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橙、黄、绿、蓝、靛、紫,拿着五彩缤纷、各式造型的填充气球,杨雯翊兴奋地对着桑昱翔叫道:“子晴要是看到这些,一定乐翻了!”这一个早上跟着桑昱翔四处闲逛,竟让她发现了一家饰品、玩物专卖店,琳琅满目的玩意儿,看得她是不亦乐乎,不过,最得意的东西还是这些气球。子晴最爱气球,五颜六色、稀奇古怪的气球,子晴看到这些不乐坏了才怪。

    “我看,根本是你乐翻了。”蜻蜓点水地捏了一下杨雯翊的鼻子,桑昱翔笑颜逐开地看着杨雯翊。就因为子晴喜欢,杨雯翊几乎把人家店里的气球全买下来了,看得他都忍不住嫉妒起她对子晴的疼爱。

    笑而不言,杨雯翊牵着桑昱翔继续往前头走。其实她的快乐,是因为身边有个他。

    “雯翊,你最近有没有跟小晴联络?”虽然家庭会议还没召开,不过,大哥作什么决定,他已经知道了。当初打的如意算盘是要小晴谈一场恋爱,可是,她真的疯狂地谈起恋爱,他们却开始紧张了。

    若说夏尹淮对小晴是认真的,这当然是好事一桩,问题是……他的花名实在教人放心不下。自己是信誓旦旦地跟夏尹淮保证过——夏尹淮会发现小晴的美,可是,像小晴那么头痛的人物,谁会觉得她吸引人?小晴毕竟是他们从小到大细心守候的小宝贝,他们实在不能不操心。

    “没有!她好像很忙,我都找不到人。”抬头看向桑昱翔,杨雯翊敏锐地问道:“怎么啦?子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向夏尹淮提出要求,请他终止他许下的承诺这是一回事;让小晴放弃这段感情,可又是另一回事。所以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得在小晴身上费点唇舌,否则单靠阻止一个夏尹淮,小晴不肯松手的话也是没用。

    “雯翊,你听过小晴提过夏尹淮这个人吗?”

    “我没听过。”摇摇头,杨雯翊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提到这个人?他跟子晴有关吗?”

    叹了口气,桑昱翔一脸忧心地说道:“他跟小晴在谈恋爱。”

    谈恋爱又不是坏事,他干么那么烦恼的样子?“你该不会反对子晴交男朋友吧?”

    “当然不是,只不过……这事只能从一开始说起,看着杨雯翊那完全不明白的表情,桑昱翔也只好从PUB那一夜起,把事情说了一遍。

    “你们有什么打算?”子晴好强得很,她要是知道她哥哥要求人家来追她,一定会气得拍桌子,说不定还会把她的三个哥哥列为拒绝往来户。唉!如果自己能早一步行动的话,早在那之前游说子晴去工作,事情也许会完全改观也说不定。

    看到昨晚那一幕,他们除了阻止,还能怎么办呢?小晴的幸福是他们最大的心愿,但是谁能保证她现在的幸福,不是一种假象,一种他们一手促成的假象?天啊!这真的是一团乱!

    “家世、背景、外表,夏尹淮不只拥有做人的条件,他还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大哥绝不会把小晴交给这样的人。”

    “那你怎么说?”

    “我也不知道!依我看来,夏尹淮没道理为了守住诺言,而配合我们的提议,所以,他也许对小晴真的有心。可是,谁又知道夏尹淮在想什么,说不定他天生信守承诺,他会答应我们的请求,只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不过,不管夏尹淮怎么想,大哥这个人却很固执,他现在认定夏尹淮是为了遵守承诺才追小晴,这会儿你要他相信夏尹淮是真心的很难。”

    怪不得他会这么愁眉苦脸,这还真是左右为难!“昱翔,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我是在想,如果你能出面警告小晴有关夏尹淮的事迹,这至少可以让小晴有点心理准备,当然,相对之下,小晴受的伤害也不会那么深。可是小晴又没跟你提过夏尹淮,你根本没法子跟她说什么。”

