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霍无邪先找了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安顿了下来,利用内奸和自己实地勘察,将大秦内部的地形和各地的防守状况,都了解个大概,.并做出了一个方案.。

    避开王岚、蒙易镇守的地方.,从山地出发,迂回进攻,直击大秦国都。并且将部队拆分成三队,一队一万人,分别打向其它两地,分散大秦的注意力。

    为自己能否成功偷袭,增加一份胜算,而且根据可靠情报,再有五天,镇守国都咸岳的秦国大将蒙易,要离开国都。为得是去接回,远在别处的秦国皇子秦风。

    说起秦风,也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年轻人,可就因为自己晚出生了几年,便与太子位失了缘份。现在机会来了,秦山一死,他成了太子位的不二人选,那位高高在上的秦皇,也总算看到了,他同样出色的另一位儿子。因此特意派蒙易,前去把人给接回来.。

    这对霍无邪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能否成功,便看这一回了。.为了确保计划成功,.他先命人打扮成平民.,混入各个城中,以方便里应外合,人数都控制在几百人。他们都是韩再兴训练出来的精英,无论是身形、还是气质都是上品。

    到那都是那么明显.,为了不那么引人注目,只能先派少量的人进入,.剩下的以后再说。况且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国都还很远,并且还不敢太过招摇的走大路,在行军速度上,又要慢上一个层次。

    据霍无邪推算,以他们现在的速度,至少还要七天才能到达。而且这期间,还不能有任何意外发生.,好在蒙易他们,从出发到回来,需要十天。只要他们够快,应该能抢出三天的时间。

    事不宜迟,他们这就开始行动了.。霍无那给那两队的命令是 ,以破坏为主.,速战速决.。每次袭击都要在两个小时内结束战斗,以免被人包围,若是发现时间来不及,则想尽一切办法脱身,不可恋战,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出最大的声势.为前线战争减轻压力。

    五天后,大汉境内,章勍大军已经初具成果,来的时候他们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到了之后.,却开始稳扎稳打,.各地百姓对于他们,刚开始还是非常抵触的,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大都被章勍的行动给打动了。

    首先他扫除了贪官,给大家免了赋税,还分了田地.。没有什么,是比利益更容易打动人心的.。之后他还发文公告.,说自己是来为那些无辜的将士们,讨一个公道的。那些将士们,背井离乡.远征楚国。.可结果却落的个,被自己人杀死的悲惨结局。

    .官方对此,却不做任何解释,.连个应有的名份都没有.!这样的结果如何能让人接受?为此汉国上下是一片叫骂。

    章勍便是利用了这个心理,说服了大家,其实大家也都有意,想找朝庭讨一个说法,只是缺少一个领头的,民众的从众心理是可怕的,一旦有人当这个出头鸟,.那剩下的人便会无脑的相随。那怕这个人是外来的侵略者,人都是自私的,.他们可能会有国家情怀,但这有一个大前提,是不能损害自身利益。

    比如家产、.家人,.这些东西的份量,要远远高于国家大义,这也是百姓们生存下去的支撑,对于百姓而言,己经固化的阶级体系,让他们对于奋斗,并没有特别大的动力,活下去才是唯一的动力。

    说的俗一点,无论最后谁当皇帝,他们都要靠自己的努力穿衣吃饭,他们所求的,不过是一份安稳,谁能给他们安稳,谁就是明君。特别是那些没什么文化,眼界又相对比较窄的农民,对于他们而言,家人是第一位的,可当他们得知,自己的儿子、.丈夫都死了。并且还是死于自己人之手时,那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打击啊!

    为了打响名气,也为了坚定那些民众的心,章勍这第一仗,就打算来场硬对硬的正面。用手里的二万人马.,打出一个大秦无敌的形象.。对于现在的大汉国内来说.,出色的将领真的不多了,好再他们得知章勍手里的人数不多,便想要凭借人数上的优势,来碾压对方.。因此对于此次出战的人选,大家还是十分勇跃的,谁都想拿下这个功劳。

    因为时间紧迫,汉皇并没有多做考虑,便选了一位老成持重的将领“彭焘”出战,点齐了近五万人马,这也是大汉的权限了。对于汉皇的信任,彭焘自然是深受感动,当扬立下军令状,誓要把章勍的人头带回来复命,否则就用自己的人头来复命。

    对此众人是一阵羡慕,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得胜归来,加官进爵的样子。对于这场仗,本应毫无悬念才是,可只有真正打过后,才能知晓,倒底谁计高一筹。

