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两年后阳春三月里的某一天,何笑然一觉醒来,摇醒身边加班到半夜,回来又拉着她辛苦运动了好一会的某人,问得认认真真的。

    “我的,你生的,都行。”萧尚麒睡意正浓,含混的回答了一句,胳膊已经自动自觉的环住何笑然的腰,将她重新拖回怀里,下颌在她的头顶蹭了蹭,继续睡。何笑然有些沮丧,可是身后的某人已经睡着了,她只能叹口气。三月的天,明明乍暖还寒,可是再高档的小区,室内的暖气也已经不好好供了,她怕冷,又受不了空调一直吹着的感觉,这会实在不愿意起来,好在身后紧贴着某人热呼呼的身体,她向后偎了偎,很快睡起了回笼觉。

    早晨的回笼觉,总是睡得格外香甜,何笑然不知不觉的翻了个身,没有摸到一直让她暖暖的热源,只有尚有余温的被褥,心里惊了一下,骤然醒来。

    萧尚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她瞄了眼闹钟,时间还不到七点。要知道,结婚之后,萧尚麒一直很讨厌起早上班,连带着她也常常迟到。最可恶的是,每次和他抱怨她又因为晚了几分钟,被领导抓了现形扣了工资了,他还总是趁机鼓动说,“这么辛苦,要不别干了,我养你多好;你要实在喜欢出版这一行,咱们申请个杂志刊号,你来当总编,再没人考勤,不是更好……”今天的太阳难道是打西边出来的?

    翻身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萧尚麒倒没出门,而是就坐在床脚的位置,被定住了一般,牢牢的盯着她看。

    “你起得这么早,就是为了坐在这里吓人的吗?”何笑然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只能先声夺人。

    “我要当爸爸了吗?”萧尚麒不答她的问题,只是用一种很敬畏的眼光,看着她的被厚厚的蚕丝被遮住的腹部。

    “呃……”何笑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有些微微冏的含糊说,“还不一定呢。”

    是真的还不一定呢,自从那次手术之后,她的月事一直不太准,二十多天一次的时候有,拖过四十天的时候偶尔也会有,看了很多医生,吃了不少中药,也没太看出改变。前几次她还偷偷买过几次早孕试纸,只是都是谎报敌情,她知道萧尚麒很想要个孩子,不过这也得看缘分,时间久了,她有时候甚至会悲观的想,他们和孩子,总归还是缘分没到吧。

    “去医院检查过吗?”萧尚麒直接忽略了何笑然那不太肯定的语气,干脆的想去找外衣,一边还说,“我今天不去公司了,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都说了还不一定呢,我不去医院。”看他急切的样子,何笑然心里忽然没底了,她有点害怕看到萧尚麒失望的样子,再加上点起床气,自己忍不住先发了脾气,“爱去医院你自己去,总之我不去。”

    这一下闹得萧尚麒措手不及,他早晨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被何笑然摇醒,当时虽然回答了问题却还没过心,可是再睡了一会,却好像醍醐灌顶一样,一下子忽然醒了。孩子一直是他们都不大提起的话题,何笑然此前更从来没有问过他喜欢男孩女孩这样敏感的问题,他没法形容那一刻的喜悦,又生怕吵醒她,自己又再睡不着,只能眼巴巴的坐在一边等她自然醒。可是看来他的表达方式还是有问题,不然何笑然好好的怎么生气了?

    “不去医院,咱不去医院总行了吧,早晨吃什么,我叫人去做?”萧尚麒回过身来,坐到床边,连人带被一起抱紧怀里,哄孩子一样得摇晃,何笑然被他晃得头晕,赶紧叫停,说到早饭,她还真是觉得饿了,想了一会说,“炒饭吧,我记得前几天中午在一家西餐厅吃过一种欧式还是泰国的炒饭,又香又辣的,再去找就没有了,说是什么限时特供的。”

    “里面都有什么材料?”午餐何笑然一般都是和同事一起吃,这款什么炒饭的,萧尚麒没吃过,当下就为难了,照顾他们日常起居的阿姨厨艺很好,但是做饭总得有个方向吧。

    “想不起来了,算了,不然做个湖南风味的炒饭吧,放很瘦的腊肉,好像还要放萝卜干,那种嫩嫩的红辣椒,上次吃的,怎么记不住都有什么了?”何笑然否定了前一种食物,可是也没想到后一种炒饭的配料,顿时觉得犯愁,想了想还是说,“算了,还是改天再去找那家店吃一顿尝尝吧,实在记不住了,不然吃打卤面吧,红辣椒、牛肉的卤子,细细的面条就好。”

    萧尚麒没有异议,赶紧下去让阿姨准备。

    好像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得,何笑然渐渐有了些变化,首先的表现就是脾气不好了,会因为一点点小事生气,比如萧尚麒回家没有马上换衣服就坐在沙发上了,或者早晨的时候又害她迟到了,都会很明显的不高兴。再然后就是吃的口味上也变了,总觉得阿姨做的菜太清淡,喜欢多辣和多酸的食物,饭桌上常常红彤彤的一片,直接导致萧尚麒被辣得上火了,脸上居然冒出好几颗豆子。还有就是开始嗜睡,以前萧尚麒加班到再晚,何笑然也总会等他,最不济也是半梦半醒的状态,但是现在,他稍稍有点应酬,回到家还不过晚上九点,何笑然却已经在床上呼呼大睡,其睡熟的状态,让他一点不怀疑,这个时候把她抱出去卖掉,她都不会知道。

    “小何是不是有情况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有天早晨,他又下楼来告诉阿姨准备什么早饭的时候,阿姨叫住他小声问,“去医院检查了吗?”

