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莒腾身空中,大声喝道:“各位前辈不要惊慌,他们所掷之物,早由神偷向大侠做了

    手脚,不会再伤人了。”

    史莒声似春雷,但人耳却具清心醒神之效,混乱的情形,顿时静了下来。

    铁胆金钩面一凡怒极吼道:“你为什么不退出去?”

    史莒正色道:“闻叔叔放心,小侄早有安排,他们逃不了。”

    接着转头一声:“看刀!”

    李顺应声把“银鳞夺魄刀”送上。

    史莒抱刀向南刀史烈遗骸一礼,道:“爹!‘七煞宫’流毒江湖,为害无穷,孩儿要仗

    此宝刀,继承遗志,除此大害,请爹阴灵护佑。”

    彩虹女许萍忽然止住悲泣,抬头沉声道:“孩子,你去吧!”

    史莒应了声:“是!”转身大步向厅外走去。

    大家相顾愕然,都以为史威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这时在追他谈何容易,但他们虽是这

    样想着,却仍好奇地随在史莒身后出了大厅。

    史莒似是胸有成竹,一点不犹疑地径奔前院广场。

    大家跟他来到了广场,一眼就看见广场上数十位“兄弟会”的前辈们,把史威等人团团

    围在核心。

    这时,史威正振振有词地与百龄老人朱如松争论不休。

    史莒一声清啸,人如掠空大鹏,飘落到史威面前。

    百龄老人朱如松向史威哈哈大笑道:“如何!老夫没有猜错吧!现在他本人来了,你有

    话跟他说吧k’眼见史莒陡然出现,史威心中一沉,已是凉了半截,愣在那里呆了。

    百龄老人朱如松道了声:“会主,人交给你了。”一摆手,将“兄弟会”弟兄带离了广

    场。

    史威发了半天怔,突然一昂头,恨恨地道:“算你厉害!小爷认得你了。”

    史莒哈哈笑道:“对你这种人,你道以为我应该慈悲为怀,对你客气么?”笑声一敛,

    沉声接道:“有智斗智,有力使力,你使奸图逃,我并不与你计较,刚才的约定,依然有

    效,只要你们胜得我手中宝刀,任由你们大模大样走出‘梵净山庄。”

    史威色历内茬地冷笑道:“你就认定小爷怕你不成!”拔出了腰中佩剑。

    史莒横刀道:“废话少说,请吧!”

    语音甫落,忽见人影连闪,铁胆金钩闻一凡与韦灵珠跃上前来。

    铁胆金钩问一凡道:“贤侄请把杀害我三弟四弟的凶手留给我!”

    韦灵珠切齿道:“小妹要手刃杀母之仇!”

    要知自“七煞宫主”改邪归正之后,许多疑案都随之解开了,青衫剑客张文波与金标银

    梭陈登云两人,乃是死于“七煞宫”第二副宫主黑煞手邓昆之手,而韦灵珠之母则是死在第

    六副宫主毛不仁之手,而都是第一副宫主野道人刘彪所设行策划。

    所以,说起来,这三个人都是凶手,铁胆金钩闻一凡与韦灵珠找他们算帐,应是名正言

    顺,理所当然之事。

    但,如果任由他们个别寻仇,显然与史莒的诺言有了冲突,因此,史莒不免剑眉一皱,

    笑道:“闻叔叔,你难道不以为替张陈两位叔叔报仇,也是小侄的义务和责任,要不是为了

    小侄母子之故,他们两位哪会遭到杀身之祸?”

    铁胆金钩闻一凡深深一叹道:“但老夫与他们有手足之义!”

    史莒道:“就算是小侄替叔叔代劳如何?”

    铁胆金钩闻一凡摇头一叹道:“老夫对你真没办法,反正你总有理。”顿足退了开去。

    史莒把铁胆金钩闻一凡打发走了,目光刚转到书灵珠脸上,韦灵珠己柳眉一扬道:“我

    的事不要你代劳。”

    史莒改用传音神功笑道:“珠妹,你的妈还不就是我的妈么,谁说……”

    书灵珠白了他一眼,螓首一垂,娇躯一扭,没说第二句话,飞也似地退了下来。

    史莒用感情攻势,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小小困扰,双目精光陡盛地又射问史威脸睛上,

    不怒而威道:“叫他们一起上吧”

    史威被史莒双目精光逼得胆战心寒,哪敢先和他动手,同时,又顾虑到群体一涌而上,

    自已仍是史莒的第一目标,除非先派人与之接战,自已才有置身一旁,暂避一时,伺机图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