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努力绝对会有收获,用了数不清的日子,尹淮终于如愿地让桑家每一个人都点头,即使桑昱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不过,再经过这么一段日子,他总算明白一件事——也许他的宝贝妹妹,比一只披着羊皮的豺狼还可怕。

    为了将老婆正式介绍给夏家的每一个人,趁着今晚,在夏氏集团有关明年春夏时装展的庆功宴上,尹淮决定带着子晴出来亮相。

    “淮,我还好吗?”夏氏集团、夏氏集团,这个名字她听过太多人讲过,可是没有一次她会把它放在心上,因为那对她来说没什么意义。然而今晚,当她有机会一睹夏氏集团的风采,她才发现,原来她跟尹淮之间竟然存着那么大的差距。他们桑家虽然不是贫穷人家,不过也是小康而已,然而夏家却是货真价实的富豪之家。

    “你是今晚最漂亮的女主角。”即使子晴已经问了不下百遍,尹淮依然温柔体贴地赞美道。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尹淮的眼里,聪明、自信的桑子晴,绝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可是,她再怎么的自以为是、怎么的机智过人,都无法抹去她只有称得上平凡的长相。她以前从不在乎这种不起眼的小事,但是今晚,她成了虚荣的女人,因为她害怕不堪评头论足的外表,会让出色的尹淮失去了以她为荣的笑靥。

    “淮,我们回去好不好?”

    看着子晴一点也不自然的神色,尹淮担心地问道:“怎么啦?人不舒服?”

    “不是,我……”

    子晴还来不及解释心里的不安,突然有人叫道:“尹淮!”来的人是夏家老大——夏氏集团总经理夏奕淮,还有他的妻子徐若荷。

    “大哥、大嫂,我帮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桑子晴。”牵着子晴,尹淮跟着道:“小晴,这是大哥、大嫂。”

    “大哥、大嫂,你们好!”忍下心里的忐忑不安,子晴笑着说道。

    “子晴,欢迎你加入夏家。”一点也没有思考,若荷热情地握起子晴的手说道。

    然而若荷才说完,奕淮马上谨慎地说道:“桑小姐,不好意思,我老婆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你别放在心上。”

    “奕淮,我又没做错事……”

    “我知道、我知道。”急着安慰一脸无辜的老婆,奕淮赶紧出声解释道:“我只是担心人家被我们吓到。”

    “子晴,你会被我吓到吗?”天真地看着有些愣住的子晴,若荷追着又问道。

    “若荷……”

    “大哥,你放心,大嫂不会吓到小晴。”尹淮急道,有这种天真、简单的老婆,对他大哥这种身为集团的领导者,的确有一点伤脑筋。

    礼貌地对着子晴点了点头,奕淮转而对着尹淮说道:“尹淮,带着桑小姐四处打打招呼,大哥还有事,不陪你们多聊。”说着,便拖着若荷往前走去。

    一面任着丈夫拉着走,若荷还不忘喊了一句:“子晴,我们下次再聊!”

    一确定人已经消失在人群里,子晴这才开口说道:“淮,刚刚那位真的是你大嫂?”

    “很难相信对不对?”看见他大嫂的第一眼,他很佩服他大哥的眼光,柔情似水,飘逸婉约,可是,没三两下就会发现到她是既天真又单纯,加了那么点小迷糊,她还真的是个头痛的人物。

    “也不会啦!只是,我以为总经理夫人都应该……含蓄一点。”也许就像雯翊那样子吧!

    “好啦!不说她了,这会儿我带你去认识我二哥和二嫂。”手牵手,尹淮拉着子晴一边朝着前方走去,一边细腻地解释说着:“我二哥叫夏靖淮,我二嫂叫林湘昀,我二哥是经营休闲俱乐部……”

    听着尹淮用心良苦地在帮她介绍他的家人,子晴的烦恼也只能暂摆一旁,原来逃跑的念头也宣告放弃。

    即使尹淮已经把她引荐给夏家每一个人,而他们看起来也不是真的那么难以相处,但是不安的心情,就像生了根似地纠在心里头,教她难以释怀。

    好比现在,当尹淮不得不跟几个朋友聊天说笑,她却无法坦然地陪在一旁跟着他们天南地北,当然,这之间除了里头只有她是女孩子之外,最重要的,她看得出来他们对她的质疑。他们脸上别扭的表情已经告诉她,他们实在无法相信她竟是尹淮千挑万选的妻子。

