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

    盛先生正吃早餐,初女士和狗都不在,不知道是没回来还是走了。

    盛先生心情不错地晃着腿,十分惬意。

    初筝下楼,他顺着楼梯看过来,“起来了,睡得怎么样?”

    “挺好。”初筝往窗户外看,从盛先生坐的位置,他完全可以看见外面。

    然而盛先生好像没看见外面似的……

    “那就好。”盛先生放下手里的叉子,拿着帕子擦手,“你爹我给你准备了个小礼物。”

    初筝:“……”

    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盛先生冲初筝招手,让她跟自己出门。

    门外那群人见人出来,虽然站得笔直,但气势明显很弱。

    就连之前找初筝麻烦的那个墨镜男,此时也垂着头,一脸认怂的样子。

    盛先生背着手走过去,扭头看初筝:“听说这些人找你麻烦?”

    初筝:“……”

    那件事她没告诉他们,他们怎么知道了?

    “是不是?”

    “我已经教训过了。”初筝平静道。

    盛先生:“那不一样啊,你是你,我是我。我闺女怎么能给别人欺负呢?”

    初筝:“……”

    真没人能欺负她。

    “来,先给我闺女道个歉。”盛先生拍下离他最近的那个男人。

    男人身体都矮了一截,脸上带着惶恐。

    男人不敢有异言,当场道歉:“盛小姐,对不起,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

    盛先生悠悠出声:“她不姓盛。”

    众人:“……”

    你闺女不跟你姓?

    不跟爸姓肯定跟妈姓……可是盛先生的老婆姓什么来着?

    男人想不起来,脑子也转得快,“大小姐,对不起,都是我管教不严,冒犯了您。”

    “还不道歉!”男人用手抽旁边的墨镜男。

    墨镜男完全不敢反抗,低头道歉。

    盛先生冲初筝挑挑下巴:“怎么说?”

    “昨晚他们已经付出代价了。”初筝语气平静。

    盛先生给自己闺女比个赞。

    盛先生:“老五啊。”

    “哎,盛哥。”

    盛先生叹口气,“你说你现在都带的什么人。”

    “盛先生您放心,等我回去就好好整顿,我这段时间太忙了,没时间管下面的人,是我的疏忽。”

    老五态度极其卑微。

    初筝倒是不知道原主的亲爹还有这么强的背景。

    她就知道这亲爹虽然有钱,但是当初是做的上门女婿。

    “行吧,既然我闺女不追究你们,这事就算过了。”

    “哎哎,多谢盛哥。”

    老五拍几个马屁,赶紧带着人撤。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初女士的车子回来了,正好和这群人撞上。

    车子缓缓停下,车窗落下,初女士手肘搭在车窗上,“这些人干什么的?”

    “应聘保镖。”盛先生眼都不眨一下的开始撒谎,“这不我担心闺女出事,想给她找个保镖。”

    初女士将信将疑,老五人精,立即道:“老板您要觉得合适,就给我打电话,我们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

    “行。”盛先生挥挥手,“你们先走吧。”

    为了显示道歉的诚意,这群人个个都穿得精神,看上去确实有点像保镖。

    初女士心有疑虑,直接问初筝:“他说的是真的?”

    盛先生给初筝使眼色。

    初筝‘嗯’了一声。

    初女士这才信了,从车里下来,同时下来的还有小团子。

    盛先生顿时贴着墙,怒道:“你怎么去哪儿都带着它?!”

    初女士:“不带着它,我回来它还在?”

    “……”

    就没见你去哪儿都带着我!

    小团子还在旁边摇尾巴,像极了得宠的妃子和皇后炫耀。

    盛先生气死了。

    -

    老五带着人走出老长一段距离,这才停留,长长的松一口气。

    “五哥,那人谁啊?为什么您那么……”今天一大早五哥就让他们穿戴整齐,跑到这里来站着。

    这人也不是他们认识的……

    五哥还那么怕他。

    简直就是邪门了。

    老五抹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你们知道个屁。”

    “他很有名吗?”

    老五看一眼这群无知的小弟,“人家混的时候,你们还在吃奶呢。”

    “……”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这么厉害。

    老五:“他当初要不是突然金盆洗手跑去结婚,哪有秦爷的事。”

    “……”

    “五哥,你这意思,他都和秦爷一个地位,怎么您还叫他哥?”

    老五:“他嫌叫爷给他叫老了。”

    众人:“……”

    老五不聊这茬,让人把墨镜男拽过来,几巴掌给薅过去。

    “你说你是不是有病,招惹谁不好,跑去惹他闺女!!”

    墨镜男不敢吭声,任由老五打。

    他哪里知道那人来头那么大,当时他就是想给他妹妹教训一下那不懂事的臭小子。

    -

    盛先生趁初女士上楼,拉着初筝,“这件事不许和你妈说。”

    “说什么?”

    盛先生给初筝一个上道的眼神,“明天爸送你辆车。”

    初筝:“……”

    刷亲妈的钱?

    事实证明还真是……

    不仅如此,还找了个保镖。

    做事做全套,不能让初女士察觉出端倪来。

    初筝想着有个保镖看着夏裘更安全一点,就没推迟。

    初筝带着夏裘把所有景点都走完。

    初筝本以为夏裘很快就会累,结果他一天比一天精神。

    早上起得比她早,睡得比她晚。

    还拉着她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大半夜还能叽叽喳喳半天。

    初筝有时候就恨不得他变回之前的样子,不说话就很可爱。

    要不是怕气多了,对夏裘病情没什么帮助,初筝可能都会手动回档。

    “夏裘,你在干嘛?”

    夏裘坐在床上,被子上铺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刚收拾干净!!

    “叠星星。”夏裘抓了几颗星星给她,“看,我刚学的。”

    “你叠这个干什么?”

    “唔,叠到999颗就可以许愿,愿望会实现。”

    “你有愿望?”

    “……有。”

    “你可以对我许,我会帮你实现。”

    夏裘盯着她看好几秒,扭开头,“不要。”

    初筝:“???”

    夏裘:“我要自己叠!”

    行吧。

    初筝不管夏裘,夏裘有空就叠星星,星星一天一天增多,很快就把他用来装星星的玻璃瓶填了一大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