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眯着眼,子晴硬是压下满腔的怒火,沉着地再次确认道:“你要我去经营一家泡沫红茶店?”

    只要她眯眼就表示她非常的不满意,这是一种危险的讯号,可是,事情迫在眉睫,他是无法避而不提。

    俐妍她一天到晚打电话摧他,要他赶在泡沫红茶店还没变得一文不值之前,把它接收过去。那家店,他是兼顾不了,但是,若是让小晴接下来,这不仅是她历练的好机会,如果可以因此让它起死回生,再将它转让出去,它自然也有谈判的价码。

    顾前思后,子晴是唯一的人选,尹淮有信心,她能打下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只是,他没想到,她的反应竟是如此的不悦。

    “小晴,在所有的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一家店想经营得有声有色,靠的不只是领导者的能力,还有他的智慧。你不仅是个人才,你还是个天生的领导者,我不能只是让你待在‘法国风情店’当Waitress,那不只是太委屈你,而且是浪费人才。”尹淮不知道子晴为什么那么不高兴,不过,他相信她应该了解他的安排,全是为她着想。

    嘴角一扬,子晴冷冷地笑道:“是啊!你说我是人才,待在这里是委屈我,所以你要我去经营一家泡沫红茶店。你,什么都是你,你夏尹淮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我呢?我桑子晴算什么东西?”

    默然地走到落地窗,子晴双手环抱着自己,高傲地又说道:“夏尹淮,我既不是个傀儡也不是你的小女仆,你是你,我是我,请你分清楚。”相处也有一段日子了,她以为他懂她的聪明,他了解她的骄傲,结果,今天她却发现,他也不过是一个想主宰她的大男人而已。”

    “小晴,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征询我的意见吗?”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尹淮的话,侧过身子,子晴继续冷嘲热讽地接道:“那好啊!那我就明白地告诉你,我对泡沫红茶店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大老板的好意,小女子我敬谢不敏,你另请高明吧!”

    尹淮看过子晴各式各样的面孔,有霸气凌人的君临天下,有教人甘拜下风的游戏高手,也有让人心生爱怜的柔弱女子,更有煽情妩媚的诱惑女郎,但是,他从来没看过这个样子的她——看似高不可攀,却难掩躲在骄傲下的自卑。如果他知道这会伤了她的自尊心,他一定绝口不提,可是覆水难收,话都说出来了,要收也收不回。

    来到子晴的身后,尹淮深情缱绻地从背后抱住了她,跟着轻声细语地柔声说道:“小晴,对不起,我没有恶意,我只是舍不得你每天做那些繁琐而劳累的工作。在餐厅,你和我从早忙到晚,连个眉目传倩都没有时间,好不容易等到餐厅打烊,我们终于可以守在一起谈天说地,时间却已经晚了,你累得赶着回家休息,能够理我的时间,最多也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

    “小晴,我是个贪心的男人,我要你用更多的时间注意我的存在。泡沫红茶店的工作,怎么说都比餐厅来得轻松,它既可以让你好好发挥,又可以让你多花点心思在我的身上,我当然会想到由你接下它。”

    其实任何人擅自替她作主,她就算不喜欢也不会那么生气,然而尹淮的自作主张,却让她深深地受了伤害,这究竟为了什么?难道……她爱上了他?她知道自己不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因为她太优秀,所以根本学不来温柔,可是,她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爱怎么看待她,那是别人的事情,桑子晴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自己。

    可是在他的面前,他的温柔、他的呵护,让她害怕看见自己的棱角、自己目中无人的强势。尹淮的擅自作主确实教她畏缩,她担心他想改变她、想剥弱她的独立自主,她不要他眼中的她是一个他喜欢,却虚幻不实的桑子晴,她要他爱上完全真实的桑子晴。

    一直等不到子晴的任何回应,尹淮心急地又说道:“小晴,你别生气嘛!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家店我另外找买主,反正我小妹只要我帮她处理掉,并不一定要我把它接下来。”

    “你真的希望由我来经营吗?”