    算了!她才不想认识他们,她宁可一个人窝在树荫下乘凉,也不要认识那群自命英俊潇洒,实则一点内涵也没有的男人。

    正当胡思乱想之际,子晴却听到凉亭边传来的声音。基于无聊加好奇,子晴决定听听无妨,跟着便轻轻地挪了过去。

    “莉安,你有没有看到夏尹淮未过门的妻子?天啊!奇貌不扬,教你看都不想看她一眼,唉!尤其跟你一比,那还真的是丑小鸭跟天鹅,差了十万八千里。”明则褒,暗则贬,在经过一阵寒暄之后,刘婉玲终于道出她的来者不善,“真不知道夏尹淮的眼睛是长在哪里?竟然挑个带不出场的老婆。”

    其实,自从在尹淮公寓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徐莉安已经打断了她对尹淮的念头,然而此时此刻,面对刘婉玲的挑衅,原有的怒火不禁又被挑了起来。

    “那个黄毛丫头进不进得了他们夏家的门,还是个未知数呢!”

    “是啊!也许她是进不了夏家那个窄门,不过,你想当夏尹淮的第五任情妇,也是没戏唱了。”

    “那又怎样?我对夏尹淮早就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就算想回头求我当他的情妇,我都还不肯呢!”

    明明是夏尹淮不要她,这会儿却摆个高姿态!无所谓,反正自己所受的窝囊气已经出够了,才懒得管她为她自己编什么藉口。

    “那是当然!像你这么有头脑的女人,怎么可能死守着一个等不到的男人,你说,是不是?”

    徐莉安又不是笨蛋,她当然听得出刘婉玲话里的意思。虽然她恨不得赏刘婉玲一巴掌,可是现在,当她还没爬过刘婉玲之前,她还是得忍。

    “玲玲,所以你也该学学我的聪明,窝囊的男人,要不得。”看到刘婉玲开始发青的脸色,徐莉安马上识趣地站起身来说道:“里面有些朋友我还没打过招呼,我先进去了。”活该!谁教她现在跟一个专吃软饭的男人,自己留了话柄给人家,她就得自认倒霉。这是教刘婉玲以后嘴巴收敛一点,免得让自己沾了一身的腥味。

    听完了那段互不退让的对话,子晴郁闷地走回树荫下。什么话不听,偏挑到这种既没格调又没营养的谈话。然而,尽管明白她们的用意,那些话,还是加深了她的不安,她渴望现在能一走了之,但是,她真的做不到。

    她不能继续躲在这里,那只会让自己更加心烦,不如去大吃一顿,然后再拖着尹淮回家,相信这一切马上回复原状。

    顺了顺身上的衣服,子晴提起脚准备往前步去,却跟迎面而来的徐莉安撞个正着。

    “桑小姐,你倒挺有闲情逸致的,一个人待在这里欣赏夜景。”一想到为了这个黄毛丫头,害得她被刘婉玲那女人责损,徐莉安就有一肚子发不出来的气。平凡加凶恶,她实在搞不懂这丫头有什么吸引人的?她也许不能碰夏尹淮,不过,她却可以用嘴巴煽点风、点个火,算是出一出心里所受的那股鸟气。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一个觊觎她丈夫的女人,当然更是心怀不轨。好吧!反正闷得快受不了,陪这女人玩玩好了。

    茫茫然地眨着眼睛,子晴无辜地问道:“小姐,不好意思,我认识你吗?”看了她两次,没有一次印象是好的,自己不想记住她还真是困难重重。

    这丫头已经忘了她?也对,事情都过了这么久,这丫头当然不记得她。忘了她也好,这样子她才好说话。

    “桑小姐,你是不认识我,可是我知道你,你是夏家三公子——夏尹淮再过不久就要娶进门的妻子”

    “是啊!你怎么知道?”这女人到底想玩什么花招?

    “桑小姐,你有所不知,你未来的丈夫可是个名人,你一进来,大伙儿就注意到你了,我当然会知道。”斜了一眼那看似毫无心眼的子晴,徐莉安像是无意地跟着又道:“桑小姐,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夏尹淮有过四任情妇,而他这四个情妇下场都不好,先是出了车祸一命呜呼,跟着又是一病不起的,再跟着是被杀身亡。唉!这也难怪大伙儿都说夏尹淮是个受了诅咒的男人,你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你可千万要小心一点。”

    原来这就是这女人的目的——制造她心里的恐慌!

