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免万一,最后是我亲自押送她去那家疗养院的。”珍妮夫人对艾伦神秘一笑,“您的安排非常好,我进去看了一圈,发现那里很适合贝蒂娜居住。”

    在那里,所有病人都需要穿疗养院中规定的病号服,每天每个时刻做什么都是固定的,天刚亮就被驱赶出房间,天不黑就又被关回去,没有派对,没有晚宴,没有精致餐点,没有任何娱乐,白天空余的时间里就是听一个快三百岁的老牧师讲圣经,那里的每个人都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养尊处优的贵族们被关到这种地方不亚于下地狱,珍妮夫人这次去还遇见了一个她的表姑妈,多年未见,珍妮夫人差点没认出眼前老态龙钟神经兮兮的人是那个曾经艳压宫廷的美丽女人,其实这也正常,凭是什么样的人,在这种地方常年累月的生活下来,不疯也会真的疯的。

    珍妮夫人嘴角溢出一丝残忍微笑,真疯了就好了,这样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指摘艾伦了,贝蒂娜精神有问题,确实是需要治疗呀,不过还是晚点再疯的好,这种人……还是让她多受几年的折磨吧。

    “辛苦姑母了。”艾伦淡淡一笑,“这样一来皇后也可以放心了。”

    珍妮夫人笑笑:“算什么辛苦,皇后不善于处理这种事,交给我就好,说起来……也是天意,曾经是我受皇室成员的委托去劝她,让她知趣离开,可惜她不知好歹,硬要留下来闯入奥斯顿皇帝和玛丽安皇后的生活里,我最后没办法,只好把她从白塔接到主星,多少年过去了,又是我把她送走,因果循环,果然是这样的。”

    怕艾伦不放心,珍妮夫人又道:“这次的事我不会吐露一个字出去的,奥斯顿那边我也打了招呼,他根本不在意贝蒂娜的死活,自然,不是什么好事,他也不会四处去嚷嚷,您安心就好。”

    “不不。”艾伦摇头笑,“您可以随意的跟任何同您交好的女伴、夫人们说这件事。”

    艾伦微笑:“贝蒂娜夫人精神失常,想要谋害未来的皇储殿下,所以被陛下送去‘疗养’了,您这样对她们说就好。”

    珍妮夫人蹙眉,随即明白过来,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您……您是在以儆效尤。”

    这样一来,不但没人在敢到艾伦面前来搔首弄姿,有异心的人更是不敢再对那个胎儿不利……贝蒂娜的下场给所有人敲醒了警钟,新帝和奥斯顿皇帝不同,是说一不二的。

    “其实您大可以放心的。”珍妮夫人知道艾伦是不满之前这几个月的事,劝慰道,“如今受孕成功,皇后根基已稳,皇后殿下还亲自处置了一个想要勾引您的人,别人都清楚是插不进您和皇后之间了。”

    艾伦轻轻摇头:“没有什么时候是可以放松的,还是时常提醒着点比较好。”

    珍妮夫人心中一动,童年的阴影到底还是影响到了艾伦,目睹父亲的情妇鸠占鹊巢,大摇大摆带着她的儿子抢走自己的位置,这份屈辱和愤怒已然刻在了艾伦骨子里,就算如今大仇得报,他还是对此心有余悸,绝不允许任何人再次破坏自己的家庭。

    想到这里珍妮夫人不禁感慨,说起来裴尧命确实好,有一个这样的爱人,一辈子不用担心他会背叛自己。

    “殿下呢?”珍妮夫人身后的随行女官将一个小藤篮放到桌上,珍妮夫人道,“我们府邸里的厨师烤的饼干,味道还可以,我记得殿下喜爱这些,就带了一点来。”

    “我替他谢谢您了。”艾伦看了下时间道,“裴旋上将过来了,上将和皇后在谈事情,大概……还需要一会儿才能出来。”

    “贝蒂娜夫人也来了吗?”珍妮夫人笑道,“她在哪儿呢?”

    艾伦点头:“夫人和上将一起过来的,现在大概也在皇后的小茶厅里?”