    将下巴顶在于晴的头上,尹淮诚挚地说道:“其实我自己也很矛盾,虽然你还剩一年就毕业了,可是,现在你毕竟还是个学生,叫你去管理一家店,那等于剥夺你学生生活应有的自由和娱乐,然而,我的眼光告诉我,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好,如果我让你现在开始学习独立作业,再过一年,我就可以把你带在身边当我的左右手。夫妻同进同出,我们会是一对最教人羡慕的夫妻拍挡。”

    “谁要嫁给你。”子晴嘴上虽不肯松口,脸上却开始浮现了笑容。

    将子晴的身子转了过来,尹淮一脸可怜兮兮地瞅着她道:“老婆,你要是不肯嫁给我,我这辈子不就要独守空闺。”他爱她!虽然他一直知道他们注定相守,但是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那么确定他们要纠缠一辈子,因为他爱她。

    挑了挑眉,子晴恶作剧地说道:“独守空闺?喂!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子晴这么一说,尹淮马上心惊肉跳地说道:“老婆,那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哦!”

    “开玩笑?”

    “嗯!”认真地点点头,尹淮拼命地想强调真的只是个玩笑。

    “可是……这个主意我很喜欢耶!”

    “不会吧!”脸开始变形,尹淮愈来愈感到不安。她该不会为了泡沫红茶店的事,决定用这个来惩罚他吧!

    噗哧一声,子晴终于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哦!原来你在整我。”

    抑制着笑声不断,子晴勉强地说道:“我没有整你,我本来就打算下辈子才要嫁给你,你也知道的嘛!”人是会变的,也许哪天她突然心血来潮,吵着要对他负责那也说不定啊!

    “我怎么不记得你说过下辈子的事?”

    想跟她赖皮,门儿都没有!“你要是敢不记得,我连下辈子都不嫁给你。”说着,子晴一溜烟地便冲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喊道:“老板,下班了,我在楼下等你,麻烦你送我回家。”接着她一转身,只听见笑声,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唉!人家的手下败将,认命点吧!叹了口气,尹淮赶紧拿起公事包跟着追了出去。

    奇怪!都过了这么久,怎么夏尹淮都没来找她?难道……他误解她的意思,以为她跟其他的女人一样相信那些谣言。不可能!她已经跟他表明等风浪稍微平息后,她愿意永远伴在他左右。会跟他玩这一手,为的是吊一下他的胃口,好让他回头找她的时候,乖乖地拜倒在她的裙下,一旦时机成熟,她要他娶她,他一定会娶她,可是,都好几个月了,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有。难不成……她下的功夫还不够?

    “莉安,原来你在这里。”轻轻地拍了一下徐莉安的肩膀,刘婉玲兴高采烈地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过分热络地慰问道:“你最近是怎么了?拍照老是提不起劲来,你知不知道摄影师都在抗议了。莉安,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勉为其难地挂起了笑容,徐莉安虚应道:“玲玲,我们哪能像你这个千金之躯一样,可以这里不适、那儿不好。”这个女人一天到晚就等着看夏尹淮是不是真来找她,这会儿跑来她的面前说这些,八成是来笑话她的。

    “说得也对!你身体一向健康得很,即使生个病也不过一、两天就好了,哪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天天无精打采。唉!若不是你身旁没个护花使者,人家还会当你失恋了呢!”

    她就说嘛!她刘婉玲能安什么好心?不过是个没胆子的可怜虫!妄想要夏尹淮,却没胆量一拚流言,这种酸葡萄的心里,就恨不得人家吃不到葡萄。

    “玲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Case接得特别多,精神不济是在所难免的,等过一阵子优闲一点,去度个假精神自然会来。”

    没错,最近徐莉安的Case接得是出奇得多,知名度确实在往上窜,虽然徐莉安离她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凭徐莉安目前的姿势,再过不了多久一定会赶上她的。

    说到这个,我都忘了恭喜你,你最近很受青睐,我相信你将来前途一定也不可限量。”刘婉玲是不甘心,可是她又改变不了事实,不过,她倒有一个大消息,教徐莉安在她的面前得意不起来。

    “这还不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的拉拔,我哪会窜起得那么快。”她会有今天的成就还不是她比别人勤劳,比别人努力而得来的,她可不像列婉玲,一副傲世群英的高姿态,把别人都得罪光了,还以为自己有多抢手,有多遥不可及。刘婉玲要是再这么瞧不起人,老摆个臭架子不知道稍加收敛,就算再怎么漂亮,怎么引人注意,到时候也不过是明日黄花。

