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是目瞪口呆,那个是龇牙咧嘴,再那个是叹为观止,最后那个则是噤若寒蝉,桑家四父子,从大到小,一致看着制造了这团纷乱的罪魁祸首——夏尹淮,每个人都但愿这不是真的。看着那四张显得有些变形的面孔,尹淮捺着性子再度开口说道:“伯父,我知道这个请求相当冒昧,不过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地疼爱小晴,请你把小晴嫁给我。”第一次上门,就要把人家唯一的女儿给娶走,这也难怪他未来的岳父大人要面露难色,不过,只要拿出他的诚意,他绝对可以打动他老人家的心。

    努力地对尹淮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桑启盛像是个糊涂老爸似地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我女儿好像才大三而已,现在结婚是有那么一点点早。”他最小的儿子都比他女儿大九岁,怎么儿子一点消息也没有,女儿倒是赶着嫁人?

    “爸,这岂止是一点点早而已,是早得有些过头。”若说桑家谁最有“父亲”的架式,那个人非桑昱明莫属。瞅着尹淮,桑昱明唯一的念头是——这个花心大萝卜最好马上从他的眼前消失。

    奇怪!他不是让阿翔把约定给取消掉了吗?怎么,讲了之后,这家伙反而跑来他家提亲?难道……阿翔没把他的指示传给这家伙?

    “是啊!爸,终身大事不可以草草了事,从长计议得好。还有,爸,小晴今年要升大四了。”精打细算的口吻,是标难的桑昱伟作风,只不过,才几句话而已,就马上挨了老大的白眼。

    “对啊!小晴结婚是一件好事,不过,匆忙不得,你要考虑清楚。”虽然他一点点说话的意愿也没有,可是,一接到桑昱明质疑的眼神,桑昱翔也只好赶鸭子上架,转向子晴说道。

    岳父大人放心不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另外三个可真的让他傻眼了!当初是谁要他对自己许下的承诺贯彻始终?结果,这会压根儿没那么一回事,意见竟然还比他的岳父大人还刁钻?天啊!这三个分明想破坏他的姻缘嘛!

    “伯父……”

    尹淮才想为自己说几句话,子晴却不满意地皱起了眉头,插嘴抗议道:“爸,妈十八岁就嫁给你了,你那时候怎么没嫌太早呢?”平时管她的意见少得可怜,这会儿,每一个人都有话说,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哎呀!我们那个时代跟你们哪能比。”

    “就是啊!小晴,现在的女孩子都晚婚,没二十五、六岁结婚是异类。”只要她嫁给这个花花公子,他桑昱明坚持反对到底。

    一句年纪小就想打发她?没那么容易!嘴角一扬,子晴转向桑昱翔问道:“小哥,你也同意大哥的说法吗?”我不闹到你们窝里反,我就不叫桑子晴!

    “这……”他可不希望再等四年才能把雯翊给娶进门,可是,他大哥那双紧迫盯人的眼睛,看得桑昱翔是实话说不得。哑巴吃黄连,他是有苦难言。受不了桑昱翔欲言又止,桑昱明抢着回道:“阿翔当然同意我的看法。”

    “不见得吧!”斜睨了桑昱翔一眼,子晴冷眼旁观地对着桑昱明问道:“大哥,你确定你小弟可以忍到三十四岁才把女朋友给娶进门吗?”

    “女朋友?阿翔有女朋友?”子晴的话一出口,桑启盛马上热烈地反应道。

    “阿翔,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好奇地瞅着一向跟女孩子保持距离的桑昱翔,桑昱伟惊讶地追问道。

    “喂!这不是我们今天探讨的重点。”威严地瞪了父亲和桑昱伟一眼,桑县明不高兴地把目标转了回来。这小子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也不通知一声,害他被小晴那小妮子给将了一军!望向子晴,桑昱明老沉地说道:“家庭不比单身生活,女孩子如果不够成熟,怎么照顾丈夫和孩子?你连大学都还没毕业,现在嫁人,又是学业、又是家庭,你怎么顾得来?”

    “怎么顾不来”从我十岁开始,我不就一边读书,一边照顾你们四个男人的生活起居吗?”