    “哎呀!都什么时代,怎么还这么迷信呢?”故作天真地看着徐莉安,子晴不解地叫道。

    听到子晴这么一说,徐莉安顿觉无趣了起来。可恶!都是刘婉玲害她的,要不是刘婉玲说了那些话来气她,她也不会四处寻找发泄的机会,结果,她还以为这小丫头落单,她可以占点嘴巴上的便宜,想不到,搞了半天,竟是让她这里自讨无趣。

    “桑小姐,其实我跟你的想法也一样,只不过,小心一点总是比较好。”尴尬地轻轻一笑,徐莉安僵硬地把话稍加润饰。

    这女人的看法当然会跟她一致,要不然,这女人又怎么会千辛万苦地跑去勾引她老公?“小姐,我知道你跟我说这些全是‘好意’的,你放心,我会非常、非常地小心。”当然要小心,她可不想让别的女人把她老公给接收过去。

    子晴说话的语调,让徐莉安不觉一阵毛骨悚然。不甚自在地对着子晴点点头,徐莉安紧跟着说道:“是啊!我是好意的,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多说了。桑小姐,我先进去了。”

    “拜拜!”看着徐莉安渐远去的身影,子晴不由得烦躁地吐了口气,“讨厌!胃口全被破坏了。”吃不下东西,那干脆找个地方睡觉好了。主意一打定,子晴向凉亭走去,只有那个地方有椅子可以躺下来。

    子晴跟徐莉安先后离去之后,一直不敢发出声音,趴在树上的俐妍终于大大地喘了口气。看着她从树上捡回来的项链,俐妍忍不住叹了口气念道:“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一条臭链子,本小姐也不会发神经爬到这上面来,如果不是因为你这条链子,我就不会发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烂的女人。笑死人了,人家受诅咒关她屁事啊!管闲事管到人家的头上来,分明是企图不良,还‘好意’?没知识的女人。”

    既然都被她听到了,她是不是应该跟她三哥打声招呼?好吧!看在桑子晴的份上,她就勉强为之好了。难得夏尹淮第一次那么有眼光,知道女人最重要的不是脸蛋,她如果眼睁睁地看着他老婆被不三不四的女人给气走,是有点说不过去。

    怎么爬上去当然就怎么爬下来,这道理非常简单,然而心神不宁的她踩了空,“砰!”。一声,直线坠落……

    “呼!安全上垒。”紧紧攀着那解救她的支柱,俐妍开心地说道。

    “小姐。你可以下来了吧!”冷然的声音,顿时浇醒俐妍的得意。

    抬头看着头顶上说话的那张脸,严峻、犀利,俐妍“咚”一声跳了下来,“借抱一下会要你命啊!”朝着对方吐了吐舌头,俐妍一句谢谢也没有就转身走人。

    盯着那离去的身影,柏文瑞静默了好一会儿,跟着才拍了拍身上的衣服……金链子?他身上怎么会有一条金链子?打开垂吊在链上的坠子……夏俐妍!

    轻触了一下刻在上头的三个字,柏文瑞跟着将它收进了口袋,走回光彩夺目的大厅。

    “各位老兄,夏尹淮借我一下。”人家都还没点头,俐妍已经头也不回地将人给拖了出去。

    “小鬼,你总算做对了一件事。”天啊!他已经快被刚刚那群人给烦死了!拉着他不放,跟着说的尽是——他是不是想不开,老婆是不是挑错了,害得他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任着他们漫天飞舞地暗笑,心里挂虑着四处瞄不到踪影的小晴。

    瞪了尹淮一眼,俐妍不高兴地嘲起了嘴巴,“不是要你别叫我小鬼吗?”

    不理会俐妍的抗议,尹淮径自说道:“这么好心把我从那人群里面解救出来,你一定有事对不对?”

    “我想跟你聊天行吗?”讨厌的父亲,如果不是他强迫中奖,非要他们全家都出席今晚的庆功宴,她也不用跑来这里当花瓶。逢人就笑已经够凄惨了,闷坏了跑出去透透气,无聊地拿着链子当篮球,偏偏又那么倒楣地投进了树上,还好她有二点零的眼睛,要不然那条链子……对了!她的金链子呢?

    “我们两兄妹有什么好聊……”看着俐妍突然东摸摸、西摸模,找起东西,尹淮不由得改口问道:“俐妍,你在找什么?”

    抓着头,俐妍烦躁地喃喃念着:“奇怪!我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我还拿在手上啊!”

    “俐妍,你怎么了?”拉下俐妍那只乱了阵脚的小手,尹淮提高嗓门问道。

    “哎呀!人家的金链子不见了嘛!”

    他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条金链子而已!“不见就算了,谁教你自己不小心。”

    “可是我明明拿在手上啊!”白了尹淮一眼,俐妍懊恼地翘起嘴巴。

    “好啦!好啦、我再买一条送你好了。”

    “那条链子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就算买十条送我也敌不过那一条啦!”真是讨厌!她记得她把它拿……对了!一定是跳下来的时候掉在草地上,那时候急着抱那个男人,她的手一松,链子当然就掉在地上,“嗯!这会儿马上去找,应该找得到才对。”

    看着俐妍嘴上念念有词,不打声招呼就要走人,尹淮不解地叫道:“俐妍,你要干么?”

