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河上你不能这样做......!”

    “唐县伯,我们错了,我们弥补......!”

    “唐县伯,求你......!”

    “唐县伯......”

    “唐县......”

    “唐......”

    声音越来越远,唐河上越来越听不见了。

    不知道是否每一本书反派的语言都是这样,从开始的气势磅礴然后到色厉内荏,最后似乎都是苦苦央求。嗯,本故事纯属虚构,情节如有雷同......!

    咳,言归正传。

    无论苏我三郎和田中熊大怎么哀求,四个身材不算太高大的关中汉子如同二人一组夹住苏我三郎和田中熊大的腋窝。

    不存在拖着走,而是想架着矮小的猴子一般。

    越走越远......!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

    唐河上一声令下:“搜,所有搜出来的东西都带回飞虎卫!”

    “诺!”

    余下的几名飞虎军应了一声,快速在倭人居住的所有房间里搜索!

    一个个倭人、倭女噤若寒蝉,丝毫不敢阻拦!

    对方连自己领导都敢抓,作为小喽啰,要是再去阻拦,怕那腰间的唐刀会脱壳而出!

    那可是唐刀耶,这里是大唐耶!只怕到时候自己被砍了就砍了,别说伸冤了,定然会做个孤魂野鬼,唐人的地府都不收!

    房间里,没找到什么东西,柜子里也没找到什么东西!

    一个飞虎军士兵在房间了几乎翻了个遍,什么也没有发现!

    唯一没有找过得地方是床底下了!

    飞虎军士兵强忍着那床榻上的酸臭和塌板上的臭鞋,趴下了身子。

    嗯?

    “县伯,这里有一个箱子!”

    那飞虎士兵眼睛一亮,快速将箱子拖出来,打开一看,然后汇报到:“县伯,是一箱子书!”

    唐河上看都懒得看一眼,淡淡道:“带回去!”

    没一会儿,又是一名飞虎士兵汇报到:“县伯,俺这里也有一个箱子,是一箱子金银!”

    “带回去!”

    “县伯,俺也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的是铁器!”

    “带回去!”

    “县伯,俺又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的是图纸!”

    “带回去!”

    一个又一个箱子被发现,唐河上只给出三个字“带回去”!

    突然,一个士兵喜笑颜开对着唐河上汇报到:“唐县伯,俺那边发现了好几口箱子!是倭人的衣服!”

    “带......!咳!”

    唐河上突然停顿了一下:“那玩意就不带回去了!都翻完没有,翻完了就回去吧!”

    “诺!”

    飞虎们齐声应诺,看架势应该接受过新式的训练嘛!

    唐河上转身就走,飞虎士兵们在身后跟随,在飞虎军身后,那是抬着箱子的鸿胪寺小吏!没办法,箱子太多,十来个飞虎军抬不完!

    回到飞虎卫,唐河上丝毫不停留,直奔密牢!

    苏我三郎和田中熊大已经被绑在木质的十字架上,二人的嘴被一块裹脚布样式的东西塞得严严实实。昏暗的密牢里一个身穿皮甲的汉子正在磨刀石上磨着什么兵器,还有一个穿着裨将甲胄的中年拎着一根皮鞭一脸跃跃欲试!

    看着唐河上进来,中年裨将立马堆上笑脸点头哈腰道:“驸......咳,唐县伯,末将是飞虎卫专职审讯的校尉苟南山,正准备审讯这两人!手段有些残忍,怕是污了您的眼睛,要不您外面等末将的消息?”

    “很残忍?”

    唐河上嘴巴一撅,一脸不信:“能有多残忍?比京观如何?”

    “哎哟,您看我这嘴!”

    那苟南山亲亲拍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赔罪道:“末将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您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好了!”

    唐河上止住苟南山的话,皱眉问道:“有没有办法让他们看不出一点伤痕来,却让他们生不如死,乖乖说话?”

    生不如死?还不能有一点伤痕?

    苟南山一下子愣住了!他很想问一句:驸马爷,你是认真的?

    只是,这些话,他显然不敢说!眼前这位准驸马,可是大唐建国十年来唯一一个能以外人的身份进入飞虎卫的存在!某个国舅都不会被允许来这里!陛下的重视可想而知呢!

    “行了!”

    唐河上看着苟南山的神色,不用猜就知道对方大抵是没办法的了!翻了一个白眼,唐河上道:“你去找些鹅毛来,鸭毛和鸡毛也可以!另外,弄一件牢房,全部封闭,不留一丝亮光备用!”

    鸭毛?鸡毛?

    苟南山不着痕迹往下看了一眼,心道:这驸马爷说话还真是,要不是有鹅毛打底,末将不是要误会了么?

    “明白!”

    苟校尉点了点头快速跑开。

    苟南山去得很快,回来得也很快!他的右手紧紧拽成拳头一边挥舞一边笑着汇报到:“驸......咳,县伯,鸡毛来了!”

    唐河上伸出右手,苟南山小心将右手放在唐河上手心处轻轻放开。

    唐河上定睛一看,一头黑线!

    手里的东西,是一根弯弯曲曲不软不硬黑毛——真·黑鸡毛,鸡脖子上的那种!

    这尼玛!

    这玩意拿来做什么?塞进对方喉咙,然后呛死他?

    也怪自己没说清楚,唐河上甩了甩头,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淡淡到:“劳烦苟校尉再跑一趟,拔几根......呸,几片鸡翅膀上的长毛来!”

    精明的苟校尉哪能不知道自己拔错毛了?

    点了点头快速跑了出去。

    再度归来之时,一大把鸡毛握在手里,显然晚上可以吃烤鸡翅了!

    唐河上命令苟校尉将苏我三郎和田中熊大嘴巴里的东西扯了出来。

    这时才发现苏我三郎和田中熊大的脸上全是畏惧!

    苏我三郎控诉道:“唐县伯,你这是私设公堂,滥用私刑!这是要不得的!”

    “哟!”

    唐河上咧嘴一笑道:“还会用成语呀!不过,苏我君用的成语不贴切!这里是飞虎卫大牢,所以不算私设公堂。而你们偷窃的大唐书籍已经被唐某人赃俱获!作为外来人员偷到,大唐人人有责审讯!哪里算私刑?”

    “不!”

    一旁的田中熊大大喝一声,面带恐慌解释道:“那不是偷的,那是王家送给我们的!王......!”

    王到一半,田中突然不说话了!

    一旁的苏我三郎机械的转过头望着自己的伙伴,眼神里尽是错愕!这确定是队友不是对方的卧底?

    唐河上咧嘴一笑,毫不犹豫对着田中竖起了大拇指!真·倭国好队友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