    是啊!这是事实,任谁也无法说话反驳。你看我,我看你,桑家四父子这会儿还真的是哑口无言。

    屋子里的气氛沉默了下来,面对四个大家长,尹淮终于逮着了开口的机会。

    “伯父,小晴或许还小,让你现在把她嫁给我,你是不能放心,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会跟你们一样爱她,一样把她当成宝贝在疼。”

    “这……好是好,不过,你也等小晴毕了业再结,不急于这一时嘛!”

    “伯父,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对我跟小晴来说,时间是折磨,我们希望现在就可以守在一起。”尹淮想现在就娶子晴。

    恋爱一热就想结婚,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随性!“我……”

    眼看父亲快点头了,桑昱明马上抢着说:“爸,婚姻非儿戏,你连他是什么来历都不清楚,你就答应把小晴嫁他,这要是害了小晴一辈子,你良心可安?”爱得死去活来有什么用?心一花,来个外遇,惨的还不是他们家的小宝贝。

    “大哥,我有眼睛,我自己会看人,这不用你来为我操心。”子晴不满地说。

    “小晴,你还小,看的人毕竟有限,像那种披着羊皮的豺狼,你一不小心,就会落入他的陷阱。”

    “大哥,尹淮也许有很多缺点,不过,他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奇怪!大哥这个人虽然挺固执的,可是他也不会那么不讲理啊!他今天是怎么了?一直在唱反调,好像他对尹淮有什么成见似的?

    “是啊!桑大哥,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去调查我。”从头到尾,桑昱明一路反对到底,这究竟是为了什么?桑昱明对他有意见?如果有意见当初就该反对,何必拖到现在?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不愿意让小晴知道他们找过他,相信他们也不希望小晴知道,既是如此,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调查?就因为查得太清楚,他才不放心啊!面对那两个充满猜疑的眼光,桑昱明烦躁地转而面对父亲,“爸,你自己看着办,不过,你可要记住你的决定影响小晴的一辈子哦!”他非得好好问问阿翔,到底有没有跟这家伙取消承诺。

    也对!婚姻大事,没有慎重的考虑,实在马虎!“小晴,爸原则上不反对你们两个的事情,不过,你得给爸一点时间,好好认识你挑的夫婿,这样爸才能放心啊!”

    “爸……”

    牵着子晴的手,尹淮温柔地看着子晴,然后诚挚地对着桑启盛说道:“伯父,这是应该的!不过,我相信,一旦你认识我,你会看到我对小晴那颗不变的心。”

    面对尹淮的恳切,桑启盛不觉露出赞赏的笑容,“很好,人就是要对自己有信心。”其实看到他们小俩口你浓我浓的模样,他知道再多的反驳都是多余的,只是为人父母总要尽心点。

    各家心情不尽相同,不过,虽不甚满意,倒是勉强可以接受。

    仰躺在尹淮膝上,子晴忿忿不平地扳着手指头念道:“大哥好奇怪哦!啰啰唆唆的,比女人还麻烦。”

    “好啦!别生气了。”细腻地拨动着子晴的发丝,尹淮柔声劝道:“他管那么多,还不是因为他爱你,要你幸福、快乐,没有任何遗憾。”

    “是吗?”大哥关心她,她能了解,可是,他何苦这么刁难?“淮,你认识我大哥吗?”

    “我……我怎么会认识你大哥?”他是不认识桑昱明,可是桑昱明知道他,问题是……不管桑昱明怎么想,小晴是他夏尹淮的老婆,谁反对都没用。

    “是啊!你当然不认识我大哥,不过,他对你好像特别不喜欢哦!”突然坐起身来,子晴认真地盯着尹淮,然后像是发现什么似地叫道:“哎呀!我知道了!就是你这张脸,犯桃花嘛!”