    “应该的嘛!谁教我们是好朋友,我不拉拔你,我还能拉谁?”伸出修长的手指,刘婉玲看着它们,然后一副不经意地说道:“莉安,听说夏尹淮有了新欢,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虽然只是大伙儿在传,没人真的见过,但是她相信无风是不起浪,事情假不了的。”

    夏尹淮有新欢?难道真被她料中了,她下的功夫不够,所以随随便便有女人投怀送抱,他马上就转移目标。

    “有这样的事情吗?我怎么没听说?”不行,眼看就要到手的鸭子,徐莉安怎么也不能让他飞了。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刚刚听人家说的。不过,我记得你不是说过你会是夏尹淮第五任情妇吗?怎么,我都还没看到你跟夏尹淮在一起,就听到他有了新欢?”

    幸灾乐祸,这个女人根本是来看她的笑话。“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我实在没时间跟尹淮联络,当然,尹淮要找我也很难找到我。不过,玲玲,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去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徐莉安告诉自己要忍,否则,这女人只会笑得更得意。

    最好传言是真的!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好好地嘲笑她,出一口心里的闷气。

    “莉安,你也别担心,也许是误传的也说不定啊!”

    勉强地对着刘婉玲微微一笑,徐莉安站起身来说道:“Amy有Case要跟我讨论,我得去找她,改天有空再聊。”

    “拜拜!”对着徐莉安的背后狠狠一瞪,刘婉玲这才甘愿地走出了经纪公司。

    挣扎了许久,杨雯翊几乎想放弃了,可是,不管她多么胆怯,她不愿意他误会她。她不敢奢想他对自己有一丝的感觉,但是却不能让他认定她只是一个肤浅的女孩子。

    唉!这时候——当桑昱翔接受她的邀约,而且就要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再去想这些其实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倒是桑昱翔肯出来见她,着实让她吃了一惊,想想看,他应该是连她的声音都不想听到才对,怎么竟然一口答应她的请求?

    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杨雯翊的心情随着桑昱翔的即将出现,不自觉地开始不安地跳动了起来。

    “找我有事吗?”在仔细地思索过子晴的那一席话之后,再次看到她,桑昱翔的心就无法再保有原来的武装。看着她,他就是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悸动、慌乱她的真实,让他的心不再有任何理智可言。是的!不管他多努力地想逃开,她已经驻进了他的心房。

    稳住自己的情绪,杨雯翊匆促地站起身来。“桑大哥,我……”一心要他明白她的为人,却忘了话该从何说起才好。”

    看着她的手足无措,桑昱翔不自觉地开口缓和道:“有什么事你慢慢说,别心急。”

    听到他声音里的温柔,杨雯翊紧绷的心弦渐渐松弛了下来。今天的他,又回到最初的他,而这个他让她自然而然地打开了嘴巴。话说从前,杨雯翊细腻地说起了点点回忆……

    “桑大哥,跟你说这些,我没有期待过什么,只是要让你知道,你有的不只是外表,还有更多美丽的内在。”

    桑昱翔很难相信,自己竟然那么幸福地被一个女孩子这样喜欢着,此时,他的心有的不只是一直存在的心动,还有更多更多的感动。其实他的内心一点也不美丽,因为他的心是如此的狭隘、如此的多疑。子晴说得没错,他眼睛遮着的那面纱让他把黑的当成白的,白的看成花的,所以不管怎么看,他永远看不到最纯真的美丽。

    他是很可笑!活到这样的年纪,这才发现他用心想摆脱掉面貌会带给他的麻烦,却让他自始至终都困在面貌的阴影下。

    全盘地将自己的心毫无保留地摊在他的面前,这是杨雯翊从来没想过的情景,因为她不是一个勇敢的女人,然而现在,当她做了她一直不敢想的事情,她只能说她一点也不后悔,她终于为自己做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不管结果如何,这就够了,她不会再有任何的遗憾。

    “桑大哥,谢谢你肯拨空听我说这些话,我先走了。”不再回首,杨雯翊沉重地想转身离开。

    “雯翊!”看着那就要消失在眼前的身影,桑昱翔心急地开口叫住,“你难道连一个道歉的机会也不给我吗?”