    想了想,杨雯翊忽然说道:“其实这也不难,我可以想办法套子晴的话,她如果跟我提到什么,我再找个机会让她知道夏尹淮的风流,相信她不会起疑才对。”

    “也好!你就试试看,不过别太勉强了。”

    “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其实让子晴知道夏尹淮的风流史是小事,最教人不安的是,万一两人都认真得一踢糊涂,而他们硬是要弄得两人劳燕分飞,那才真的伤脑筋。

    三十多坪大的店面,尽是原木般的色调,点着鸟语花香,再配个中型的青春看板,上头张贴着明星的签名海报、各式各样的流行资讯,显得有些突冗,却让人驻足。店里头划分了两个地带——吸烟区与非吸烟区,踩上木板,围着高大的盆景,这里让不吸烟的朋友们,真真实实地享有一片清新的环境。

    仔细浏览了一圈,杨雯翊相当喜欢这里的舒适与恬静,只可惜客人的喧嚷声,倒是破坏了它的怡然自得。·

    “雯翊,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端着一杯红茶,子晴从吧台里钻了出来,然后在杨雯翊的身旁坐了下来,“喜欢这里吗?”为了迎接新的开始,她可是费了许多的心思把这里给改头换面。

    点点头表示喜欢,杨雯翊转而问道:“子晴,你怎么想到要换工作?”说起来还真是她的疏忽,为了桑昱翔,她都忘了关心子晴在“联合国飨宴”的情况,工作是她介绍的,她却到了子晴都换了工作,还不知道子晴在那里是不是很辛苦。

    “这事,我等一下再慢慢告诉你。”喝了一口红茶,子晴满怀着好奇地调侃道:“雯翊,谢谢你,你托我小哥送给我的气球,我好喜欢,不过,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既然没告诉我你快当上我的小嫂子了。”

    知道他们两个能拨云见日是一件值得安慰的事情,有情人本该成眷属,而他们如果因为她的弄巧成拙,就此擦身而过,她会遗憾的。

    最近,她似乎多愁了起来,以前除了自己,她谁也没想过,可是现在的她,心里多搁着一个人,甜甜蜜蜜,却多一丝情愁,也许,这就是爱情吧!而她,毕竟是个凡夫俗子,想逃,也逃不开那张密密麻麻的情网。

    赧赧一笑,杨雯翊娇嗔道:“你可别乱说,还久呢!”

    “还久?”一脸的质疑,子晴状似不懂地追问道:“多久?半个月?还是一个月?”

    娇羞地白了子晴一眼,杨雯翊嘟着嘴轻斥道:“讨厌,你真的很爱欺负我耶!”

    “这才好呢!你小姑欺负你,你就去跟你老公告状,然后你老公就会多疼你一点,再然后……你们就乘机送入洞房,先上车后补票。”眼珠子溜了一圈,子晴暧昧地笑道。

    天啊!这小妮子实在大胆得教人受不了!

    一点也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子晴跟着又说道:“小嫂子,你打算帮我侄子取什么名字?”

    哭笑不得,杨雯翊无奈地说道:“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调皮了?”

    “是,小嫂子!不过,我觉得你儿子可以叫桑树,简单、可爱、又好记!”

    “桑子晴!”瞪着子晴,杨雯翊头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再也忍不住地咯咯大笑,子晴抱着肚子说道:“天啊!桑树耶!亏我想得出来。”

    看着子晴开心的笑容,杨雯翊不由得想起了夏尹淮的事情。事不宜迟,她是该找个机会把话说给子晴听,可是,从哪里探起才好?

    杨雯翊正烦恼着,子晴却开口说道:“雯翊,我要你来这里跟我一起做。”

    “我跟你一起工作?”