    天啊!他还以为她想到了什么,吓了他一跳。用力捏了一把子晴的鼻子,尹淮爱怜地训斥道:“你啊!实在有够皮的。”

    将头往他怀里一钻,子晴像只小狗般地在他身上戏耍着,跟着朝着他脸上细咬着,“我是赖皮狗,我要把你弄成大花脸,看你还敢不敢四处招摇、拐女人。”过去的事情,她一点也不爱追究,不过,她要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只留下来她桑子晴的记号。

    这女人真的很懂得挑逗他!正住子晴的脸颊,尹淮声音沙哑地喃喃说:“我谁都不想拐,就想拐你。”绵延细碎的吻像柔软的细雨,深情地撒下那一张期待的脸庞,纠葛的爱恋交织在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她的耳……情深缱绻的热情,瞬间成了激情的浩劫,爱的言语,爱的行动,抚过彼此的每一寸肌肤,掀起暗夜的惊涛骇浪,美丽的印记,填满了每一个相属的契合。

    只不过是一句话,简简单单的,他一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却在这里来来回回转了好多圈。天啊!桑昱翔,祸端是你起的头,你应该大大方方认错了事,你怎么还温温吞吞,犹疑不前?

    “小哥,有什么话你坐下来慢慢说,反正我这会儿有的是时间。”气定神闲地看着桑昱翔,尹淮稳如泰山地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昨天他才提完亲,今天就有人上门,看来,想知道桑昱明反对的理由,马上就可以揭晓了。

    小哥?天啊!他连称谓都改了!“夏……”

    “叫我尹淮,再过不久,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小哥如果再叫我夏先生就太生疏了。”

    “是啊、是啊……不对。”沮丧地叹了一口气,桑昱翔顿感无力地坐了下来。早说,晚说,今天他是说定了,那还是直截了当地说:“尹淮,我们不强迫你遵守承诺,你可以打消娶小晴的念头。”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眼前尹淮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当初说好的事情,你现在才说不玩了,小哥,你们三兄弟也太随意了吧!”

    “对不起!我也不希望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大哥反对小晴跟你在一起,我也没办法。”

    “大哥反对,我就必须跟小晴分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情都到这种地步,桑昱翔不把话交代清楚也不行了,“没错!当初我是要求你履行在PUB里许下的承诺,可是,这并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你还记得我请求你在婚前先追小晴的事吗?”

    “当然!”

    “其实,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用意。我们只要你追小晴,跟小晴谈场恋爱,我们并没打算把小晴嫁给你。”看向尹淮那不解的眼神,桑县翔只好把当时的动机从头讲了一遍。

    他不能不说这三兄弟实在天真得很!拿感情的事情当游戏玩,难道他们就不怕伤到自己最心爱的妹妹吗?

    “我不管你们真正的目的何在,既然我打定主意跟小晴结婚,谁也改变不了。”也许他们糊涂,却不能否认他们给了他机会,他爱小晴,这是老天赐给他的姻缘。

    “尹淮,你要什么女人有什么女人,你又何必非要小晴不可?”

    像是终于了解事情的关键,尹淮沉静地说道:“你们之所以反对我跟小晴,为的是你们认定我不是真心的?”

    “这……”一想到当初自己跟他说过的话,桑昱翔汗颜地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真心,这是我跟小晴之间的事情,我想,不是你们可以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这些人真是睁着眼的白痴,他既然愿意跟小晴步上红毯,不就表示他爱她?难不成,他们还真的以为他会为了一句话,就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当赌注吗?

    听到尹淮这么说,桑昱翔不由得慌了起来。本来他以为雯翊警告过小晴,而夏尹淮这边他可以暂缓不管,反正听雯翊的意思,他们两个之间也还没到那种论及婚嫁的地步,结果,没几天的工夫,夏尹淮却上门提亲。他没依大哥的指示把事情做好,大哥已经很不高兴了,这会儿他要是没法子回去交差,大哥的反应一定更加激烈。

    “尹淮,你听我说,其实有关小晴的事情全是假的。”子晴的恋爱史,这会儿一幕一幕地被搬上了台面。他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不过,至少他可以让夏尹淮明白,小晴不需要任何的同情。

    办公室里头说得是如火如荼,外头听的人是怒火攻心,怪不得她大哥反应那么激烈,做贼心虚,他良心不安当然要反对这桩婚事。

    可恶!可恶的夏尹淮、可恶的桑昱明、可恶的桑昱伟、更是可恶的桑昱翔!