    章勍此次所选的地方,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选的村子名叫“合口村”。村子的正前方有一处山谷名叫“临溪谷。”是直通村子最近的路,说是山谷,其实道路十分宽阔,十五匹马并排通过都没有事。

    .整个地型有如一个口袋一样,村子好像口袋里,而山谷好像口袋口,其它地方,则多是山地,不易行军,正是一个易守难攻的战略要地。以前的时候,此地多为粮草存放的大本营,有这样的天然屏障在,任谁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把它给攻下来,若是无法速战速决,那不出一日,便会被其它地方赶来的缓军,给围死在这.。

    此次他们能如此顺利的进入,也多亏了前线上的压力,.使得大汉国内的兵力,远不如从前。彭焘的大军已经集结完毕,没有那么多废话,便立刻出发了,他必须要抢在章勍刚刚进入,人心不稳的时候,把他们给打出去。

    否则一旦章勍在此地立住脚了,那就是大汉的心腹大患,他的威胁可一点不比白月眠差,不过从速度上来看,至少也要二天才能到这。两天的功夫、正好给章勍机会做准备。

    另一边霍无邪的计划,虽然完美。但计划终归只是计划,现实可不会完全按照他的剧本演,就在他前脚刚刚分完兵,才不到一天。

    后脚便有一支队伍被发现了,对此霍无邪是又惊又怒,但也在意料之中。他们这次可是来了三万多人,要想完全不引人注意,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的吃用,都必须去城里补充,否则光靠山间野果根本吃不饱,这吃不饱便会影响战斗力。

    最关键的是大秦近年来,发展的很好,各地兵力充足。由其是战时,为地为了防止奸细,都是仔细盘查,而他们做为大汉的精英部队,自然很容易让人看出不同来。有几次,都是差点发现,后来都是用钱来摆平的。

    这样的情况一次两次还可以,一旦次数多了,难免不会遇到不贪财的。那样的话,他的计划,也就要全面落空了。为此他每天都过的小心翼翼,除了必要的采买,剩下的时间都在山林间当野人。

    这样的日子,自然苦坏了那群兵士,这不,他前脚刚分完兵,后脚便有人,忍不住去城里,想好好休息一下。

    这样一队人高马大的人,突然出现在城里,很容易便成了焦点,而后便被发现了,当地的守军开始全力反抗,可惜实力上差了太多,又被人家先进了城。

    城门失守,后面的自然也就防不住了,才短短几个时辰,一座中等小城,便被他们给攻下了,见到事情已经如此了,索性便不按计划前往指定地点捣乱。而是就在此地开始,以这里为中心,向大秦腹地进发,目标直指国都。

    对于手下人的任性.,霍无邪被气的是一阵肝颤,被逼无奈的他,只能是加快行军速度,前往下一个地方,继续潜行,好好利用这些已经被暴露的人.,从而为自己争得机会。

    他现在每多前进一米,便多一份希望,若是可以这样,一路潜行至国都城下,那他就算是胜了。对于这次行动,他们没有后路,唯一的后路,便是想办法攻下皇城,利用秦皇做人质,来换取他们安全回国和前线战争的胜利。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彭焘的大军已经来到了山谷,并派探马前去打探。同时自己也在四周巡视着,很快他便发现了不对,那就是山谷内侧的树林里,几乎看不到起起落落的鸟儿.,鸟不落林,必有伏兵。

    看来章勍是打算等他们进去了之后,通过两侧伏击来对付他们,从计划上来看,像是章勍的作派,喜欢和用地形和计谋赢下对方,对此彭焘却是一脸冷笑,不禁心中暗想:“什么一代名将?不过徒有其名罢了。这么老套的招数,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真是给它们大秦丢人.。“

    这边正想着,下面探马回报道:“报,将军,前方“合口村”内有大量身穿大秦军服的人,在来回走动,看人数应该是秦军,只是他们很奇怪。”

    “哦?有什么奇怪?”,彭焘追问道。

    那人回道:“他们见了我们,确有很大的敌意,可是却不排兵布阵,也不整装防守,反而像一群不会打做的农夫。”

    此言一出彭焘立刻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有些明白了,一定是章勍以利诱骗,那些无知的民众,穿上秦军服,以做疑兵。当自己的探马,打探到大秦部队都在村里的时候,则会全军进入。到了那时,他们再从两侧杀出,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这的确是个好计策,只可惜他的计谋早己被自己看破。

    心中不禁暗想,计划虽然不错,可还是经验不足,要是他不暴露那些鸟儿,也许自己还真会,一时脑热的冲进去,但是现在吗...