    雯……他叫她雯翊?!她不是在作梦吧!迟疑地回过身来,杨雯翊激动地望进桑昱翔那柔情似水的双眸。

    “对不起!我应该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更应该听从我自己的心,让你受了气,都怪我的小家子气。雯翊,原谅我的不分青红皂白,原谅我对你的冷漠,请你给我们两个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好不好?”

    “我……”快乐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滑下了脸颊,杨雯翊真的好害怕这只是一场春梦,梦醒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向前缓慢地移去,桑昱翔走到杨雯翊的面前,伸手温柔地拭去她的眼泪。“对不起!”

    再也不犹豫,杨雯翊纵身投进桑昱翔的怀里。

    紧紧搂抱着臂弯里的佳人,桑昱翔感动地说道:“谢谢你没放弃我,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认识幸福的机会……”

    用手轻轻地遮住桑昱翔的嘴巴,杨雯翊深情地说道:“不要跟我说谢谢,因为我比你更渴望拥有属于我们的幸福。”

    用吻掀开幸福的序幕,唇缠绕的是他们对彼此的爱恋,恍若隔世、天旋地转,所有的不安、曾经的伤痛,随着甜蜜的爱语,在嘴里、在呢喃里、在爱人的天地里随风而去。

    “大哥,我明天还要上班,你可不可以放我去睡觉?”一边喃喃地对桑昱翔唠叨,桑昱伟一边还不忘打着磕睡。

    皱着眉,桑昱明十分不满地说道:“你妹妹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竟然还有心情睡觉!”小晴再爱玩也不会超过十二点不回家,然而这会儿都快一点了,却还没看到她的人影,而且一通电话也没有。

    “大哥,你饶了我吧!她老爸都可以安然无忧地睡他的大头觉,我只不过是她二哥而已,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是女人不睡觉在外面游荡都很危险,但是,就一个女人是例外的——桑子晴。天啊!她别弄得人家鸡犬不宁就很了不起了,她能有什么教人替她操心?

    “阿伟……”

    桑昱明还来不及驯话,桑昱翔赶紧插话道:“大哥,你和二哥明天都要上班,就让我来等好了。”

    “不行,我不放心。”一想到子晴这会儿是深陷在他们的馊主意里面,桑昱明就忍不住骂起自己的糊涂。天啊!当初他怎么会答应那么荒谬的事情呢?他也看过夏尹淮的调查报告,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这种人能用多少的真心?想这些都没用,现在,他只希望小晴的聪明足以保护她自己。

    “大哥,你坐在这里干着急也不是办法,还是由我来等门好了,你跟二哥先去睡觉。”

    “就是啊!大哥,三个人等跟一个人等还不是一样,你就让阿翔来等,等到了,再让他告诉你一声不就好了。”桑昱伟极度地想睡觉去。

    说得那么轻松!他就这么一个心肝宝贝,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那还得了!

    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桑昱明突然冲口说道:“阿翔,你让那个人别再追小晴了。”愈想他就愈不放心,如果是个好男人,会随随便便就答应他们的请求吗?他不相信!其实,那个人根本是个摧花手,专门残害女性同胞,这会儿小晴跟那个人在一起,一定是凶多吉少。

    “大哥,你怎么突然说这句话?”桑昱伟似乎清醒了过来,“再一年小晴就毕业了,到时候我们一脱离苦海,再来收拾善后不是很好吗?你现在说收就收,那我们不就功亏一篑?”

    “功亏一篑又怎么样,难道比小晴的安全来得重要吗?”不高兴地瞪了眼桑昱伟,桑昱明不能了解他为什么那么自私。

    完全明白桑昱明的不安,桑昱翔开口说道:“大哥,你是不相信夏尹淮这个人,是不是?”

    “这……”桑昱明当然不相信,看到那些多彩多姿的历史,谁还敢相信?不过,他最担心的倒还不全是夏尹淮这个人,他更怕的是子晴把感情全投了进去。

    “大哥,你放心,夏尹淮的身家背景都是上上之选,他除了花心了一点之外,所有的评价都很好。”虽然跟夏尹淮只是见过简单的两次,但是他看得出来夏尹淮的诚意,他同时也相信,夏尹淮会实践给他的承诺。即使他们并没有把小晴嫁给夏尹淮的打算,但至少夏尹淮是真心的,而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