    “小姐,偷听人家说话是很不道德的耶!”好奇地盯着正站在门缝边的子晴,李伯晏汕笑地说道。

    眯起了眼睛,子晴不以为然地冷笑道:“不好意思,本小姐生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管他道不道德。”

    这个说话的调调……他怎么好像似曾相识?“小姐,女孩子说话不要那么冲,小心没人要哦!”

    “这可就好笑了,我又没要你娶我,你紧张个什么劲啊?”斜眼一瞪,子晴漠然地补了一句:“鸡婆!”

    奇怪!这句话他好像有那么点印象?哎呀!他一定是坐了太久的飞机,人一晕,脑筋开始乱了。

    仔细看了一眼子晴,李伯晏摇着头感叹道:“小姐,你长得这个样子……”刻意露了一个很悲哀的苦瓜脸,李伯晏才接着道:“说有多平凡就有多平凡,你就是拿枪抵着我的脖子,我也不会娶你的。”

    “猪!我告诉你,我桑子晴不会拿枪……”作了一个“枪声”的手势,子晴一脸讽刺地说道:“抵在你脖子上,因为那会太侮辱我的眼睛。”就是尹淮她都要考虑看看,更何况是他,他算哪一根葱?

    她竟然骂他——猪!“小姐……”

    “猪!滚开!本小姐没空陪你。”头一甩,子晴高傲地转身走下楼去。

    “喂……”望着那早就空无一人的走道,叹了口气,李伯晏喃喃自语地说道:“这女人刚刚干么躲在这里?”耸耸肩,李伯晏无奈地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其实,尹淮早料到子晴绝对不是桑昱翔嘴里那可怜兮兮的小丫头,可是,真知道她是一个叱咤校园的风云人物,知道有这么多才子想掳获佳人的芳心,他心里就忍不住那一丝别扭的计较。

    爱一个人,心就变得狭隘了起来,现在,他终于能够体会小晴为什么不能接受他对其他女人的态度。

    “尹淮,好久不见了!”李伯晏快乐的招呼声,顿时打破办公室原来僵化的对立。

    “伯晏?”看着已经有好几个月不曾现身的李伯晏,尹淮惊喜地叫道。

    “这位是……”看了一眼沉默地坐在一旁的桑昱翔,李伯曼礼貌地询问着。

    “他是我未来的小舅子。”尹淮跟着帮他们作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将尹淮拉到一旁,李伯晏紧张地问道:“喂!你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小舅子?”

    “这事再慢慢跟你说。”

    “可是……”

    转身走向桑昱翔,尹淮神情严肃地说道:“小哥,你告诉大哥,我爱小晴。”

    从尹淮的眼里,桑昱翔相信,他看到了那所谓的爱。“我会告诉大哥。”硬生生拆开相爱的两个人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大哥应该会了解的,“我不打扰你,我先走了。”

    桑昱翔一告辞,李伯晏马上抓着尹淮急问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赶快说给我听啊!”

    推着李伯晏坐了下来,尹淮帮他倒了杯葡萄酒,然后不太在意地说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要结婚而已。”

    结婚?不会吧!他只是藉着工作躲了几个月的相亲,怎么这一回来全走样了?

    “大少爷,我知道你很幽默,不过开玩笑要适度,你要知道我可是禁不起这种笑话。”按着胸口,李伯晏一副禁不起打击的样子。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

    听话地在尹淮的脸上来回逡巡了一番,李伯晏若有所思地说道:“是不像,可是,你要跟谁结婚?”

    不正面回答李伯晏,尹淮径自说道:“你见过她。”

    他见过?难道……“该不会是徐莉安吧!”

    一听到这个名字,尹淮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拜托!你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这个女人的名字好不好?”

    “不是她,那是谁?”

    “她叫桑子晴,你在……”

    “等一下!”伸手制止尹淮继续说下去,李伯晏大叫道:“原来刚刚那个女人是你未来的老婆。”可是,他见过她吗?

    “刚刚?”狐疑地看着李伯晏,尹淮不解地追问道:“伯晏,你说你刚刚看到小晴?”

    “小晴?我不知道,她是说她叫桑子晴,当然,是不是跟你未来的老婆同一个人我可就不知道,不过,她干么躲在门口偷听你跟你小舅子说话?”他一定是时差还没调过来,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记不起他见过她?

