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宅,蓝老爹的生日宴会上灯火通明,上上下下都是欢声笑语。

    “老爹,你说什么?”一声陡然拔高的音量让众人都愣住了,转头看到蓝西语莫名其妙的发火了。

    蓝老爹穿着唐山装,摸了摸胡子,喝了口茶。

    “不要装傻喔,老爹,我刚刚可是听到你说,二十八岁才让我嫁出去?”

    蓝西语怎么从前没听过这个说法,二十八岁?玩笑不是这么开的,老爹怎么不干脆让她直接老在家里,等到她一朵鲜花枯萎成野草再嫁算了?

    “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蓝老爹振振有词。

    他才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就要送给别人家,当然舍不得,况且蓝家男丁香火太旺,就这么一个女娃儿,当然一定是要好好挑选一户人家,这个未来的女婿秦亚尊,他倒也满意,可是想过他这关也不容易。

    “伯父,我也是尊重您的想法。”秦亚尊缓缓走过来,帮蓝西语整理了一下因为生气而弄乱的浏海。

    这丫头把头发留长及腰,还特意烫了卷发来增添女人味,他怎么会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呢,可惜蓝西语时常会弄乱头发还不自知,需要他这个男朋友时刻叮嘱,或者干脆帮她整理好。

    “秦亚尊,你胳膊到底要拐到哪边去啊?你要站在我这边,我们是同一战线的两个人!”

    蓝西语瞪圆了眼睛,秦亚尊这是要闹什么脾气,万一老爹发火了不准她嫁,她一定哭到他耳朵痛。

    “我一向很公平,况且你父亲说的话的确有道理。”秦亚尊捏了捏蓝西语的脸颊,可是看见那美眸眼底的怒火,他觉得她已经是怒火中烧了。

    蓝西语不说话了,只是咬了咬牙看着秦亚尊,这么众目睽睽之下还这么跟她说话,定是这男人后悔了,觉得自己凶巴巴的不想娶了对吧?

    “好啊,你不想娶,以为我就嫁不出去吗?”蓝西语打掉秦亚尊放在自己头发上的手,气鼓鼓的看了一圈。

    她目光绕了蓝家宴会大厅一圈,首先看到了一对人。

    这是已经准备生第二胎的丁洛妍,肚子大得像颗皮球,而身边是只看得到妻子的项楷然。

    像是感应到蓝西语的打算,夫妻俩“嗖”地转身,装作看不到她,于是蓝西语判定这里行不通。

    转身目光扫过自家的几个哥哥,真的是高大多金又帅气,可惜是自家人,她没有奇怪的癖好,况且他们谁也没有要帮她的意思,都在看好戏的表情,身边的女伴更是礼貌的回避视线。

    看吧,她被人家在内心给嘲笑了,都怪秦亚尊这个混蛋!

    剩下的人,不看也罢,蓝西语皱了皱小鼻子,怎么就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眼的,还是秦亚尊让她最中意呢。

    正在这个时候,宴会的大门口刚好走进来一个身影挺拔的男人。

    “秦亚尊,你再气我,我就嫁给他!”蓝西语几个大步走上前,直接抓住来人的手臂。

    “什么?”宁仕哲诧异的皱眉,蓝西语这是在闹哪出戏?

    他可是基于两家是世交才礼貌来祝寿的,可不是来跟秦亚尊结梁子的,况且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小两口闹脾气,拿他做靶子。

    “是吗?”秦亚尊果然眯了眯眼,生气了。

    她倒是挺会挑人的,直接就挑到前男友的身上去了,况且这宁仕哲早不进门,晚不进门,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蓝老爹吹了吹胡子,他虽然是说晚点结婚,但可不是让两个人闹不合吧?

    “那个……”想插话的老爹,明显没引起两个人的注意。

    “蓝西语,你马上给我过来。”秦亚尊可不甘心看着蓝西语那双纤细的手,紧紧抓在别的男人的手臂上。

    “我偏偏不要。”蓝西语垂下眼,谁让他刚刚赞成老爹的话,明知道她那么想嫁。

    “非要我去抓你对不对?”