    “不知道呀,她上次一听上医院就发脾气,我怕她生气伤身体就没敢再提。”萧尚麒也很苦恼,小声的向阿姨求教,“真的是有情况吗?”

    “我看八九不离十,你小心点,劝劝她赶紧去医院检查下。”阿姨非常肯定的点点头,转身去忙活了,最近因为何笑然的口味变化,家里的厨房到处都是辣椒不说,还多了很多熏肉、腊肉之类的食材,阿姨看了看,叹口气说,“要真是有了,总吃这些东西对身体也不好吧。”

    结果这次去医院的提议,何笑然并没有反对,反而是痛快的请了假。慕氏在B城自有一家豪华的私立医院,平时接待的客人也都是非富既贵,是以医院人流并不多,妇产科更是一早接到指示,全员静候中。

    “胎儿的一切发育都很正常,八周加两天了,预产期是……这期间要做的检查项目都在这里。”妇产科的主任亲自替何笑然做了检查,然后满面笑容的恭喜他们。

    萧尚麒一时并没有反应,弄得妇产科主任笑完之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何笑然也忐忑了,正想着怎么来化解这尴尬,结果眼前一花,人却瞬间被萧尚麒举了起来,然后头顶的天花板都开始团团转,她头昏得厉害,慌慌张张的抓住他的胳膊,萧尚麒才轻轻将她放下,旋即又重重把她搂进怀里。

    “宝宝,我要当爸爸了,你要当妈妈了……”附在她的耳边,哽咽着说了这一句之后,萧尚麒再说不下去,只是一遍一遍的亲吻着何笑然的额头。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何笑然是怀上之后才知道,这四十周并不好过。随着肚子里小宝的长大,她开始出现浮肿,鞋子都穿不上了,差不多一个月,鞋店就要送来大一码的鞋子;衣服也是一样,她开始明白,为什么孕妇都喜欢穿宽松的衣服了,因为受不了一点束缚的感觉。惟一庆幸的是,小宝很乖,一点也没有闹腾她,除了让她的口味发生了变化之外,她再没出现孕吐这样的不适反应。可是吃的多的后果,就是小宝长得要比同龄的孩子大,距离预产期还有三个多月的时候,她夜里就睡不下了,躺一会就觉得喘不过气来,只能撑着身子在床边坐着,一坐就是半宿。

    从知道她怀孕之后,萧尚麒的觉也变轻了,每次她一动,他一准会醒过来,问她怎么了,要什么?她半宿半宿的不睡觉,他就也坐在一边陪她、哄她。可是报社已经让她提前休产假了,她白天间或还能睡上一会,他白天却还要去公司,为此她劝他不如分房睡一阵。

    “你晚上起不来怎么办?要喝水怎么办?自己下地摔倒了怎么办?”结果萧尚麒脸都沉下来了,说什么也不同意,还列举了晚上N多项她离了他之后的怎么办。

    她反驳他,“女人都会怀孕生孩子,谁不都是这么过来得?”

    “那他们怀的是别人的孩子,又不是我的孩子。”结果萧尚麒振振有辞,还眼见的发现她的小腿又抽筋了,赶紧替她去按摩。

    三十七周的时候,小宝迫不及待的要和他的爸爸妈妈见面了,何笑然产检之后直接被医生留下,然后马上送进手术室。原本想要拍摄DV和照片做纪念的某人,却在看着何笑然往手术室里走得背影,哭了,被她回头无意中看见,才非常不好意思的朝她笑了笑。

    胎儿初步判断超过八斤,属于巨大儿,只能剖腹,奇怪的是,全麻之后,何笑然还能感觉到医生们的动作,剪子划破肚皮时,手术刀划开子宫时……再然后,哇的一声响亮的啼哭声,回荡在手术室内。

    小宝到了两岁还没有正式落户口,原因是没有大名,萧尚麒请了很多研究易经的人罗列了无数名字,自己却总是不满意。不过没有大名和户籍却不影响小宝的茁壮成长,他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个头要高,也更要有劲,会走路之后,就常常自己扶着墙,要上楼下楼,到了两岁的时候,更是生龙活虎,一个大人根本看不住他。

    然后和很多男孩子一样,小宝也是迟迟不会说话,萧尚麒每天从公司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小宝,和他认认真真的说一个小时的话,有时候给他讲公司的事情,有时候念儿歌,有时候讲故事……那份认真,让何笑然有时候都颇为嫉妒自己的儿子,而更让她嫉妒的是,两岁半的时候,小宝终于开口了,清清楚楚的,叫的居然是“爸爸!”

    当然,儿子习惯凡事叫爸爸而不是妈妈也是有好处的,比方说,他玩累了要吃奶,会躺在地上叫爸爸,萧尚麒就得乖乖的去冲奶粉;晚上知道要上厕所了,喊爸爸,萧尚麒就得乖乖去把尿。

    何笑然也乐得逍遥,可是直到几年后,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后,无意间,她才发现孩子先会叫“爸爸”的原因。

    那天她加班回来得稍晚,婴儿房里,小宝坐在地上玩积木,而她的小嘟嘟则躺在婴儿床上,乌黑的眼睛圆滚滚的睁着。萧尚麒正反复的教女儿,“乖宝贝,叫爸爸,爸——爸——”嘟嘟还小,自然学不会,总要半天才费力的bobo两声,小宝大概听久了这么单纯的对话,忍不住嘲笑妹妹说,“爸爸,妹妹那么笨,我看她肯定不会配合你的,将来她肯定最先叫妈妈,然后妈妈就得天天夜里起来照顾她了。”

    何笑然站在门口,透过细细的门缝,瞬间红了眼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