    “是啊!”说起换工作的理由,子晴随口畅谈起自己的目标与计划。

    “子晴,你跟夏尹淮感情很好?”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联合国飨宴”的老板竟是夏尹淮!难道……子晴注定跟夏尹淮成不了两条平行线,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碰巧,昱翔谁不挑,偏挑上了他,而她什么工作不找,偏问到他餐厅的工作。

    不发一语,对于感情的事情,连她自己都摸不着头绪,子晴实在不想多说什么。

    子晴不肯多说,杨雯翊也不便多问,不过,既然子晴主动提到了夏尹淮,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也正好说个明白。

    “子晴,我听过夏尹淮这个人,听说他很花心,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对感情好像不太认真,你可要小心一点。”这些话是桑昱翔教她说的,希望它们不会太过刺激。

    奇怪!这些话她怎么好像也听人家说过?“雯翊,你这是听谁说的?”

    “我也不记得了,不过,杂志都是这么写的。夏尹淮是夏氏集团董事长的第三个儿子,家世好、能力强,容易招惹女人这是很自然的事。”紧张地抓了抓头发,杨雯翊小心翼翼地说道:“子晴,你没听餐厅的人说过吗?”

    怪不得她觉得那些话耳熟能详,在餐厅工作时,她确实是听到了一些是是非非,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她天天忙着躲尹淮,这些话被她当成了耳边风,听过就算,她根本没把它们放在心上。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是夏氏集团董事长的三公子。

    努力地想甩掉心里的凌乱,子晴笑着说道:“雯翊,你嗖我说这些干么?夏尹淮严格说起来,也只不过是我的老板,他花心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不该觉得不安,不是吗?就算真的有那一回事,也是过往云烟。对她自己不是深具信心吗?如果淮爱她,那是他有眼光,理所当然的事,可是……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确实一句“我爱你”也没听过。

    天啊!她真傻,他即使不说,凭他对她的温柔、体贴,她也该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她有什么好计较的,但是,风流的男人,对每个女人不是都很好吗?该死!她怎么突然多虑了起来?难道……她真的爱上了他?

    “子晴,夏尹淮一定对你有什么企图,否则,他何必拿钱出来让你当老板?”

    “我不是跟你说过,这家店原来是他妹妹的,因为经营不善,他不得不顶下来,而他又没多余的精力来管,所以才把我从餐厅调到这里。”

    “他谁不调就调你,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杨雯翊又问。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能力强,店交给我,我可以帮他赚钱啊!”

    “子晴……”

    “雯翊,你别多心,他只是我的老板而已,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尹淮的事,也只能见着他的面,再跟他问个明白,现在多想、多说,都只会让她心里愈来愈乱而已。

    他们之间当然不是那么一回事,可是子晴不承认,她也莫可奈何。话已经点得够清楚了,相信子晴已经把话记在心里。

    勉强地对着杨雯翊轻轻一笑,子晴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雯翊,我们别说这些,你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来这里帮我?这可是一个磨练的好机会哦1”

    “好是好,可是我们还有一年才毕业,这样兼顾得来吗?”

    “大四课业不重,只要好好地规划,这里绝对没有问题,而且,还有一个多月才开学,这段时间够我们打好根基。”子晴鼓吹着。

    “好吧!那你要我什么时候过来?”

    “当然能够马上是最好,不过,你现在不是在便利商店打工吗?”

    “刚辞掉。”暑期打工,原本是要自己不要空着时间而游手好闲,可是生活里多了昱翔,工作就显得绑手绑脚,所以前两天她干脆把工作辞掉了。

    “那好!明天开始你就来上班。”

    “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纪,能力这么强。”虽然她夏俐妍一点也不想祟拜人家,可是,她不能否认,这个小妮子实在教她虚长了五年。

    温和地对着俐妍淡然一笑,子晴轻轻松松地说道:“世界上想不到的事情比比皆是。”

    就好像她夏俐妍小姐,竟然是个做生意的白痴!“是啊!就好像我是个做生意的白痴,对不对?”眉一垂,俐妍有些凄惨地说道。

    一语道破子晴的心事,她倒挺老实的嘛:“还好啦!”

    耸耸肩,俐妍无所谓地说道:“也对,如果夏家每个人都那么会做生意,那老天也太偏心了点。”仿佛想到什么事情似的,俐妍突然转而说道:“喂!你是我三哥的女朋友吗?”