    “你抓的到吗?小心我的心飞走了,再去跟别人拦路逼婚,我蓝西语什么都做的出来啊。”

    “你还真敢说。”秦亚尊瞪着蓝西语没用,就直接把目光落在宁仕哲脸上。宁仕哲叹了口气,他被甩已经够难看了,成全他们还不够有气度?难道让他保持点优雅形象就那么难吗?

    “你们两个人……”

    秦亚尊两、三步就突然迈到蓝西语的面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低头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

    “你走开。”蓝西语不怕他地瞪回去,两个人鼻尖都碰鼻尖了。“我偏不,你任性,我就要罚你。”

    “明明是你有错在先……”

    吵来吵去,两个人几乎是面对面的吵架,把宁仕哲像个摆设一样立在一边。

    “真的是无视于旁人啊。”摇摇头走离那两个人,宁仕哲觉得自己都放下对蓝西语的感情了,何必再为这些事情费心呢?

    “宁小子,是你自己不争气,把我女儿赶跑了,后悔吗?”蓝老爹其实也是满意宁仕哲的,但是年轻人的感情,他也不会真的强势插手。

    “蓝伯伯,晚辈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宁仕哲尊敬地问好,然后就站在蓝老爹身边比较舒服的位置,继续看那两个人斗嘴。

    “怎么,在逃避我的问题吗?”蓝老爹哈哈大笑。

    “那您猜这场对峙是谁会蠃呢?”宁仕哲无奈的问道。

    “当然是我那个任性的女儿。”

    “不对,我猜是秦亚尊会赢,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谁让他们那么相配呢。”宁仕哲笑了笑,口气也没有任何酸味,这就是看清了事实之后,才明白感情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现在蓝西语和秦亚尊的眼中,除了对方还能容下什么呢?

    “什么事情都非要计较这么清楚吗?”秦亚尊深吸一口气,他沉稳的性子都被蓝西语给气到不行,直接就把她横抱起来。

    他想找一个属于他们的私人地方,用情侣间的实际行动来教会她,什么叫做乖巧听话。

    “你放我下来,你不是不娶我?”蓝西语蹬着腿,挣扎着甩动手臂.她现在还没原谅他呢。

    “笨丫头,你老爹说什么跟我娶你有什么关系?他说他的,我娶我的,用演技敷衍一下是在做孝顺的,好不好?”秦亚尊实在忍无可忍,把实话说了出来。

    噗哧!身后笑倒了一群人,这真是一句大实话。

    蓝老爹吹胡子瞪眼的留在原地,这臭小子居然敷衍他,还假装骗他?

    可是现在生气还有什么用,他只能眼看着秦亚尊把女儿抱着,偏偏宝贝女儿还一副小鸟依人的撒娇模样,这是他的生日大寿,秦亚尊好歹也是他的准女婿,就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好啊,你现在带我走,我就信你。”蓝西语甜甜地笑了,秦亚尊所说的话简直太酷了。

    “没什么我不敢的事,尤其是为你做的。”秦亚尊眨眨眼,大步向外就走,没有其他的客套言辞与道别,他现在就是要带走蓝西语。

    “倒是有我当年的风范。”说完这一句,蓝老爹满意地笑了笑。

    殊不知有一个身影慢慢的走过去,正是刚刚认祖归宗的蓝家四少爷,蓝世海。

    他的声音很轻,但说出的话可像是丢下一颗炸弹般的话语:“老爹,我可是您和第二个夫人生的,而且我的母亲丢下西语,带着我和情人私奔了,若那个秦亚尊像您的话,真的好吗?”