    “我要去找链子啊!”仿佛他是个笨蛋似的,俐妍不耐烦地嚷道。

    “那你刚刚找我做什么?”这小妮子怎么永远都是那么莽撞呢?

    终于想到她的任务,俐妍大叫了一声:“哎呀!都忘了告诉你,有个坏女人去跟你老婆挑拨离间,说你受诅咒……”

    话还没听完,尹淮已经紧张地冲到俐妍的面前叫道:“那小晴人呢?”该死!他应该陪在她的身旁,这里多的是认识他的人,东一句、西一句,小晴听得不吓死才怪!

    “我看到的时候,她是往凉亭走去,所以这会儿人应该在凉亭吧!”

    听到凉亭,尹淮马上朝着凉亭冲去。

    “三哥……”瞪着尹淮那飞奔而去的身影,俐妍不觉得皱起了眉头抱怨道:“一说到老婆,连句谢谢都没有,真是偏心得有够彻底,以后再也不帮你了。”算了!还是找她的金链子要紧。

    看着她纤细的身子,软绵绵地蜷缩在石椅上,尹淮不由得一阵心疼。十一月的深秋,冷飕飕的夜风,她身子骨怎么吃得消呢?

    “小晴!”温柔地呼唤声,轻轻地飘进了子晴的耳中。

    睡眼惺松地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深情脸孔,子晴忽然孩子气地坐起身子,紧紧地抱住了尹淮。

    “怎么啦?怎么一个人躺在这里睡觉?外头这么冷,你这样子会着凉的哦!”摊开自己的西装,尹淮将子晴缩进自己的西装里,圈着她的膀臂,不断地摩擦着她的身子,像是要给她所有的温暖。

    “淮,你爱不爱我?”他们两个都不是那种喜欢把爱挂在嘴上的人,因为他们都很明白,再多的言辞也比不过那颗真爱的心,而他们早就知道,他们的心只属于彼此。可是今晚,那一波又一波的惶恐,一次又一次的不安,渐渐侵袭了她对自我的诠释,也许,美丽真的很重要。

    “你不是知道的吗?我谁都不爱,就爱你桑子晴。”望进子晴的眼波里,尹淮用着他深邃的黑眸,缠绕着他对她的爱意。

    “我知道,可是,我突然好害怕,我只是你生命里另一个短暂的过客。”

    她始终是那么的骄傲、那么的自满,而今,她却脆弱得不堪一击,看着这样子的她,尹淮整颗心疼痛地揪在一起。

    从走进这个宴会开始,他已经感受到她的不自在,可是,他硬是忍着漠视它的存在,只因为他想炫耀她的美丽,然而他却忘了,不懂得欣赏美丽的男人实在是太多了。他明明知道她不喜欢那群人看她的眼光,可是他却为了不必要的交际,将她放在一旁,只因为他想扭转他们错误的审美观,而他却忘了,人的嘴巴容不下别人的自夸。

    她已经展现她自傲的风度,退到了角落里,对他们的评论不发一语,可是他却让她受尽了别人恶意的攻讦,天啊!他到底是怎么在对她的?她是他最爱的人,而他却为了一些浮面的价值理念,放着她孤独地去面对不堪的现实。

    捧着她的脸颊,尹淮轻声低语地说道:“你不是过客,你是我的永远,小晴,我爱你!”跟着激动地将子晴拥进怀抱,尹淮狂烈地说着:“任何人,任何东西,都不可以将我们两个分开。”

    听着他的心跳,子晴热情地说道:“你是我的!没有任何的人、任何的东西,可以让我离开你。”

    狂野的吻,像是要宣告他们是彼此相属,不管天,不管地,藉着宛若热火般的身子,烧灼着爱恋的痴情。

    将子晴抱了起来,看着那张经过缠绵洗礼的娇红,尹淮情意绵绵地说道:“我们回家。”

    绽放出喜悦的光彩,子晴开心地附和着:“我肚子好饿,我要吃你煮的面。”

    “好,你想吃什么我就煮什么,喂饱你,我还要把你丢进被窝里,跟你一夜缠绵到天亮,今晚,我们谁都不准睡觉。”脸凑近子晴的脸庞,用嘴代手,尹淮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鼻头。

    “这可是你说的哦!如果谁先睡着了,就罚他洗一辈子的碗。”所有的不安是不是真的走了,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他们相爱。

    “一言为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