    “传我命令…”一边想着,一边下令道:“把这四周的山林都给我烧了,他章勍不是喜欢钻山林吗?那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是“下面人领命而去,随后又想到了那群愚民,接着道:“派大军前去收缴大秦服,但有反抗不交者,以叛国罪论处,就地格杀!”

    “是“又有人领命而去。

    彭焘对于他们,可没有半分怜悯之心,既然穿上了秦国军服,那在他眼里便是敌人,对于敌人,他才不会手软呢。对于这个命令,手下人执行的十分困难,对百姓而言,到手的利益就是自己的财物,想从他们手里面拿回来,那可难了。

    既然拿不回来,冲突自然也就发生了,同时两侧的森林也被点燃了,.一时间是浓烟滚滚,热浪滔天。谷中的百姓一看汉军开始放火烧山,心里更慌了,这时隐藏在百姓中的秦兵突然来了一句:“大汉无道,想要杀光我们,我们快跑啊!”

    这当话仿佛是点燃了炸药的引线一般,整个村子瞬间便沸腾了,无数的民众带看一些东西,飞快的往外跑。他们一跑,.大汉军的压力便增大了.,只能不停的加派人手来镇压.,最后场面越来越乱,以至于都惊动了彭焘,.当他看到民众的反映后不禁有些愕然,心说“:自己不过是没收了衣服,他们至于吗?”

    可是他却忘了,自己还在放火烧山呢,这四面八方的火一起.,顿时就让人心理压力倍增.,再加上,.大汉军来收军服时的语气和态度。再出点流血事件,那事情便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并且还有人在中间恶意挑拨,也就有了现在的场面。

    对于这个状况,彭焘却没有下令派人安抚,反而任其发展,原因很简单,他认为秦军已经被困在山林里烧死了,而自己出发前,曾夸下海口,要提着章勍的人头回去,现在都烧成灰了,上那给他找人头啊?

    没有人头,就光凭一张嘴,就说自己打败了章勍,就算这是真的,.那可信度也不高啊!现在他有了另一个选择,那就是砍了这些愚民的头来充军功。这种事他可不是第一次干,也不是第一个干的,在他未成名之前,曾经做过副将,主将为了军功,亲自下令让他前去执行此事。

    对于这一系列流程,他是十分清楚,就算这群愚民没罪,他都能想办法,给他们编出罪名来,更何况现在,他们身穿大秦军服,并且意图逃跑了。这一切简直不要太容易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民众的逃跑率越来越高,逼的大汉不得不向前行军,死死守住谷口,彭焘在军中,看着他们在大火中奔逃着、哭喊着、没有丝毫表情。就在这时,探马来报道:“报,将军!大事不好了,章勍率领一万大军,从南侧山林中冲出来了!现在正在朝“临溪谷”进发,大约再有半个时辰,便可以到达谷口,把我们全围在这啊!”

    “啊!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应该在合口村两侧的山林中吗?怎么会跑到谷外的山林外?“对于这一切彭焘,现在可是可有些傻了,以他多年的行军经验,居然也会错。事实上他也却实错了。

    此时的章勍正在距离此地千米外的山地上,观看这场大战,身为统率,他可不愿意以身犯险,做冲锋陷阵的事。这些自然有兵士们去完成,而他只要指挥得当便好,望着此刻正作茧自缚的彭焘,他的心里毫无波澜。

    对于这个计划,他早就想好了,从一开始对于民众的种种善意便是一个局,而后开始给他们发放免费的衣服。人性都是贪婪的,有免费不要钱的好处,谁都会去想赚上一笔,至于后果,那是以后的事,他们才不会去想呢。

    在有大秦的军服,在质量上那是没话说,这些百姓们,可能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好东西,自然是满心欢喜,爱不释手了。再有对于此次出战的大将,章勍通过特殊渠道,先得到了消息,通过他以往的战绩来看,此人是个目中无人,好大喜功的货色.。

    常常把自以为是,当成人生宝典,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方法,不是平常的伏击,而是引诱他去猜想。给他一切提示,让他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猜想,这样他才会深信不疑。

    比如他故意在山谷里的林中,撒上一些药粉,这些药粉会让鸟儿们十分不舒服,从而离开森林,来造成一种,山林里有伏兵的假象,再有鼓励民众,穿着大秦军服活动。

    并且承诺给他们换新的,那他们自然不舍得脱,而这一切在彭焘眼中,就成了会移动的军功,以他的性格而言,必然不会放过这些人。

    再加上国内的巨大压力,让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便乖乖掉入了陷阱,对于他的行动,章勍能十分准确的把握到,而老一辈的彭焘,却只知道抱着功劳薄过日子,.两相一比、高下立判.。