    珍妮夫人起身高兴道:“夫人一个人听他们说话肯定觉得无聊,我去找夫人去散散步。”

    艾伦一笑:“您随意就好。”

    裴旋和茉伊拉刚回主星时珍妮夫人其实是有些抵触和他们见面的,因为当初的事她心中对裴旋始终有个疙瘩,但艾伦都选择了接受,她也就不能再说什么,裴旋和茉伊拉在阿曼瑟尔殿享受的是亲王级的礼遇,同自己一样,这让从小高傲惯了的珍妮夫人不是那么舒服,但几次接触下来,奇迹般的,她居然跟茉伊拉相处的非常愉快。

    茉伊拉也是出身贵族家庭,她谈吐不凡,举止优雅高贵,礼数上从来出不了任何差错,且为人正直,性格温柔,同她说话如沐春风,珍妮夫人和她就像是红白玫瑰一般,各有千秋,互为相补,相处下来倒是很合拍。

    当年奥斯顿登基前将自己的兄弟姐妹遣送了个干净,艾伦登基后更是将皇室成员前后筛滤了好几次,如今主星中早已没有同珍妮夫人身份对等、又能和她谈得来的夫人了,茉伊拉的到来填补了珍妮夫人生活中的这一份空白,两位夫人平日无聊凑在一起说说彼此的丈夫,孩子,府邸中的侍从,女佣,还有宫廷中那些不让人省心的烂事,相互调侃一二,八卦一下,倒是别有趣味。

    珍妮夫人离开后不久裴尧就来大书房了,艾伦问道:“上将呢?”

    裴尧歉然道:“父亲已经走了,他让我代他向您问好。”,裴旋军中待习惯了,并不爱守这些细枝末节的礼数,艾伦倒是也不在意,笑道:“上将跟我没话说,就不必恪守来去一定要见我的旧例了,刚都说了些什么?”

    裴尧捡着要紧的跟艾伦说了下,末了道:“父亲的意思是让我要谨慎,军权方面……还是尽量让您做主。”

    “上将这是怕有一天我会因军权忌惮你,从而心生嫌隙。”艾伦不客气的将裴旋的言外之意点出来,“不过他也是好心,他知道我多疑,怕咱们俩因为这些事影响感情。”

    裴尧垂眸:“我知道您不会,但我也希望您能听取父亲的建议。”

    “不。”艾伦想也不想的拒绝了裴尧,见他还要再说忙道,“我们现在不谈这个,夫人呢?”

    裴尧一笑:“在跟珍妮殿下聊天。”

    艾伦点点头,把珍妮夫人刚同自己说的话跟裴尧选择性的转达了下:“把她关起来挺好的,有人照顾,大概比她在外落魄的生活还要好呢,那么多人看管着她,也不担心她再做什么坏事,我觉得不错。”

    裴尧欣然:“这样就最好了,我之前还……还觉得如果杀了她对您的名声不利,这样处置最好了。”

    “其实做儿子的处置父亲生前的情妇这种事并不稀奇,只是说起来难听点。”艾伦嗤笑,“不过做父亲的没死,就放任自己儿子处置自己情妇的事倒是稀少。”

    对于奥斯顿这次的默许裴尧其实也挺奇怪的:“我一开始也以为奥斯顿皇帝会干预一下……没想到居然什么也没说。”

    “他不是有心无力,他是根本就没想去管贝蒂娜,不然也不会把她扔在那个小公馆一年多不闻不问。”艾伦冷笑,“说起来我也替贝蒂娜寒心,好歹跟了他这么多年,最后竟落得个不管不顾的下场。”

    裴尧不爱背后说人什么,更不好在艾伦面前议论奥斯顿的是非,只默默的不说话,艾伦见他出神的样子挑眉道:“怎么了?看着她是不是特别知足?”

    裴尧迷茫:“啊?”

    “跟了我,罪是没让你少受。”艾伦上前一步揽住裴尧的腰,微微一笑,“但至少我永远不会放弃你,只要我还在,就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裴尧忍不住笑,他有点不好意思,但依然轻轻点了点头:“是,只要您在,我就永远心怀希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