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露和严尘的闺女比温唐的龙凤胎小四个来月,当听到自己有了个女儿后,严尘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呼,幸亏他已经有闺女了!”

    不然还不把我的抢走啊!

    温唐后来的那对龙凤胎也被她冠以跟汤圆同一系列的昵称:弟弟叫奶包,妹妹叫肉包。

    对此,众粉丝的反应是:“……”

    突然觉得心好累,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不过顾苏倒是很满意,并公开了一张他和自家闺女的合照,重点表现了他家姑娘肉嘟嘟的包子脸。

    众粉丝怒:“你个妻奴女控!”

    并有不少人笑称,汤圆已经哭昏在餐厅里。

    不过几乎令所有人感到微微遗憾的是,奶包和肉包都是黑色直发,并没有遗传到兄长那样可爱的小卷毛……

    昔日汤圆先森因为爸爸多亲妹妹两下就微微冒酸气的吃醋举动已被他自己归结到黑历史中去,尤其是在流着口水的肉包笑嘻嘻的对他喊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哥字后,汤圆整个人都呆滞数秒,然后身处颤抖的手摸摸肉包的嘴,“妹妹。”

    这时候肉包已经基本上能抓着婴儿床的栏杆站颤颤巍巍起来了,她看看自己嘴边的指头,然后,“啊呜~!”

    汤圆:“嗷~!”

    奶包那个傻小子说话晚,从头到尾就只会个“粑粑粑粑”什么的,见状一屁股坐下,拍着巴掌呵呵笑,一边笑一边“粑粑粑粑”!

    汤圆:“……嘤嘤,他们都欺负我!”

    不过长大后的顾顺先生坚决不承认有过这段经历,自始至终都坚称视频是伪造的,并不止一次的冷静指出那段视频的可疑之处。

    后来汤圆渐渐长大,顾苏在他五岁生日的时候送了他一辆等比例缩小的超跑,最高时速不高于一辆自行车……

    两岁的奶包和肉包团子组合手拉手走过来摸了几把,双双做惊叹状,二哥奶包仰起脸道,“要。”

    顾苏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不行,你太小了。”

    正坐在车里有模有样的踩离合器、加油门、转方向盘的汤圆也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对呀,你太小啦!”

    奶包扁扁嘴,却也没有继续争取,只是一只小肉爪子还是恋恋不舍的放在闪闪发亮的引擎盖上。

    已经开始有相当的兄长自觉的汤圆觉得有点抵御不了弟弟的星星大眼攻势,但这玩意儿对他来说都有点儿难度,更不要提连跑步都不利索的奶包了。

    想了下,汤圆站起身来,颇有兄长风范的摸摸弟弟的小脸儿,“这个实在是太危险啦,你这样的小孩子还不行的。这样好啦,过几天我开车带你兜风呀?”

    旁边干看的顾苏忍不住噗一声,艾玛还兜风什么的……

    奶包含含糊糊的唔了声,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然后也没什么过激的反应,就是继续对着车子流口水,小肉手摸啊摸,以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恋恋不舍。

    汤圆技穷了,他抓抓自己的满头卷毛,十分拙计的抬头看向顾苏,一脸纠结,“爸爸,肿么破!”

    如果弟弟每次都用这种眼神和表情看着自己,他还怎么踩得下油门!

    一直安静着的肉包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松开哥哥的手,一把抱住顾苏的腿,仰起脸,奶声奶气的喊道,“要~!”

    顾苏浑身一僵,使出浑身解数控制住自己不低头,“不行。”

    肉包眨眨眼,抱得更紧了,“要~!”

    顾苏似乎已经能听见自己好不容易铸就的心理防线上有细小的碎裂声传来,不过他毕竟也是以狠心冷面着称的顾家人呀,于是依旧无比冷酷道,“没得商量,不可以。”

    肉包看看望着自家兄长的新车,口水都快流成河的二哥,再接再厉,“粑粑粑粑,要~!”

    轰隆~!

    不要怀疑,这是顾老爷防御系统轰然倒塌的声音……

    于是一个月后,奶包童鞋终于如愿以偿的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辆座驾:

    一辆只能看,不能跑;只能人力拉动而非能量驱动的跑车,壳子。

    然而他依旧十分欢喜!甚至一连三天连睡觉都要靠着!

    以及,促成此事的最大功臣肉包童鞋也迎来了一辆,水晶马车。

    是的,名符其实的水晶马车,简而言之,就是一架镶满了水晶的马车。

    这是一架同样稍微等比例缩小了的四轮双架马车,它的每一个细节都被处理的完美无瑕,优美的弧度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那么的动人,几个窗口都悬挂着精美的垂纱,微风吹来便是一阵令人心神激荡的飘动,更不要提稍微有点阳光就会折射出璀璨光辉的上千块水晶!

    对老公这样明目张胆的败家行为,温唐都不想说什么了。

    不过她有预感,也许闺女……

    果然,当顾苏一脸傻爹表情的抱着肉包来到水晶马车前,并无比温柔的告诉她这是礼物时,肉包竟然拧起了眉头。

    她指挥着顾苏抱着自己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转了几圈,里里外外打量完之后,拍拍顾苏的肩膀,“粑粑,放我下来。”

    顾苏开开心心的把闺女放下来,然后就满脸期待的看着她原地转身,笔直的走掉了……

    走掉了……

    掉了……

    了……

    望着女儿远去的背影,顾苏整个人都不大好了:“=口=!!!”

    为什么呀!

    甚至在接下来的一整天,肉包都在用一种同情、惋惜甚至是怜悯交织的复杂眼神看着顾苏,让他这个当爹的几乎是如坐针毡。

    好几次顾苏都忍不住冲过去问她,“闺女啊,是不是哪儿不合你的心意啊?告诉爸爸,爸爸马上让人改。”

    难道是嫌弃只有水晶一色单调?不行就再加点儿红蓝宝?

    还是在四角各悬挂一只黄金铃铛?

    不过每当这时肉包就会一脸沉痛的摸摸他的头,微微叹息一声,拉着自家二哥走掉。

    走掉……

    当晚顾苏就痛哭流涕的跟温唐讲述自己苦逼的心情,“唐啊,我的内心都是崩溃的啊,这不对呀,闺女没道理不喜欢呀!”

    温唐特同情的拍拍他的脑袋,“你忘了平时大哥都是怎么跟他们说的啦?”

    顾崇顾先生在见到自己的三个侄子侄女时,最经常说的内容之一就是:“所有的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只有毫无智慧的人才会相信。人要活着,单凭美丽的外表是不够的,还需要强大的内心、丰富的知识储备,以及过人的智慧和手段……”

    顾毫无智慧空有外表苏先生瞬间就觉得,尼玛膝盖好疼!!!

    结果第二天,被顾苏成为小天使的肉包小姐再一次补刀成功。

    她先给了爸爸一个香香软软的早安吻,然后用救赎一般的眼神看着他,同时轻声安慰道,“don‘tworry,dady,马车我会坐的。”

    说完,小公举,不对,小女王殿下就以左手大哥右手二哥的豪华阵容走了出去。她微抬的下巴和鉴定有力的眼神与脚下精致的小皮鞋交相呼应,简直绝配。

    肉包姑娘的气场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两名兄长都有沦落为骑士的嫌疑……

    反观留在原地的顾老爷已经全身灰白,几近风化……

    啊啊,好心塞!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