    大秦是急行军,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来到了山谷口。为了找这处藏军地,.章勍可真是煞费苦心,不但要隐蔽,.还要离战场近。这本身便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想要隐藏、则必须要离战场远。

    否则的话,人家又不是瞎子,聋子,你这一万多人,藏在这附近,人家会发现不了?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般。

    为此他找了许多村中人打探,最后才选中了南面山侧的,一个天然溶洞.做藏兵点。其实这也算一场豪赌,如果彭焘能多有点耐心.,去问问当地的百姓,那章勍可就全完了。结果章勍赌赢了,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算是胜利者了。

    半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汉军跑出来一些人,这其中就包括,彭焘,身为主将,他自然要在后方指挥,因此他离出口就更更近一些。

    此次他才出来一万多人,便与大秦的人对上了,一方是有备而来,.另一方是狼狈逃窜,对于这样的局势,彭焘暗道:不妙!急忙下令道:“传令,守住出口!一定不能让秦军攻下此地,勿必要守到所有将士们出来为止!”

    “是!”逃出来的一众大汉士兵,热烈的喊道。

    章勍在远处看着,而后下了一道命令,让所有人放“火箭”,所谓火箭,不过就是在了箭头上,缠上布条之类的易燃物,然后点燃发射出去,是各地打仗时,惯用的招数。

    火箭一起,汉军顿时就倍感压力,本身后面与两侧便都是火,现在连前方都有火箭攻击,一下子让他们都害怕不己。

    对此就连彭焘自己都有些害怕,其中有几只箭,都差点射中自己,逼的他不得不向后撤,他这一撤,剩下的人则更想撤了。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便是这个道理,越是在这种生死关头,身为主将,才更应该奋不顾身、勇往直前才是。连他都如此贪生怕死,那剩下的人,又该和何自处?远处的章勍见到这一幕,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

    因为他知道,这场仗他已经赢了,狠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现在的秦军,就是一群不要命的。而大汉一方则是怕死的很,对于这种心理落差,大秦自然是气势如虹,大汉则是节节败退。

    最后被大秦重新退回了山谷,看着两侧的浓烟与烈火,彭焘是悔不当初啊,要是自己那么急功近利,现在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这时章勍已经在谷口,架起了一堆木材,看样子应该是道防线,万一大汉胆敢突围的话,就主刻放火,把他们给烧回去。

    八面起火,无路可逃,现在的他们,已经算被逼入绝境了,彭焘现在是一脸的紧张,这时从谷口处传来一个声音道:“投降者免死!.”

    而且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彭焘听后,却陷入了沉思中,而后将众人叫来,开了个会,道:“请位将军,眼下我们已经到了绝境,现在我们的决定,将影响着我们这五万将士,和一众百姓的性命。是战是降,请诸位来商议一下吧。”

    对此大家是议论不已,却苦无结果,最后还是彭焘发了话道:“我的提议是降,眼下我们面对的,是以仁义出名的章勍,他从来都不滥杀无辜,我们若是降了,只要皇上付出一些代价,那我们还是有回国的希望的。

    可我们要是死抗到底,那可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对于死亡,任何人都是恐惧的,由其是他们这些,好不容易才混出头来的将军,还没有好好过一把人生,就要死掉,他们才不甘心呢。只是碍于面子,谁都不好先说而己,现在有人提出来,而且还是最高领导,那他们自然是拼命附合,为自己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

    对于他的命令,大家还是信服的.。而后便出去安排,彭焘做为主将,自然要第一个出去,这么丢脸的事,他是非常不愿意面对,但时势如此,由不得他做选择,只能是坚难的向前走着 。

    这时他手下的一位谋士,却站出来说道:;将军,不能降啊!我们已经是国家所能调动的,最后力量了!一旦我们降了,那整个大汉,将再无流动兵力可用,只能被动防守。

    由其是一些天险和重镇,都是不能有失的关键之地,难道您真的忍心,看到我大汉腹地,沦为它大秦随意行动的空白之地吗?”

