一杯咖啡都还没喝就走人,桑昱翔根本无法将视线从她的身上挪去。看着她跟Waitress交头接耳,他开始忐忑不安了起来,等到Waitress拿了纸条,转身走回了柜台,跟着杨雯翊头也不回地就冲出了咖啡店,桑昱翔的心情更加感到烦躁。

    她是怎么了?刚刚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不是还好端端的,怎么坐不到几分钟,又急着走人?她给Waitress的那张纸条,应该是留言吧!那么……她等的人到底又是谁?

    不安的心情不断地啃蚀他的自持,终于,在禁不住心里的担忧,桑昱翔伸手把之前的waitress给唤了过来。

    “小姐,对不起,我可不可以冒昧地问你一件事,刚刚那位小姐怎么了?”

    “这……”Waitress面有难色,似乎不晓得该不该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我是她朋友,我只是关心她而已。”为了表明自己别无用心的立场,桑昱翔赶紧又解释道。

    顿了一下,咖啡店的Waitress终于说道:“那位小姐哭得好伤心,然后她留张纸条,请我转交给她的朋友。”

    心一痛,桑昱翔难过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接着想起还站在一旁的Waitress,他只好强行压住心里的疼痛,跟着又说道:“那……对不起,我可不可以知道她留纸条给谁?”

    “这……”看了一眼桑昱翔那全然没有恶意的面孔,Waitress终于伸手拿放在口袋里的纸张,翻开看道:“是一位叫子晴的小姐。”

    愣了一下,‘桑昱翔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场巧遇是子晴安排的。小晴同时约了他们两个,所以他们才会同时出现在这家咖啡店。

    “谢谢你!”拿起了桌上的帐单,桑昱翔将它递给Waitress,“麻烦你帮我结帐。”他得回家好好地想一想,到底她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她是为了他才哭吗?难道是他自己太过主观误解了她?可是……唉!先回家再说吧!小晴的目的只是要他们见面,根本不会出现。也好,他还是得回家等小晴,看小晴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雯翊!”终于等到杨雯翊走离咖啡店有一大段距离后,子晴开口叫道。其实从他们进到咖啡店,她就一直躲在店外偷窥,接着杨雯翊冲出了咖啡店,她也遮遮掩掩地一路追了过来。天啊!这女人平时走路有够慢的,今天似乎变成了长跑健将,简直可队跟她这个叱咤跑场上的赛跑高手一拚高下。

    一听到子晴的声音,杨雯翊连忙地停下脚步来。

    “子晴,你……”虽然她胡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往哪里走,可是,她完全不懂子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正要进咖啡店,就看到你急急忙忙地跑出来,所以,我就跟着你后面追过来了。”说起谎来不疾不徐,子晴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地解释道。

    “喔!”

    看她的样子,雯翊一定不知道她小哥是她约的。

    “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推着杨雯翊,子晴跟着就找到了一家冰淇淋店。

    吃着手中的冰凉沁心的冰淇淋,子晴忧心地问道:“你脸色不太好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苦涩地淡然一笑,杨雯翊沉重地说道:“我遇到你小哥。”

    “我小哥?”装出一脸的惊讶,子晴说道:“那很好啊!这不正好可以让你跟我小哥多多接触。”

    “算了吧!我再也不会痴人说梦话,我跟你小哥是永远也不可能的。”虽然泪已经干了,但是他的话语、他冰冷的神情,却不断地刺伤她的心。她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时候的他们,是如此地贴近,是如此地美丽,而今,那仿佛成了一场白日梦,像是不曾存在的幻影,耻笑着她的自作多情。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他只是忘了她这个人,而不是用冷漠来排斥她,那样至少她所受的痛会好过一点。

    “雯翊,我小哥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其实他什么也没说……

    “不准骗我!”眼一瞪,子晴霸气地命令道。

    即使无奈,杨雯翊还是详详细细地把经过说了一遍。

    “那个可恶的家伙,亏他还是个高级知识份子,专门培育民族幼苗的老师,结果呢?根本不分青红皂白,连个机会都不给就定了人家死罪。什么东西嘛!”书呆子就是书呆子,脑筋那么死,难怪到现在还找不到对象。”

    糊涂地看着气呼呼的子晴,杨雯翊一点也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子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篓子是她扯出来的,她总该有个交代,而且,如果真像尹淮说的那么一回事,雯翊更没道理受到这么不公平的待遇。看着杨雯翊那一脸的疑问,子晴只好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怪不得你小哥会对我这么不谅解。”再多的无奈,也换不了既定的事实,也许,他们两个真的无缘。

    “我不懂,这有什么不好谅解的,就为了照片?这根本是吹毛求疵嘛!”