    通常九点一到,俐妍就会先行走人,所以对于尹淮每天晚上来接她的事,俐妍是全然不知。尹淮曾跟她提过,他们兄妹不住一起,平时也不常往来,所以他应该不会在俐妍的面前多说她什么。

    灵机一动,子晴反问道:“你觉得我像你三哥的女朋友吗?”

    瞥了一眼子晴,俐妍毫不考虑地回道:“是不像。”

    “怎么说?”

    “对女人,夏尹淮倒是没什么特殊的偏好,不过,他老兄那一箩筐的女朋友,却绝绝对对都是超级大美女。”斜睨了子晴一眼,俐妍摇摇头再道:“你,差得太远了。”不是她口不择言,事实就是事实,多照几遍镜子还是事实。

    雯翊说的话果然是真的……

    “喂!你该不会爱上我三哥吧!”看着子晴的沉默不语,俐妍不由得大胆地猜测了起来。

    “你说呢?”淡然一笑,子晴平静地说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像我三哥那么潇洒而多情的男人,女人若想不爱,是不太容易的。”

    “是吗?”不是吗?她不也是不想爱他,不过,还是忍不住爱上他。

    “当然,像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也许很懂得保护自己,不让自己爱上那样的男人。”似乎觉得自己太过无聊,扯这些做什么,俐妍话题一转,跟着说道:“虽然我只教到今天,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还是可以找我。”

    “谢谢你!”

    “不客气。”说着,俐妍转身便走出了吧台,往厨房钻去。晚饭时间一到,再不吃饭填饱肚子,她会受不了的。

    瞪着使出浑身解数往他身上黏了过来的徐莉安,尹淮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从哪里开始发生的?

    照理跟过往一样,十点他得去接小晴,可是现在多了一个杨雯翊,而杨雯翊的男朋友——桑昱翔自然负起接女朋友下班的责任,好死不死,小晴又是桑昱翔的妹妹,所以很顺手的,桑昱翔就连他的老婆一起接走了。

    桑昱翔接女朋友,他接他老婆,这应该是两码子的事情,不能混为一谈,可是,小晴就是要他暂时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害得他宛若“地下情夫”。

    让他们看到又怎样,反正桑昱翔应该知道他跟小晴的事情,问题是,他又不能跟小晴说:你小哥来找过我,要我遵守娶你的承诺。说了这话,遭殃的不只是他们桑家三兄弟,更惨的是他自己,小晴恐怕会因此怀疑他对她的爱,因此他如果想保住老婆,这事是绝对说不得的。

    忍一忍,总有一天会让他接到老婆,可是,眼前这棘手的麻烦,恐怕不是忍一忍就可以了事的。天啊!谁会相信,这女人竟然跟在他屁股后面,硬是要跟进他的公寓。

    “小姐,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用说的,不需要动手动脚。”极尽绅士地将徐莉安的身子往外推去,尹淮笑脸迎人地说道。除非逼不得已,对女人,他是绝不会口出恶言。

    听到尹淮说的话,徐莉安不由得慌了起来,“尹淮,这阵子没看到你,我才知道我是多么地爱你,什么流言、什么诅咒,我一点也不在意,只要能够伴随在你的左右,我就心满意足了。”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先搭上他,至于其他的目的,等他被她完全掌握以后,自然可以予取予求。

    天啊!这个女人到底在发什么神经?她怎么会在过了那么久之后,又出现在他面前?

    “小姐……”

    “是莉安。”两只手紧缠着尹淮的脖子,徐莉安娇滴滴地抗议道:“尹淮,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陌生,你一向都叫我莉安啊!”

    是吗?他怎么不记得了?他好像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了耶!

    “嗯!我想……你还是先坐下来,我帮你倒杯果汁,然后再慢慢聊。”当务之急,就是把她由他的身上弄下来,然后他才能乘机溜去打电话跟子晴求救。

    “我们两个之间还需要说什么?”身体不断地贴近尹淮,徐莉安很明白地用着身体暗示她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你什么也不想说,你要回家了,是不是?”她能安分地回家,那是再好不过了,省得他劳师动众。

    “尹淮,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人家今晚要留下来伺候你啊!”