    是啊!桑昱明都知道,可是就是花心才更教他烦恼!小晴怎么说也是个小女孩,她绝不是一个情场浪子的对手,这样下去,小晴就算没吃到亏也会心碎。

    “阿翔,事情没那么简单。”

    说着,耳尖的桑昱伟突然听到了吱嘎的停车声,跟着大叫道:“大哥,小晴好像回来了。”紧接着,他冲到了阳台上。

    听桑昱伟这么一说,桑昱明和桑昱翔也跟着跑了过去。

    “淮,以后你不用特别绕到泡沫红茶店接我下班。”开始新的工作,总要费点精神了解整家店的营运状况。而且,除了资本不是她提供的之外,她可是老板,她要学习的东西自然可多着,当然,她要改变的事情更是数不清。实际跟理想都是学问,都需要下很深的工夫,短期之内,不可能一下子就上轨道,而淮下了班已经够累了,过来接她,还得先陪她把事情处理完毕,看得她实在不舍。

    “不好!你又没开车,一个人那么晚回家,我不放心。”仿佛知道子晴身体上的透支,尹淮体贴地伸手在她的脖子上轻柔地按摩着,“一下子要管那么多事情,你一定累坏了,需要我派人手过去支援你吗?”

    “不必了!我可受不了你的员工一天到晚送我白眼,怪我害他们不务正业。”其实俐研店里的人手已经够了,她甚至怀疑俐研把一个人的工作分给两个人做,大伙儿懒懒散散的,要请假就请假,有时候整家店就像闹空城计一般,逼得她也只能打佯休息,怪不得生意做不好。

    “好啦!我不勉强你,不过,有什么需要你一定要跟我开口。”将子晴往怀里一揽,尹淮低声道:“跟我不要分得那么清楚,行吗?”

    圈住尹淮的颈项,子晴像个小女人般地说道:“如果我跟你计较那么多,我就不会接下这份工作。”

    尽管满意子晴的答案,尹淮还是跟着又交代道:“还有,答应我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工作可以慢慢来,身体一弄坏想再补救却是挺费心的。像你今天,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二点,足足做了十四个小时,再这样下去我会后悔把这份工作交给你。”本来还希望她能多一点时间陪他,结果她却是个标准的工作狂,一投入就浑然忘我,但愿这只是初期而已,否则他一定会疯掉。

    “今天是例外。”才做一个礼拜就碰到集体请假,她再厉害也会忙得焦头烂额,还好俐研现在还在一旁指导,否则再一个礼拜,俐妍撤离不管之后,她再碰到这种状况,只怕也是要效法她夏俐妍小姐——店一关回家休息睡觉去。当然,她不会真的这么做,她必须尽快做些动作,“淮,我想要找雯翊跟我一起做,你说好不好?”

    “杨雯翊?”

    “嗯!我需要一个可以跟我搭配的得力助手,这样所有的计划才能依照进度在走,否则,再让那些人搞下去,什么也别想做了。”

    “店既然交给你,你就是老板,你想裁员、想用谁,我都没意见。你只要安心地放手去做,我会全力支持你。”

    突然伸手画着尹淮的眉、眼、鼻、唇,子晴深情地说道:“谢谢你!”

    嘟起了嘴巴,尹淮装作不高兴地说道:“我不是说过,不要跟我分得那么清楚吗?”

    “我没有啊!我只是想好好地跟你说声谢谢而已”

    “那好!既然你有心跟我这个出资的大老板谢谢,那你就得说得令我满意才可以。”挑了挑眉,尹淮盯着子晴的红唇暗示道。

    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吻毫不迟疑地送了上去,而且还是火热热地送了上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心满意足地吻着她,温柔地挑逗着,深深地缠绵着,爱的烈火,在夜空下进出一波又一波的火花……

    一瞧见儿童禁止观赏的画面,夏氏三兄弟默契十足地从阳台返回了客厅。

    看着桑昱伟和桑昱翔,桑昱明凝重地说道:“明天开家庭会议。”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如果再任它继续下去,只怕一发不可收拾。无论如何,他要保护小晴。

    “大哥……”

    不等桑昱翔表示意见,桑昱明接着又道:“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彼此对看一眼,桑昱伟和桑昱翔似乎也了解到——事情已经超过他们当初设定的范围,跟着也只能沉默地随着桑昱明各自回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