    该死!小晴听到他和桑昱翔说的话,那……完了!她—定误会了,要不然,她不会问也不问一句转身就走人。不行!婚事还没定下来已经够麻烦了,小晴要是误解他,那就更不用谈了,还是先找到她的人再说。

    他见过她?她说话的口气,他仿佛听过……“尹淮,我还是……”瞪着那已经仓皇地破门而出的尹淮,李伯晏只能愣愣地说道:“记不起我什么时候看过她?”那家伙竟然一声招呼也没打就跑掉了?天啊!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是不是挑错时间回来?

    心里头正懊恼着,身上的Call机又叫了起来。看了一眼上头的号码,李伯晏忍不住发出一串呻吟。唉!该来的总要来,老妈如果不是算准他今天回国,要不就是每天拼命地Call他,反正早晚会被她Call到的嘛!也许,他应该把几个月前的亲给相完,这样天下才会太平。

    她不是一只缩头乌龟,也知道她迟早会跟尹淮面对面,可是,她还是临阵脱逃。然而,尽管她使劲地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她却那么自然地走进了他的公寓。这里,有着潇洒的不羁,又有着温柔的体贴,它,就宛若一个尹淮,让她忍不住地将它视为她依恋的避风港。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爱上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大胆、霸道,有着出奇的聪明才智,有着教人着迷的魅力。”静悄悄地来到子晴的身旁,尹淮跟着倚在阳台的栏杆上,俯视着夜色渐渐笼罩的大地,“很难相信我会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如此地念念不忘,但是,它毕竟是事实。”

    “独坐在窗旁,我会想起你那小小的一个动作,心里不断地挣扎对你的思念。也许老天可怜我,所以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找到藉口再度跟你相逢。”转身看着子晴,尹淮深情地轻声道:“小晴,我爱你。”

    寻遍每个地方,他差一点以为她不告而别躲到了乡村,藏在某个不知名的小旅馆里,不过,对她的认识胜过心里的恐惧。她不会放下她的责任一走了之,她的自信也不会让她当只鸵鸟,她不会逃避,所以,他记起了她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你的家像一只温暖的羽翼,终于,他寻到了她的避风港。

    不管他是怎么知道她偷听他们的谈话,此时此刻,对子晴来说,一句“我爱你”更胜所有的言语。尽管她认定他是爱她的,但是听到这么虚荣的话,她还是不知不觉地感动了起来。原来。再聪明的女人,一旦爱上了也不过是个平凡的小女人。

    看着她依然不为所动的架式,尹淮只好可怜兮兮地拉着子晴的衣服,哀求道:“老婆,你别生气嘛!就算他们没出现,我到后来还是会去找你啊!”善意的谎言在恋爱的追逐里,是一个必须存在的甜言蜜语,否则,等着他的会有一场硬仗。

    堆起了天真无邪的笑容,子晴眨着眼睛问道:“是吗?那我可不可以请问你,你去哪里找我啊?”他以为她的智商只有十,还是二十?她这么好骗,早被别的男人给骗走了,哪里还等得到他夏尹淮。

    “这……”抓了抓头发,尹淮终于想道:“我会每天去那家PUB等你。”

    “哇……我好感动哦!”瞪了尹淮一眼,子晴紧跟着啐道:“白痴!”

    他早该知道这个女人很难缠的,唉!双眉下垂,尹淮凄惨地撒娇说道:“老婆大人,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我一马吧!”

    轻轻地摇摇头,子晴一脸无奈地说道:“老公,你老婆不是‘大人’,是‘小人’,那么怎办?我怎么放你一马?”

    “好吧!那老婆小人,请你高抬贵手吧!”

    白了尹淮一眼,子晴窃笑道:“无聊!”

    呼!总算雨过天晴。

    “你别高兴得太早,我告诉你,如果你没让我全家点头,我就不嫁给你。”这算是一点小小的惩罚吧!

    不会吧!“老婆……”

    “好久没看电视,我这会儿要好好地看它一夜。”看也不看尹淮一眼,子晴得意地把尹淮一个人丢在阳台上。

    天啊!岳父大人都还没点头,就另外多了三个人要应付,他怎么这么命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