    轻轻地摇摇头,杨雯翊情深意浓地说道:“子晴,你小哥是个很细腻的男孩子,但也是个很敏感的男孩子。外表带给他许多的优势,但同时也成了他心里最大的困扰。他不随便付出感情,那是因为他看到女孩子,没有一个不贪恋他那张美丽的脸孔,甚而他更进一步的发现,没有一个人愿意用心去认识他的思想、他的感觉。

    “外貌对他来说已经成了负担,成了他心里的障碍。所以,当你跟他说,我是因为照片喜欢他,他很自然会把我作了归类,以至于,即使他曾经对我有过不同的看法,此时也变得不足轻重。”

    眨了眨眼睛,子晴惊奇地说道:“天啊!你竟然比我还了解我小哥。”

    淡然一笑,杨雯翊径自又接着道:“你记不记得,你曾经跟我说了很多你小哥的故事,像是女孩子倒追他,他会耐心地告诉人家不要喜欢他,然后还劝人家要好好地用功读书。还有,你小哥很喜欢写日记,你每次都偷看它的内容,然后背给我听,有时候,你还会偷他随手写下的诗句给我看。从这些点点滴滴,我知道他的想法,也能体会他的感情,你说,我还会不了解他吗?”

    除了佩服,子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想不到,雯翊竟然那么用心地在认识她小哥。唉!人的感情真是不可思议。

    “我不否认,是他照片里的笑靥吸引了我,不过,照片再怎么引人心动,都只是一时的感官。如果我不是那么深刻地了解他,那瞬间的感觉,早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在记忆里了。”

    “雯翊,我去跟我小哥说清楚。”

    “不!子晴,我想我自己的感情,要或不要是该由我自己作主。我不该闭着眼睛就等着你为我努力,一心只希望能坐享其成。子晴,真的谢谢你,如果没有你为我奋斗,也许我永远都会停在原地,然后只能编织着美丽的梦,什么也不能做。”

    “那你会去找我小哥吧!”

    “再说吧!总得让我先做好心理建设,否则,要我主动去告诉你小哥我心里的话,那恐怕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叩!叩!

    “谁啊?”子晴今天好不容易把所有心烦的事做个了结,可以上床早早睡觉,这会儿正要盖被子,却有人敲门,唉!真是麻烦!

    “小晴,是我,你睡了没?”隔着门,桑昱翔对着房内喊道。

    糟糕了!只顾雯翊,倒把她小哥给忘得一干二净,这家伙该不会在咖啡店等了一整个下午,等不到她的人,所以现在跑来兴师问罪吧!

    “进来!”

    门一开,桑昱翔走了进来。没让子晴开口,他直接说道:“小晴,我的事我不希望你再插手,至于下午的事最好不要再有下一次。”

    看样子,他已经知道她下午的目的,也好,趁这个机会替雯翊出口气。

    “你放心,你的事本小姐现在也没兴趣管了。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一件事,你别太自作聪明,错把绵羊当野狼,那可就是你的损失。”有时候她真搞不懂自己,她不是一向不管人家的死活吗?可是这回,她简直像个烂好人,管到几乎可以当选好人好事代表。

    “我不懂你在讲什么。”其实,桑昱翔很想冲口就请子晴帮他问一下杨雯翊的情况,可是,他只有狠心的份,没有心软的余地,事情总有一天会淡忘的,他又何必在乎这一时的心痛。

    不懂?那还不简单,就说到他懂啊!

    “你以为你长得很帅,每个女人看到你都会爱上你,是不是?”冷冷一笑,看着桑昱翔的沉默不语,子晴跟着又道:“我告诉你,论外表,大哥、二哥都不输你。如果我是那些女孩子的话,就是要我选我还宁愿挑二哥,至少他有个性多了,而且,人家精打细算懂得不吃亏!哪像你,眼睛遮了一面纱,黑的当成白的,白的看作是花的,可笑!”她只要想到雯翊跟她说的话,她就忍不住想说他几句。

    天啊!如果他是古代的皇帝,她保证他是个昏君,拥有满腹的经纶,却不见得明是非。

    “杨雯翊是你的好朋友,你今天要说她是白她就是白,我无从辩起,不过,我想用什么眼睛看那是我的权利,不是你能置喙的。”虽然表面风平浪静,然而子晴的话却在桑昱翔心里波涛汹涌,仔细回想,在他的眼前确实有着一面纱,他用它来看待每个接近他的女人,所以他从来没让自己有机会更深一层地认识人家,以至于女人在他的心里,永远没有属于自己的色彩。也许……他完完全全错认了她。

    气愤地冲到了门边,子晴作出个请的手势,然后说道:“是!你高兴怎么做是你的事情,那么,本小姐也有权利不跟你说那么多废话。我想睡个安稳的觉,所以你最好不要待太久,否则我会气得作恶梦。”

    不发一语,桑昱翔郁闷地走了出去。

    砰!门一关,子晴心情顿时轻松了起来,但愿刚刚那些话,能够让他看清楚一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