    “你真爱开玩笑,我又不是七、八十岁的老爷爷,我哪需要人家来伺候我。”

    “尹淮,你又来了,你明明知道人家的意思啊!”徐莉安嗲声嗲气地说。

    “对不起,我一点也不明白你的意思。那么晚了,我想,你还是赶快回家比较好。”

    “尹淮,你才真的很爱开玩笑,人家不依。”朝着尹淮抛了一个媚眼,徐莉安跟着就要送上自己的嘴。

    不会吧!看着那张艳红的嘴唇,尹淮终于不敢漠视她来真的。他不玩了,再闹下去……

    “小姐,连我桑子晴的男人你也敢碰,你挺大胆的嘛!”伸手挡住了徐莉安的吻,子晴像鬼魅般,无声无息地站在尹淮和徐莉安的身边。

    瞪着那只紧紧封住她嘴巴的手,徐莉安吓得动弹不得。

    子晴的出现,尹淮先是松了一口气,真好,他不用破坏他夏尹淮的形象,也可以保住他的贞节。欣喜若狂地盯着她的神勇,尹淮一句话也不吭,站在一旁静观其变。想不到两天前突发奇想给了小晴的钥匙,今晚竟然能救他脱离魔掌。不过,高兴归高兴,他也要伤脑筋了,等徐莉安被弄走了之后,他可有得忙了。

    手用力一推,子晴迅速地将徐莉安从尹淮的身上挪了开去。“小姐,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徐莉安当然知道他是谁,不过,这会儿她的话只能含在嘴里说不出来。

    “我来告诉你,他……”用另一手比了比身旁的尹淮,子晴皮笑肉不笑地宣布道:“是我老公。”

    摇晃着头,徐莉安支支吾吾地表示“不可能”。

    摆出最甜美的笑容,子晴看向尹淮,温柔可人地说道:“淮,告诉她,我是你的什么人。”

    “我老婆啊!”毫不迟疑,尹淮紧接着道。

    得意地转过头来,子晴对着徐莉安咬着牙说道:“小姐,听清楚了没?我是他老婆,他是我老公,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又摇晃着头,不过这会儿徐莉安的意思是“你不用再说了”。

    “很好!知道他是谁之后,再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桑子晴的男人不准你碰,否则……”露出一副很邪恶的笑容,子晴摆明着“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再一次摇晃着头,徐莉安根本不敢相信竟会有这种女人。

    再度用力地一推,子晴将手松了开去,然后冷冷地说道:“好了!你可以滚了。”

    像是获救似的,徐莉安连一秒钟也没歇着,连忙地往门外冲去。

    徐莉安一消失,尹淮马上关心地叫道:“老婆,你好棒哦!”

    狠狠地瞪了尹淮一眼,子晴忿忿地走到大门,用力地把门给甩了上去。

    “老婆……”

    “不准你说话!”气死她了!如果不是她小哥还要跟雯翊约会,所以急急忙忙地把她丢在家里的门口,她也不可能转身向他的公寓溜了过来,当然,如果她没有突然想看他一眼的冲动,她又怎么会站在他的公寓门口,跟着,很巧合地看到他公寓的大门竟然留了一个小隙缝,教她听见里面的对话,这才让她在没有钥匙的吵闹声中、惊动对方的情况下,适时地让他脱困。

    刚开始还没听清楚他们的对话,她着实吓了一跳,想不到,雯翊和俐妍才说过的话,真的在她的眼前上演。还好她这个人不莽撞,静下心来,这才把他们的话给听了明白。也许他没意思跟那个女人来一晚,可是只要想到他没有彻底地拒绝,她就不满!怪不得女人喜欢沾他,他那副来者不拒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当自己前途一片光明。气死她了!

    “老婆,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甚至连她从哪里蹦出来的,我都搞不清楚。”拉着子晴的衣角,尹淮极其委屈地说道。

    “是吗?”学着徐莉安,子晴双手绕上了尹淮的脖子,嗲声嗲气地说道:“尹淮,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人家今晚要留下来伺候你啊!”不要脸的女人!