    宁仕哲马上轻咳一声,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很自然的就走向一边去拿香槟喝,他真的只是个客人。

    蓝老爹将目光投向天花板,看看那炫目的吊灯,又低下头看看高级的进口地板,就是不看自己的四儿子,然后就端着他的茶碗慢慢地走开了,去跟熟悉的朋友扮演交谈甚欢。

    蓝世海想,蓝家人这点就真的很像,他们想无视你的时候,就绝对做到完全无视,但这就是家人吧,感觉上还真的不赖呢。

    在宴会上闲来无事的蓝家几兄弟,想着去娱乐室凑一桌牌来打,本想拉宁仕哲做牌搭子,可惜人家要保持优雅形象婉拒了,所以自然而然,大哥蓝毅霆就将主意打到蓝世海,这个明显对他们还很冷漠的四弟身上。

    “我们去楼上打牌,老四你要不要一起?”蓝毅霆是一手促成妹妹好事的人,现在自然心情大好。

    一旁的蓝亦浩不说话,今天一身简洁的穿着,昭显了贵公子的气质,只是乖巧的站在一边许久的陆唯心,突然目光定在他的后脑上,然后抬手小心地取下来,原来是出门前的时候,蓝亦浩在赶画稿,沾到的铅笔屑。

    “要是我不跟着你,你会把自己饿死的吧?”陆唯心感叹道,要是她交换学生的时间到了,她回去日本的话,蓝亦浩真的让人放心不下呢。

    “会,绝对会。”蓝亦浩说道,然后还认真的看了陆唯心一眼。

    “啊?你怎么这样……”陆唯心果然愣了,这样的话她就不忍心走掉了,到底该怎么办呢?

    看着她发呆的样子,蓝亦浩心情大好,就知道这女人心里舍不得他,所以直接转开话题,不让她想下去。

    “大哥你问他做什么,直接带走就是了,唯心不会打牌,三缺一没有小妹在,肯定是老四顶上。”

    蓝毅霆看了看二弟,这真的是陷入恋爱期的男人,连话都说得比过去多许多。

    “老四,怎么样,不会不给面子吧?”蓝亦翰明显是在用激将法,要知道他打牌可是蓝家第一。

    蓝世海听到他们这么亲切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窝变得很暖。

    “我不太擅长打牌这件事。”很诚实的语调,蓝世海神色认真。

    “学一下就会了,我们打的都不是很好。”蓝毅霆开心的叫下人直接准备牌桌。

    “那我勉强一下吧。”蓝世海还是那张不变的面瘫脸,但是眼底似乎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麻将牌哗啦哗啦的响着,蓝亦浩当庄家,一张牌很快丢出来,然后轮到蓝世海抓牌的时候,他看着抓到的牌许久。

    “怎么,老四你倒是打牌出来啊。”蓝亦翰催促道。

    “不好意思,地胡十六台。”声音还是那么冷漠,但是笑容却慢慢的在嘴角勾起,蓝世海看了看其他三兄弟的脸色后,有些暗笑。

    蓝亦浩还因为赶画稿熬夜过度,慵懒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陆唯心则是崇拜的看着蓝世海,蓝家人果然都很厉害。

    “哇,你小子不是不擅长打牌吗?”蓝亦翰一向喜欢笑,抬手拍了拍四弟的肩膀,这个弟弟虽然是个外科医生,但是偶尔来给他走走秀也是不错之选。

    蓝毅霆笑而不语,这就是蓝家人的骄傲之处吧,各个都是优秀分子。

    “三哥,我可从没说过,不擅长的事我做不好吧?”蓝世海的笑容有点欠扁的味道,但是却符合了他该有的年纪。

    一声三哥叫出来,似乎消除了所有的隔阂,几兄弟同时爽朗地笑了起来。

    蓝老爹原本站在娱乐室的门外,静静地看着他引以为傲的几个儿子,这大概就是他得到的最好寿礼了,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未来的几个儿媳妇,都会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了呢。

    不过这个姓陆的女娃,他看配亦浩就不错……

    或许是该到他推波助澜的时候了,那就看他蓝老爹出手,如何成全下一对姻缘吧。

    《必爱系列》

    想看丁洛妍如何抓住项楷然的心吗?请不要错过脸红红系列408《求欢小情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