    对于这一切.,彭焘怎么可能不知道,但他却有不得不降的理由,.只是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而后便命人把他带下去,压到队伍的最后方.,以免他捣乱。

    此人是他的心腹,二人是同窗好友,只是后来因为家境不同,彭焘成了将军,而他却成了谋士,可彭焘对他却一直礼遇有加,而他也确实立了不少功劳。这次他敢冒天下之大不为,来当面顶撞他,也没有什么大事。

    最多只是让彭焘心里有些不爽而己,此人名叫翁郃与彭焘一样五十多岁,只是身穿儒服,面容方正.、一身的正气,双目中因为急切,仿佛有两团火苗在烧。对于彭焘的举动,翁郃是一阵不满的抗议。

    只可惜,他终归只是一个小小的谋士,无法左右所有人的意见,只能是被士兵,强行架到后面。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投降,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执行着。彭焘亲自出现,身为大秦主将的章勍,自然也要亲自相迎才是。

    双方第一次正式会面开始了,出于对彭焘的尊重,他并没有让彭焘行败将的跪礼,反而像是,见到多年不见的战友一般,十分热情。双方把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相视一笑。

    而后谈笑着进入了大帐内,这行军营帐是临时搭建的,相对简陋了一点,可双方都很识趣的忽略了这一点。只是谈论归降事宜,既然仗打完了,那就要赶紧组织人去灭火,要是让火就这么烧下去,那指不定要烧到什么时候呢.。

    这些自然有人去弄,投降完毕后,按规矩,接受投降的一方,要弄上一些好酒、好菜宴请一下,表示欢迎新人加入。因为还要派人去灭火,所以宴请只好定在晚上,双方都要准备一下,便各自回去了。

    期间翁郃曾多次求见彭焘,但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这时翁郃也回过神来,从出征到现在,彭焘所乎一直在故意躲着他,这里面难道有什么阴谋?“翁郃不禁暗中猜想道。

    可是也只是猜想,晚上,各位将领围坐在一起,主位上彭焘与章勍并排而坐,这也是表示相互尊重,二人相互敬酒,又向手下的诸位将军敬酒。一时间场面热闹,气氛融洽,翁郃身为谋士,自然也有一个席位。

    只是他相对沉闷一些,偶尔用有些愤恨的目光,看着主位上的两人。有饮酒的,自然就要有敬酒的,双方的将领,只要有资格坐在这里的,就都不能免俗。

    最后终于轮到翁郃了,只见他一脸不甘的站了起来,挺自了腰杆,走到大帐的正中心,手中持酒,目光坚定的瞪着章勍道:“在下翁郃见过将军,今日我大汉五万人马,败于将军之手,实在可惜。不知将军可否说说你的用兵之策呢?也好让我大汉将士心服口服!”

    章勍没想到,大汉军中竟有这样一号人物,居然有如此胆量,来质问自己,难道他真的不怕死吗?现在双方已成一家人了,.若是公然诉说自己的成功.,也未免太打对方脸了.。对于以后的合作,一定会有裂痕。

    若是不回答,又显得太过失礼,这可真让他有些左右为难了,似乎看到了章勍的难处,彭焘接道:“翁兄,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说的,说的太多,难免会伤了大家的和气,不如就算了吧。”

    章勍见有台阶可下,立刻附合道:“不错,彭将军所言甚是,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因为这些事,而伤了和气,来来来,满饮此杯!共祝大家从此亲如兄弟!”

    剩下的人那敢不给他面子,一个个都立刻附和着举杯,都想赶紧揭过这个话题,可还真有不给他面子的人。那就是翁郃,对于他们这种岂图转移话题的行为,他一眼便看破了.。

    只见他冷笑一声道:“将军,您这么说也未免太小气了,你是怕自己的兵法外传吗?

    好吧,既然您不肯说,那在下有一些愚见,.还请诸位分析一下,看看在下说的,是否在理可好?”

    “不好!”彭焘几乎是立刻站出来反对道,并且拼命给他使眼色,希望好友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可翁郃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才站出来的,.对于好友的警告视而不见.。

    见到自己暗示不行,于是急忙下令道:“来人,翁大人喝醉了,快把他扶下去休息!”说是扶下去休息,可谁都能看出来,这根本就是抓下去。

    就在这时,翁郃却不知从可处,抽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大声道:“不准过来!今日我就算是死,也要把这些话给说出来!”

    见到这一幕彭焘立刻便傻了,出于对好友的关心,他立刻叫停了下人,并用一种紧张的神情看着章勍。

    章勍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而且他也很好奇,翁郃倒底知道了什么,也就任其发展了。总之不管他说了什么,今天他都死定了,若非顾忌彭焘的态度,光凭这小子抽出匕首的这一件事,.都可以立刻将他弄死.。

    见大家都停下了,翁郃这才放松下来,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说着自己的见解.。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