    傻气地对着子晴笑了笑,尹淮顺理成章地说道:“老婆,我喜欢这个主意。”

    “你去死啦!喜欢你的大头鬼!”用一只手指头生气地点了一下尹淮的太阳穴,子晴跟着想将圈在他颈子上的双手给放下来。

    顺势把子晴往怀里一带,尹淮让她毫无后路可退地吻上了她。烈火般的灼热,瞬间燃起了灿烂的欲火,呢喃的低语,激情的呻吟,是一场话不尽的缠绵,炽热的痕迹,烧灼了每一寸温柔的胴体,再也放不掉,再也止不了,爱恋的夜晚,有着一波教人执迷不悟的沉沦。

    趁着热情还未褪去,缱绻的爱恋还在荡漾,此时无暇多作思考的时候,尹淮赶紧采取行动说道:“小晴,嫁给我。”

    慷懒地窝在他的怀里,子晴有气无力地回道:“好啊!”

    好……天啊!她真的答应了!

    虽然是乘虚而人,但是听到他要的答案,尹淮还是不敢相信地抓着子晴的肩膀叫道:“没有下辈子,也不必等你高兴,你说,你要嫁给我!”

    白了他一眼,子晴懒洋洋地又钻回原来的位置,笑道:“你这个男人很啰唆耶!”看到他快乐的神情,听到他话里的无助,她已经确定他对她的心是再真实不过的。

    再度用双手护着子晴的肩膀,尹淮透着认真的眼神,慎重地对着子晴说道:“我是啰唆,不过,那是因为我不安,怕你今天说了,明天又不算数,我要你真的确定你愿意嫁给我。”

    头一偏,子晴巧笑倩兮地瞅着尹淮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好像挺难缠哦!”心情来了,她又想调皮了。

    “你岂止难缠而已,你还是个超级大麻烦。”尹淮虽然说得苦哈哈的,脸上却有满满的笑意。

    笑得有些虚假,子晴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说道:“哦!比你交过的那些女人还麻烦,是不是啊?”

    该死!听她的口吻,他好像要开始头痛了。“老婆,你说的是什么女人?”看这情形,她八成从哪里听来了有关他的小道消息。

    “那要问你啊!你夏尹淮少爷到底有多少的风流债啊!”如果可以拉着他的耳朵兴师问罪,她一定会很乐意,只不过,杀人于无形,这才是她这个小人行事的最高准则。

    无辜地微微一笑,尹淮谨言慎行地说道:“过去的事情,谁会记得那么多。”

    “我看不是这样子吧:“冷冷一笑,子晴说道:“女人太多了,数也数不清,你少爷哪里会记得那么多?”

    竖起了双手,尹淮投降道:“饶了我吧!我承认我过去是风流了点,可是,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我几百年前就忘了。”

    “是吗?怎么我看你今天对那个女人的样子,好像没忘嘛!”不管他有没有那个意思,只要不懂拒绝投怀送抱的女人,就是他的不对。

    “我对女人一向都是这样子……”

    “是啊!来者不拒,对不对啊?”

    他哪有来者不拒,只是尽可能维持他夏尹淮应有的基本礼仪,“老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一看到子晴那张恨不得把他大切八块的嘴脸,尹谁也只能乖乖地改口道:“那你要我怎么样?”

    “你说呢?”

    “我……好啦!我保证以后我对女人一定会保持距离!以策安全,这总可以了吧?”

    摇着手,子晴霸道地说道:“不!你还要狠狠地赏对方一巴掌,以示你拒绝她的决心。”他的温柔应该是她桑子晴一个人的。

    天啊!那他夏尹淮的善体人意不就全没了吗?“老婆,这样子不好吧!没有规劝就打人家耳光,这不是绅士该有的举止。”

    “随你!大不了我不嫁你,省得我一天到晚被你气得半死。”除了命令,子晴还懂得威胁。

    撒娇地抱着子晴,尹淮求饶地说道:“一切都依你,这总可以了吗?”他什么都无所谓,可是一碰到她,他什么都在意。唉!温柔的男人碰到她这个恶霸的女人,注定甘拜下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